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女频频道 > 极品学生 > 第10章 求包养

  纪筱晴嘴唇勾起一个性感的弧度,说:“新同学说得很好,同学们请安静,下面有一件事,关系到我们班集体的荣誉。”
  “什么荣誉?我们军训操练拿了第一名吗?”有人问道。
  纪筱晴微微一笑:“前天广播学院民族舞蹈班要挑战我们,说是各派一个人出来比赛,双方各出一个题目,三比二胜,输的班级要在军训后请客吃饭。当时我们班没人敢吭声,现在好了,有请新同学应战,比出我们班的风采,比出我们班的志气!为我们班树立新的榜样!”
  众学生爆出一团叫好之声:“说得好!”“就这么定了!”
  陈华遥甚至还没听清楚个所以然来,说:“你们怎可剥夺当事人的意志?我至少也有表达反对意见的权利吧?”
  “反对无效!必须应战!”唯恐天下不乱的学生们起哄道。
  纪筱晴似乎很享受这样的气氛,问道:“陈华遥同学,这是大家的意见,也是对你不参加军训的小小处罚,没有问题吧?你说话水平那么高,一定可以战胜挑战,带领我们班走向光荣。”
  坐在最前排的一个女生站了起来,说:“新同学,你表现那么好,一定行的,我们支持你。”
  那女生留着齐肩短发,鼻子挺直,两道英气勃勃的浓眉显示出别样风情的魅力,目光灼灼的看着他。陈华遥心头一热,暗道:“没想到这一届新生素质挺高嘛,看来我是来对了。”
  还没等他转完念头,又有一个女生站起来说:“对啊,我们强烈要求新同学接受广播学院的挑战。”那女生脸蛋圆圆,鼻头微微翘起,极是可爱。
  而坐在第一排的几个女生目光中充满了期待,其中一个衣着大胆,低敞领的吊带小背心让胸口两团嫩肉几乎挤了出来。
  社会学系专业女生要比男生偏多,十八、九岁的青春年华,坐在宽敞明亮的教室里,红肥绿瘦,莺歌燕舞,分外妖娆。
  陈华遥喉咙咕咚一声咽下口水,已顾不上辅导员是不是在故意作弄自己了。
  这明显是关于军训的挑战,无非比试体能而已,想来都会很简单,区区一个民族舞蹈班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恐怕全班能找得出十个男生就不错了。最好是对方要求来一场拳击,自己在全校女生仰慕的目光中一拳打爆敌人的鼻子。
  光是想象女生们向自己献花、索吻的场景,就让陈华遥感觉难以抉择,应该选哪一个好呢?
  这么合理的要求不答应岂不是太可惜了?
  “当然,虽然我刚来,但我能感觉到班集体的热情。”陈华遥微笑道:“不管来自任何地方的挑战,我都乐意接受。”
  “太好了,我们班有救了!终于有人去送死了。”几个漂亮的女生跳起来互相击掌,欢声大作。尤其是对面一个女生,血口大张,笑得连鲜红的牙肉都外翻出来,只把陈华遥笑得莫名其妙,只道自己裤子拉链没拉好还是脸上沾有饭粒。
  纪筱晴努力憋着才没让自己笑出声,说:“陈华遥同学,民族舞蹈班出的题目是比赛跳舞,时间定在今晚上,学校爱乐礼堂内,为了比赛公平起见,届时会邀请广播学院舞蹈表演专业的导师参与评判。”
  陈华遥装逼的笑容顿时凝固在脸上,头立即大了一圈,结结巴巴道:“这……这种所谓的跳舞比赛跟军训有什么联系?”
  众人看他傻不拉叽的样子,笑意更浓。
  纪筱晴早想好了说辞,“你错了,军训的意义在于体能与情操并重,不光锻炼我们的身体,更要培育良好的审美观,比如积极向上的舞蹈和歌咏,这也是学校领导所喜闻乐见的。”
  “新同学,我们看好你,不可以反悔哦!”那个浓眉大眼的俏丽女生朝他吐了吐舌,小模样动人之至。
  陈华遥常年在外厮混,接触的都是粗豪的汉子,下流的小混混,艳俗的风尘女,无聊的居委会大妈,与这等清纯可爱的小女生没太多相处的机会,此刻见那女生笑得如花灿烂,洋溢青春气息,宛如一朵娇艳的海棠,哪还理会什么跳舞不跳舞的,头脑一热,说道:“那个……只要大家支持,我一定全力以赴。”
  纪筱晴见他色迷迷的样子,心头暗怒,忖道:“等比赛开始,有你出丑的时候。”制止了男生女生的躁动,说:“那就这么定了,我随后将会联系广播学院民族舞蹈班的辅导员,在文艺汇演后,比赛如期进行。”
  其实散会后陈华遥就后悔了。
  在象京市炎热的下午,躲在游泳场的太阳伞下吃冰淇淋、观赏泳装美女那是何等的悠闲自在?为什么偏要来学校活受罪?再不然去红星广场买几麻袋饲料喂鸽子,伪装香港小资人士,总强过在学校的苦逼生活吧!都怪老头子的传统思维太害人,非要念什么大学,花光了老子的积蓄,晚上还得去礼堂参加舞蹈比赛?
  而且事情还没完,回到宿舍后,胖子陶强脸色难看的凑了过来。
  “新同学,你很会出风头嘛。”胖子强围着陈华遥打转,东看西瞧,不阴不阳的说:“连我的香香也跟你勾搭上了。别以为跟刘辅导员有交情我就怕了你。”
  “你的香香?”何宝洋噗嗤一下,茶水喷湿了键盘。
  胖子强颇为恼火的瞪了他一眼:“严肃点!我们这说正事呢!”
  陈华遥跟着问道:“你的香香是谁?”
  何宝洋解释道:“就是坐第三排老朝你笑的那个浓眉女孩,她叫郁金香。胖子在追她呢。”
  “这名字挺好听。”
  “就是!”胖子圆圆滚滚的身材,一米六八的身高,梗着脖子仰脸看他:“从入学第一天开始,我就预订香香了,谁也别和我争。这是警告,听到了吗,严重的警告!那一朵骄傲的郁金香,谁也别想染指!”
  杨超帮腔道:“陈华遥,你既然住进来了,我们也就当你是兄弟了。俗话说得好,朋友妻,不可欺,郁金香是个好女孩,我不希望听到什么流言蜚语。”
  陈华遥苦笑不已,这两位真以为混成学校霸王了,巴巴的要敲打自己。
  当下点起一支烟,说:“你五短身材,脑满肠肥,是怎么泡上郁金香的?用多少钱收买了她的心?”
  “我胖?我身材好得很……”陶强怒道:“香香是纯情好女孩,我犯不着用钱讨她欢心,俗气,太俗气了。”
  坐在旁边一直不怎么吭声的何宝洋突然冷笑道:“那当然了,你至今还没跟郁金香说过一句话。情人眼里出西施,就是不出胖子。”原来他跟陶强、杨超不是一条线上的。
  陶强气急败坏道:“要我说多少次你们才明白,暗恋是一种美好的情怀。何况我早已准备充分,就要在今天晚上对香香发出致命一击。”
  陈华遥点点头:“你致命一击的技能叫做肥猪拱白菜吗?”
  陶强又跳了起来:“你!前几天隔壁班宿舍有个家伙不长眼,竟敢跑我们宿舍来用老子的高档洗面奶,老子当场就把他的脸拧成了麻花,你说我肥猪拱白菜?”
  “啪!”这时门外挤进一个戴耳环的高瘦男生,大大咧咧叫道:“陶肥猪,杨超,宿舍这么热闹呢。”
  先前还严肃不已的陶强立时换了一副面孔,热络地招呼道:“姜学长!”
  那姜学长一巴掌拍在陶强肩膀上:“肥猪,听说你刚买了一瓶玉兰油,拿给哥用用,晚上还给你。”
  “好咧!姜学长要用直接拿去,还什么还。”陶强一溜小跑钻进卫生间,身上肥肉兀自颤动着,拿出一瓶玉兰油点头哈腰递给那男生。杨超在旁边脸色讪讪不敢说话。这一幕场景发生得如此意外,陈华遥不禁笑出声来。
  姜学长便脸色古怪的盯着他,说:“肥猪,你亲戚?”
  “哦,新来的,我们正要好好教育他呢。”陶强赔笑道。
  姜学长把玉兰油收进裤兜,眼神炯炯,仿佛盯上了老鼠的鹞鹰,对陈华遥说道:“那个空了二十几天的床位就是你的?”
  陈华遥呵呵笑道:“是啊,新人初来乍到,还请多多包涵!”
  姜哥双眼一瞪,指着他的鼻子说:“不懂规矩?那好,我教教你,兄弟们这几天军训累得很,晚上新民路皇都夜总会,你买单。”
  象京大学什么时候沾染了这么多歪风邪气?离开学校四年,连阿猫阿狗也敢骑在老子头上撒尿了?
  陈华遥嘻嘻一笑,阴阳怪气地说:“要我买单?这一亩三分地上,怎么就长了你这棵大头蒜?”
  “你他妈还敢反了!”姜学长闻言大怒,一巴掌向陈华遥甩过去。
  陈华遥眼神精准无比,捏着他的手腕轻轻向前一推。姜学长手掌回反过来,不由自主拍在自己脸上。经过这一曲折,力道打了个折扣,拍得倒不如何生痛,但脸上火辣辣,又羞又恼。
  陶强、杨超俱为一惊,没想到新同学真敢还手。姜学长是大二学生,比他们早混一年,据说跟校外一些小无赖有来往,陶强新入学没熟悉情况,本着强龙不压地头蛇的道理,不便与他冲突。
  陈华遥伸出三根指头:“给你三秒钟时间滚蛋。”
  姜学长已经冷静下来,陈华遥身高一米八十,肩宽腰细,手长腿长,身型极是挺拔,若论单挑,自己万万不是对手。再说他阴沉的脸上挂着一股桀骜不驯的气质,明显是在社会上摸爬滚打混出来的,也足以让姜学长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
  “你有种!下次别让我看到你!”姜学长说着走出宿舍门外。
  陶强长长嘘了一口气,看向陈华遥的眼神已经悄然改变。这个新同学,可不是什么良善之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