追书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剑仙 > 第三十三章:针锋相对
肖丞对老爷子没有任何好感,一直以来很讨厌老爷子那副高深莫测的做派,满口的为家族着想,不在乎一己得失云云,实质其实是个极其爱慕虚荣的人。或许在肖浮生眼中,他的面子大过一切。
  当然,就能力而言,肖浮生确实是肖家的第一强者,拥有先天巅峰的实力,在先天巅峰之境呆了近二十年,早已是先天境无敌的存在,当然,也仅仅是先天无敌。
  肖家之所以五十年矗立不倒,就算新天朝成立至今,做出无数整风严打动作,却一直没有触及肖家的根本,和肖浮生的实力有很大的关系。
  不过肖家也仅仅是不倒而已,现如今肖家每况愈下,一年不如一年,人丁越发稀薄,这和肖浮生同样有脱不开的关系。遥远的过去,肖丞的父亲肖国平,据说便是肖浮生间接逼死的。
  至于到底是怎样一回事,肖丞并不十分清楚,每次肖丞问起太姥姥,老人家总是说乏了,让肖丞离开,对他父亲的事情缄口不提。
  肖浮生走进客厅坐下,肖丞随之坐下,没有任何别的动作,哪怕是叫一声爷爷的兴趣都欠奉。
  既然老爷子亲自来这里,肯定有事情,肖丞绝没有先开口的道理,先开口便输了气势,肖丞绝不希望一开始便没了气势。而且这次来,准没好事,只是肖丞不知道具体是什么坏事。
  肖浮生看着肖丞皱了皱眉,没想到肖丞竟然敢直视他的双眼,这是以前从没出现过的事情,别说是这孽障,就算是王器易这个先天高手,也忌惮于他的神识,不敢与之对视。
  他很诧异,以前肖丞最为惧怕他,每次总是低着头不敢看他,什么时候这孽障有了这种胆子?肖浮生放开神识,扫了扫肖丞,发现竟然看不透肖丞的实力,便越发笃定,老母亲将那块玉送给了肖丞。
  感觉到老爷子企图用神识看透他的实力,肖丞心里一笑,他根本不担心老爷子能看出他的实力,他现在的神识比老爷子更加强大。
  爷孙两人面对面坐着,都很沉得住气,不说话,只是大眼对小眼看着,客厅中的气氛一时凝固下来。
  王器易搞不懂爷孙两人是什么状况,腹诽不已,有事说事,没事散伙,就一直这样,能有什么结果。王器易在客厅转悠了一圈,找到了一盒西湖龙井茶,又找到两个玻璃杯,泡了一壶茶为两人倒上。
  倒茶这事有讲究的,王器易没有范低级错误,为肖浮生泡了满杯茶,给肖丞只到了半杯,以示尊卑有别。
  肖丞看着王器易极其娴熟找茶倒茶,有些好奇,这王器易对这里竟然比他还要熟悉些?
  “知道这次我来是做什么吗?”肖浮生终于忍不住,打破了沉默。他算是看出来了,若他不主动说话,这孽障敢跟他瞪一下午。
  “您老来此就是专门让我猜谜的?直说吧!”肖丞撇撇嘴,心说最近做了不少事情,谁知道你是因哪一件事情而来,万没有不打自招的道理。
  “哼!”重重冷哼一声,肖浮生听出肖丞话中的讽刺之意,继续道:“上次你打了你四叔,这事情先不说,最近你对玉嘉做了什么?”
  肖浮生说完,冷冷盯着肖丞,若肖丞说谎,他绝对能看出来。
  这事情他已经怀疑了很久,最近肖丞一直在家,没有出去找女人,一反常态,这绝对有问题。唯一让他想到的可能,就是这孽障对嫂嫂做了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情!
  肖丞听到肖浮生的话,险些咬到舌头,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这段时间杀人揍人的事情做了不少,可天地良心,他可从没对玉儿姐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唯一一次遇到玉儿姐出浴,那还是意外,虽承诺要送玉儿姐一盒小内内,可都还没来得及送。
  肖浮生见肖丞半晌没说话,以为真如他所想,气的白胡子乱颤,他原本只是猜测,心里却一直不敢相信,没想到这孽障果真什么都做得出来。
  “你个孽障啊,那是你嫂子,你怎么可以做出这种……简直畜生不如。”肖浮生气喘道,气的脸色发白。说完,一巴掌抽过去。
  肖丞虽还没明白是什么事情,但早已察觉老爷子要抽他,立即后退,躲过了老爷子一巴掌,这一巴掌若抽实在,至少要破相。
  肖浮生微惊,没想到这孽障竟然能躲过他的一巴掌,他可是先天巅峰修为,一般人根本不可能躲过,更别说一无是处的肖丞,这应该是巧合才对。
  “话说清楚,我不喜欢打哑谜。”肖丞见肖浮生还有动手的趋势,微怒道。他如今可不是先天巅峰高手的对手。
  “说清楚?你做的好事你不知道?还装?”
  肖丞心里一百个不明白,就算要揍他,总得给个理由,难道肖浮生现在揍他根本就不需要理由了?
  “那你跟我说,最近这个月在干什么,将尽一个月,你就出去过两次,别跟我说你改了性子,不喜欢女人了?”肖浮生指着肖丞的鼻子问道。
  肖丞只觉的真好笑,这一个月不出去找女人,不奸霪掳掠反而是他的错了,哪有这种道理?
  “我在家练功!”
  “哼?练功!”肖浮生气急反笑,肖丞竟然说在家练功?这怎么可能,就算祖坟冒青烟都不可能,肖丞是个什么样的人,他比谁都清楚,若说迷上什么网络游戏,他也许还会考虑一下。
  在家近一个月,只是在练功?
  别说他不信,任何认识肖丞的人都不会信,无女不欢的肖丞,竟枯燥的呆在家练功?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对你嫂嫂做了什么事情!你这简直给家族丢人,这事情若传出去,你让我这张老脸往哪儿搁?”肖浮生看着肖丞眼睛都气红了。
  肖丞根据肖浮生的话,已经推测出老爷子心理的想法,只觉得这事情好荒诞,就因为他一反常态不出去搞*女人了,所以老家伙就怀疑他在家那啥嫂嫂。这完全是臆测,根本不讲道理,不出去祸害别的女人,反倒还是他的错。
  世上哪有这种道理?
  “你在外面玩弄别的女人也就算了,可你竟然连你嫂嫂都不放过,我们肖家本来就对不起她,你还做出这等有辱门风的事情,你让我如何向方家交代?”
  “拿出证据再说,别血口喷人好吧!”肖丞真拿老爷子没办法,打不过说不过,而且还是他亲爷爷。
  “证据?难道还要让我将玉嘉喊过来求证?你好意思吗?你有这脸,我可丢不起这人!你今年已经十八,作为一个男人,竟然连这点担当都没有,既然敢做,就敢承认,肖家怎么会有你这种孽障!”
  肖丞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老一辈的固执是很难理解的,一旦认定,就很难改变,但这事情,肖丞真没做,不说做,想都不曾想过。
  “证据!”肖丞再次强调,懒得解释什么,多余的解释对老爷子来说都是苍白无力的。
  “哼,别以为玉嘉袒护你,你就可以高枕无忧了。我说的话就是证据,你是不是以为你是家族的独苗,家族要靠你延续?”
  肖浮生顿了顿,冷冷道:“别忘了,现在医疗条件发达,很多事情都能做到,比如试管婴儿,甚至只需要你一个细胞就可以产生后代,我想我砸出个几千万,找几个女人,造几个重孙还是可以的,别怀疑我的决心。”
  肖丞听到老爷子的话,终于动容,脑门上爬满黑线,这该死的科技,一想到忽然出现几个小孩围着他叫爸爸的场景,他不由浑身恶寒,这算个什么事儿。
  肖浮生的意思很简单,你对家族的意义不过如此,别太当回事,大不了弄他十个八个试管婴儿玩玩,肖家照样能延续,就不信少了胡萝卜还不能成席了。
  肖丞不得不承认姜还是老的辣,这种事情都能想的出来,他丝毫没怀疑老爷子的决心。
  “试管婴儿?你老人家自己完全就可以,还需要我么?自己弄几个儿子玩玩多好,到时候我还得将奶孩子叫叔叔,那多好玩!”肖丞这次真的动了怒。
  他自始至终都不是一个甘愿受人控制人,绝不受人胁迫,就算是他亲爷爷都不行。
  而且别忘了,他父亲都是老爷子逼死的,还有叔伯的死都和老爷子有莫大的关系,不憎恨已经极为难得,敬爱更是不可能。
  他可以孝顺老祖宗,愿意呵护几位嫂嫂,甚至可以疼爱桌青莲,但唯独老爷子,他没有任何多余的情绪,所拥有的大概只有血脉亲情。
  从小到大,老爷子便一直孽障孽障叫着,甚至都想不起来什么时候叫过他真名儿,何时给过真正的关怀?以前碍于老爷子的实力,有些话他不敢讲,但现在的他已经不同,既然老爷子当他摊牌,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都用试管婴儿来胁迫他,他也没必要讲什么尊卑。
  用他来制造试管婴儿?他又不是试验品,更不是货物,老爷子压根儿就没将他当亲孙子看待。
  “你!”肖浮生听到肖丞大逆不道的话,气的浑身发抖,这孽障何时有这么大胆子,竟然敢这么跟他说话。
  ——————————————————————————————————
  【三更,啥也不说,就满地打滚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