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剑仙 > 第二十九章:唐少可真有才
肖家之所以在沪海市无比强势,和血色安保有分不开的关系。
  像血色安保这种暴力集团,是任何势力都忌惮的对象,这种集团根本不会像国家暴力组织一样,还讲究什么规章制度,他们只受肖家控制,就是肖家手中的一把利刃,指哪打哪。
  当然明面上只是一个普通安保公司而已,还是接受别人雇佣的。
  今天李子睿接到一单任务,价钱不错,只不过帮忙抓两个人,没危险,像这种美差,他自然不会拒绝。只是没想到,要抓的人竟然是本家少爷。这乐子就大了,自家人抓自家人。
  不过这事也不怪他,因为肖丞的车没有在血色安保里备案,他们根本不知道这辆拥有霸气侧漏车牌号的跑车是肖丞的。
  李子瑞将大致经过交代个肖丞,不过他只到雇主是个叫做虎子的人,等会儿还会来领人。
  “这事有意思了!”肖丞了解情况之后点点头,知道等会儿那雇主还会过来,也不着急,他倒要看看谁这么有才,竟然让血色安保来抓他这个少主。
  “我们等他过来,我到看看是谁!”肖丞笑道,没有责怪的意思。
  李子睿见肖丞没发火,松一口气。虽然这位少爷名声一直不好,但那也是肖家的正牌少爷,甚至还会是未来的家主。得到肖丞的指示,李子睿立即行动,对着队伍打了几个手势,十三人立即摆出一副弧形防御队列。
  桌青莲在车里怔怔看着车外的一幕,心里百转千回,她青莲帮的帮众和这些训练有素的雇佣兵比起来,简直相差十万八千里。
  以前一直听说血色安保如何如何,现在正真见到才发现所言非虚,不仅仅是纪律,还有那种军人血煞的气息,显然都是真正进过战场的人。
  不久,肖丞便隐隐听到远处传来的引擎轰鸣声,猜到可能那位有才的雇主来了。
  一辆车渐渐出现在肖丞的视野之内,肖丞第一时间便认出了这辆车,这车主不正是那个跟他赛车的唐什么来着。
  在赛车的时候,唐千帆不但当面窥觊桌青莲,而且还暗地里阴他,以他的性格是不会放过的,不过当时操心着金星缎纹钢,不想浪费时间,所以才没予以处置。
  没想到这唐千帆竟然还买凶来对付他,若今天来的不是血色安保的人,他还真得付出点什么才行。既然现在都送上门了,肖丞绝不打算放过。
  唐千帆不是单人前来,还有另外两辆车跟着他。唐千帆将车停在兰博基尼后面,神情倨傲的从车里走了出来,于此同时,另外两人也下了车,正是虎子和乔一峰。
  乔一峰实质不想在这种情况下和肖丞见面,他只想躲在背后暗算肖承。
  不过他没想到,唐千帆今天竟然请到了血色安保的人,血色安保在沪海市只有那么一小撮人知晓,但凡知道血色安保的人,也都知晓血色安保的厉害,不过却极少有人知道血色安保其实是肖家的。
  既然血色安保都被请来,那今天肖丞肯定完了。想到这里,乔一峰胆子大了起来。
  唐千帆阴笑着来到桌青莲的车边,看着车里的桌青莲笑道:“怎么样?现在有没有兴趣陪我喝一杯?哈哈,别害怕,哥哥会宠你的!”
  桌青莲翻了个白眼,感情这家伙还不明白现在的情况,桌青莲凑趣对一旁的虎子道:“现在我郑重的告诉你,唐千帆享年28岁。”
  “哼,你这婊子死到临头的还嘴硬!”唐千帆邪邪一笑,舔舔嘴唇,又来到肖丞旁边,戏谑道:“小样,赢了赛车很了不起?我现在让你明白什么是实力,你在老子面前,屁都不是。”
  唐千帆说完这些,终于发现气氛好像有些不对,不过也没在意,对着血色佣兵挥了挥手,道:“将他们两抓起来。”
  半晌,血色佣兵没有丝毫动静,只是看着他,眼神带着怜悯。唐千帆脸色不太好看,难道说还嫌他钱给的不够,继续补充道:“将他们两捆起来,钱我双倍付。”
  血色佣兵依然没有任何动作,像看煞笔一样看着他的表演。
  “表演完了?”肖丞笑着来到唐千帆面前,扬起手做了一个血色佣兵瞄准的标准手势。
  随着肖丞的手势,咔咔咔,十几挺M16冲锋枪开锁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分别瞄准了唐千帆、乔一峰、虎子的脑袋,只要肖丞一声令下,便会毫不犹豫开枪射击。
  气氛一时凝固了,唐千帆呆呆的看着十几把枪,这些人不是他花钱请来的吗?怎么会突然间倒戈?不是说血色安保信誉最好,从来不反水吗?为什么会用枪对准雇主的脑袋?
  一定是肖丞先到,所以用赢来现金买通了这些佣兵,肯定是!唐千帆忽然像抓住了什么,大声喊道:“我唐家有的是钱,他给你们多少,我翻倍给你们。”
  “唐少爷开的价钱真高,不过我们拒绝!”李子睿怜悯道,事到如今还看不清形势,真是太可悲可叹了。
  “为什么?你们不是就为了钱么?”唐千帆不敢相信,他都愿意出双倍价钱了,这些佣兵竟然丝毫不动心,这还是佣兵吗?
  唐千帆极度疑惑,这些人明明是他雇来,可现在不但不听他的使唤,还帮别人对付他,谁能告诉他,这到底是为什么?
  “为什么?这是为什么?”唐千帆大声喝问,完全没有被枪指着脑袋的觉悟,在他想来,这些人绝不会对他如何,他可是唐氏的继承人。
  “为什么?因为血色安保是我家开的!”肖丞轻声道。
  “…………”
  肖丞这句话轻飘飘的浑不着力,没有任何情绪和波动,只是叙述一个事实而已。可便是这轻飘飘的声音,却在唐千帆心里造成了极大的回响,第一个反应是不可能,但事实摆在眼前,他不可不信。
  他竟然请肖家的佣兵对付肖家的少爷,这简直是赤果果的讽刺,没有比这更可笑的事情。一开始他只是认为肖丞只是一个小家族的人,因为他根本没有听说过肖家,现在骇然发现,肖家竟然拥有这种骇人的暴力集团,能拥有这种势力的肖家,怎么可能是小家族。
  就算是他们唐氏集团,可能都无法组建这种势力,单单国家那套程序都走不下来,更别说招募人员。他更知道,这种暴力集团是把双刃剑,只有极具实力的势力才能压服这种暴力组织,不然反而会遭到反噬。
  肖家比唐氏集团还要强很多,这个认识让他一颗心沉入谷底。
  原来和肖丞相比,他那点自以为豪的家底屁都不是,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
  唐千帆脸色发白的看着肖丞,竟不知道说什么好,这一切只能说他见识太肤浅,一直认为唐氏集团在整个天朝已经是极为顶尖的势力,现在才发现,原来还存在着比唐氏集团强很多倍的势力。
  不过唐千帆,却不担心肖丞会对他如何,毕竟他是唐氏集团的继承人,就算肖家比唐氏集团势大,但也不会轻易开罪唐氏。
  “肖少,不好意思,其实这一切都是乔一峰误导我造成的,还望肖少大人不记小人过,放过我!”唐千帆早已经没有了唐家大少的做派,低声下气的乞求道,将罪责全都推到了乔一峰身上。
  他想的很简单,以为现在肖丞只是需要一个出气筒而已,他将罪责推给乔一峰,也是给肖丞一个台阶下。
  “肖少,这绝不怪我啊,一切都是他自己决定的!”乔一峰面色如土,他是现在才知道,肖家竟然有这种实力,若是早知道,绝不敢做这些事情,前段时间更不会打方玉嘉的主意。
  肖丞没理会乔一峰,盯着唐千帆摇摇头,此时越发看不起唐千帆,若是唐千帆此时硬气点,说不定……说不定他会给一个体面的死法。
  “知道这为什么很少人知道血色安保吗?知道为什么没几个人知道血色安保是我家开的吗?”肖丞笑了笑,继续道:“因为知道的大部分都死了。”
  “不不,肖少只是吓我的。”唐千帆瞪大眼睛看着肖丞,他知道肖丞说的是事实,但他却不敢相信这个事实,他怕死。
  “我可没这闲工夫吓你!”肖丞从李子睿手上拿过一挺M16,对准了唐千帆。他不是一个嗜杀之人,但别人都欺负到他头上了,他没道理会放过。
  “不要!不要!”唐千帆大叫。
  午夜的外青松公路没有人,一片凌乱荒芜,一阵突突突的低沉枪声响起,惊得远处夜猫飞也似的跑掉。
  肖丞看着倒在地上已经没有人形的唐千帆,撇了撇嘴,又看向另外两人。乔一峰浑身颤抖,竟然当即就跪了下来,求肖丞放他一条生路。肖丞淡淡看了乔一峰一眼,他已经放过乔一峰一次,这厮竟然还在背后搞风搞雨,他可没那么好的心情再次放过。
  李子睿见肖丞一梭子子弹,几乎将唐千帆射成肉泥,咂舌不已,这种事情就算是他也难以做到,肖丞不但做到了,而且整个过程竟是眼睛都不眨一下。
  肖丞将M16还给李子睿,交代道:“这两人杀了,车烧了,其他的你们看着办就好。”
  李子睿点点头,又担忧道:“只是上面怎么交代?”
  “这事情我会跟惊蛰姐说,你不用操心,她不会责怪你的。”肖丞知道李子睿所担心的是什么,因为血色安保里面有明文规定,禁止在闹市开枪杀人。不过这事情只要他说明一下,肯定就揭过去了。
  因为血色安保的主管宁惊蛰是他的大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