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女频频道 > 极品学生 > 第11章 一掌立威

  象京大学虽然学术氛围浓厚,但也因为名气太大,成为众多学子竞逐的对象。
  这十几二十年来改革大潮一浪高过一浪,有权有势的高官,家财万贯的商界巨鳄都想方设法往里面塞人,分数不够钱来补充,造成了象大学生总体素质下降,类似陶强、姜学长这样的“低级人才”也大摇大摆混迹其间,校园内鱼龙混杂。
  陈华遥自然明白其中关节,淡然一笑,并不理会。
  杨超见机得快,赶紧给陈华遥递了一支烟:“同学,那个姜学长可不是什么好人,你以后要小心。我刚才就想揍他,可是没逮到机会,那嘴脸,看着让人生气。”
  “真的吗?那我再把他叫回来,姜学长应该没走远。”陈华遥似笑非笑。
  杨超急忙大度的一挥手:“算了,跟那种人计较什么呢。”
  晚上八点,2012届新生文艺汇演如期举行。
  学校二号礼堂足可容纳二千余人的席位挤得满满当当,就连走廊和应急通道都挤满了人,四处围得水泄不通。
  在一颗红心向祖国的舞蹈后,迎来了二男二女四位主持人,显然经过一番苦练,见惯了大场面,在舞台上的聚光灯中落落大方,说话字正腔圆,颇有朱军和董卿的风范。
  接下来是女生独唱象京郊外的晚上,廉价的露肩长裙,上台时差点被裙角绊了一跤,但她很好的用“我被你们的热情绊住了”掩饰掉尴尬。
  陈华遥老早霸住第三排中间的有利位置,看得津津有味。节目算不上精彩,但很享受这样的气氛,演员们在台上卖力表演,学生们在台下喝彩叫嚷,尽情挥洒青春,令他感觉年轻了不止四岁。
  “陈华遥同学!”杨超满头大汗挤过密密麻麻的人群在他身后叫道:“大家都在找你,班级通讯录上没有你的电话号码,躲在这里可叫我找半天了。广播学院的同学正在等着呢,纪老师很着急!”
  “什么?别骚扰我考察女同学歌喉的美妙过程。”陈华遥假装听不清楚他在说些什么。这时已经换了一个新节目,是个体型比韩红还大的女高音在唱青藏高原,唱到“呀啦嗦”部分,憋得脸部通红,连脖子上的青筋都暴将而出。
  杨超急了,不由分说挤过去拉住他,“我们和民族舞蹈班约好的比赛,在西校区的形体室。这里你就别看了,第二天有录像可以在校园bbs再看一遍,角度更清楚。”
  “录像比得上现场的气氛吗?”
  杨超苦着脸道:“老大,你就别玩我了。民族舞蹈班那几十个身材窈窕似模特,容貌美艳如影星的女同学,又是韩红可以比的?还有她们推举出来参加比赛的选手,腰身比水蛇还柔软,脸庞比李嘉欣还端正,轻盈的身段,当真掌上可舞啊。”
  陈华遥半眯起来的眼睛猛的一亮:“真的?”
  “那还能有假?快跟我来吧!”
  象京大学位于西校区的形体室是整个象京建设得最好的形体室,处在体育馆三楼,近千平方米面积,堪比一座会堂大小,墙壁四面铺设明亮的镜子,整洁的地板,周围设有上百张座椅,一些大型室内体操比赛甚至也会在这里举行。
  陈华遥刚刚跨进门口,没来得及观察美女,便被枯等半天的辅导员纪筱晴训了一顿:“怎么迟到这么久,电话没一个,是不是心里没我们这个班集体?还是害怕了想当逃兵?”
  纪筱晴晚上经过精心的打扮,换上一套浅蓝色的连衣短裙,腰间打了个蝴蝶结,大长腿包裹着薄薄的黑色丝袜,更添一份性感的吸引。若隐若现的兰蔻香水时刻刺激陈华遥的鼻子。
  “哪里啊!大姐您真的误会我了。”陈华遥好像受到了天大的委屈,“散会之后,我立即返回宿舍进行地狱式特训,苦练基本功,学习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舞步,发誓用最大的努力为班集体争光,直到现在连一口饭都没吃过。”
  辅导员脸上罩住一层严霜,语气中也是十分严厉:“我不管你有什么借口,现在马上就去准备!别让舞蹈班的同学看我们笑话!”
  社会学系二班的同学都坐在左边的座位上,约莫三十多人,其余的人在参加文艺汇演,没赶回来。
  郁金香扎着清爽的马尾辫,坐在最边上,翘首以盼,见到陈华遥的身影,大声叫道:“陈华遥,快,我们都等你好久了!”
  这一叫,顿时把大家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社会学系的学生不禁暗暗惭愧,连说笑声都低了不少,这该死的陈华遥还是那条沙滩大短裤、硬板木屐,无赖似的气质,直如菜市杀猪佬一般。
  相反,再看看对面的舞蹈班同学,也有二三十人,大部分是女生和五六个男生,均是体态修长、身材匀称,各色礼服、长裙、紧身衣、蕾丝舞鞋,花花绿绿宛若孔雀开屏,争奇斗艳,跟陈华遥对比起来,差距就像法拉利和拖拉机那么明显。
  坐在郁金香隔壁两个位置的陶强脸色涨成猪肝般暗红,心道:“这样最好,在我的香香面前出个大大的丑,怕你明天不上校园bbs的头版头条。”
  “筱晴,这是你们班的选手?看起来不怎么样啊。”一个二十三四岁的女士向纪筱晴说道,脸上带着戏谑之意。
  纪筱晴小脸憋得通红,勉强笑道:“就是这样的选手也能打败你们班。”
  “哦,那我倒要看看,社会学系二班的书呆子拿什么打败我们。在跳舞中探讨社会的心理吗?”那女子笑意更浓了。
  纪筱晴说:“反正我们不会输的,你们等着瞧好了。”
  那女子名叫韦虹,广播传媒学院艺术系2012届舞蹈班的辅导员,两人原是同一所高中的学生,还在一起同桌了三年。
  纪筱晴性格可爱善良,深受学校男生的欢迎,平时收到的情书总是比韦虹厚一截,不管是情人节还是妇女节,纪筱晴收到的巧克力总会堆满整个桌面,韦虹虽然也能获得分享,但吃着吃着,满心不是滋味。
  为什么同样是女孩子,差别就那么大?
  到后来同时考上大学,同时毕业,同时当上辅导员,本来也没任何交集的地方。但是那天军训机会来了,两个班训练的地方很接近,韦虹趁机提出要比赛,都七年了,总得赢一次吧!比什么呢?就比跳舞好了,你不敢啊?那你是怕了我了?
  纪筱晴怎肯在处处不如自己的老同学面前认输?脑子一热,立即答应。事后发觉中了圈套,已无法挽回,让我向她认输,那不可能,她收到的情书比我少那么多呢!
  于是这就成了一场离奇的跳舞比赛,舞蹈班邀请社会学系班比跳舞,说出去能笑掉别人的大牙。
  趁两个女生正在斗气过程中,杨超赶紧拖着土包子陈华遥进了更衣室。
  舞蹈班同学发出一阵低微的嘲笑声,像是狠狠抽在纪筱晴脸庞上的耳光。“本来要整他一下,没想到这回玩完了。他哪是那块料啊!”
  但双方中间还在悠闲喝茶的舞蹈老师兼评委,反而互相对看一眼,微微点头,眼中更是露出一丝欣赏之色。
  曾参加一九九九年国际青年国标舞比赛并获得拉丁舞项目冠军、指导过二零零八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部分舞蹈的广播学院导师熊芸芸微感讶然,对身边的老师周晓薇说:“这样的人才居然去念社会学专业,难道舞蹈真的没什么前途了吗。”
  周晓薇翻了翻手里的名册,应道:“你认识那个学生?”
  熊芸芸一边摇头一边叹息,说:“没见过,但是他那样的身材,不学跳舞的话,简直是暴殄天物。”
  周晓薇只是理论知识过硬,眼光实则差了一截,疑惑地问:“那身材?还勉强吧,我们班男生也不比他差的。”
  “你看他,肩宽腰细,手长腿长,走路的姿势平稳轻盈,从手肘到肩膀、从膝盖到脚踝,还有他的腰肢、后背、脖子,从上到下呈现出流线型的完美,走起路来每一步都是那么赏心悦目,比女人还好看,民族舞蹈班那几个男生,哪有那么好的天赋?”熊芸芸越说越是妒忌,狠狠擦掉嘴角边口水。
  周晓薇伸长了脖子:“真有那么好?”
  熊芸芸愤愤不平道:“基本功只要后天苦练,任何人都可以练好。但身体是上天先天赐予的礼物,没人能够改变。像那位同学,首先就比别人赢了一半,要是在我手下调教两年,国际性大奖起码拿到手软。这样的人,居然去学社会学专业?”
  周晓薇禁不住点头认可。
  在众人的议论声中,陈华遥走进更衣室,纪筱晴脸色变幻了好几遍,终于忍不住也跟着进去。
  面积不宽的狭长空间,对面是一面大镜子,身后琳琅满目的衣柜,挂满各式各样的演出服。长形梳妆台上堆满化妆品、面具、假睫毛和夹子、眉笔等各类用具。靠椅上还搭着两双带有汗酸味的白色连裤袜。
  “陈华遥,你准备的是什么节目?街舞、交谊舞还是芭蕾舞?”纪筱晴气势汹汹的问,蝴蝶结在腰间微微抖动。
  陈华遥摊了摊手:“正要向纪老师汇报,我什么都没准备,是你们硬推我来的。”
  纪筱晴为之气结,只想扭头而去,但最终颓然坐下,丧气的摆摆手道:“算了,随便上去乱扭一下应付了事。我对你根本不抱希望。”
  陈华遥挑着眉毛,笑道:“那怎么行,四年前我被学校退学,无处可去,曾经在金象舞厅苦练过一段时间。虽然学无所成,但也凭借美妙的舞步折服过广大中老年妇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