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女频频道 > 极品学生 > 第9章 暗恋对象

  纪筱晴闻言又气又恼,纤纤玉指险些将花名册攥破,冷冷说道:“不记得就好,我还怕你记得我呢!嗯……我知道你们这些考上象京大学的学生一个个都以为自己是天之骄子,上了大学就可以不读书不学习不遵守校纪校规,当年我也是这样认为的。”
  不等陈华遥接话,漂亮的辅导员又接着说道:“但你这么想就大错特错了!象京大学是一所严肃的学校,具有悠久的历史和浓郁的人文气息,不是什么三流野鸡大学就可以比的。在象大上学,你必须严格遵守一切规章制度,不然就滚回老家去。现在,你好好解释一下为什么不来参加军训?我倒要看看你们这种顽劣学生有什么理由胡混过去。”
  陈华遥一愣,随即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叫了起来:“我为什么不来参加军训呢?我……我每天在家种田筹集学费算不算?唉,我每天早上五点钟天不亮就得起床,割猪草、挑水、喂猪、放牛、捡牛屎、耙田、种菜、施肥,一直忙到晚上八点,能有一碗稀粥喝喝就叫好日子了,你们这种大城市人哪体会得到我们穷苦百姓的难处啊。你看看你,整天坐在办公室里吹空调,日不晒雨不淋,养尊处优,皮肤保养得比水还嫩,吃的都是大鱼大肉,吃不完随便往垃圾桶一倒,一顿饭就顶我们一个月的收入,穿的是绫罗绸缎,名牌服装,一个皮包就要好几千块,你能理解我为什么不来参加军训吗?”
  先前坐姿还十分淑女的纪筱晴险些摔到桌子下。
  陈华遥说得兴起,还挽起衣袖,伸出并不黝黑的胳膊晃了晃:“看看,这都是在烈日和暴雨下辛勤劳动的杰作。”
  “够了,陈华遥!”纪筱晴气冲冲的说:“不要卖弄你睁着眼睛说瞎话的能力了!作为与你同窗半年的同学,我知道你的底细!”
  陈华遥一下傻了眼:“辅导员大姐,你是我以前的同学?”
  什么大姐,我比你还要小半岁好不好!纪筱晴简直气得头发倒竖,动人的脸庞满含煞气。这家伙倒能耐,一声不吭走了,还把自己忘得一干二净!
  端起茶杯猛地灌下一大口绿茶,“咳……”不料用力过度,狠狠的呛了一口,茶水竟然从鼻孔喷了出来。纪筱晴急忙手慌脚乱地掩住口鼻,涂过淡雅脂粉的脸蛋热腾腾烧起一片红霞,没想到当他的面出了这么大的丑,形象全给毁了,心头那个气啊!
  “大姐,你没事吧大姐?”
  纪筱晴生怕自己忍不住把茶杯掼到他头上,慌慌张张冲进洗手间。待她再次出现时,已经重新化过妆容,恢复了冷淡高贵的女辅导员气质。
  咳嗽一声掩饰尴尬,说:“陈华遥,你为什么返回象大?有什么目的?”
  陈华遥知道只能把刚才“鼻孔喷水”的精彩一幕永藏心底,不然辅导员大姐会把他活活撕碎,当即脸上换了一副表情,说:“每当想起山区读不起书的孩子,他们清澈的眼睛刺痛了我的内心,于是我决定苦学知识,将来好为孩子们创造一片新的天空。”
  那沉重的话语很好掩饰了他试图偷看女辅导员裙内风光的无辜眼神。
  “既然这样,那你就好好努力吧。”纪筱晴咬了咬洁白整齐的牙齿,翻开压在卷宗最底下的一封信。那封信的信纸已经泛黄,却保存得完好无损,刚劲有力的笔迹,抬头写着“致纪筱晴”,落款是“暗恋你的陈华遥”。
  骗了我一次,还想骗第二次吗?
  纪筱晴还清清楚楚记得当年情形,那天的阳光真是明媚,尤其是快要上课时打开储物柜,里面掉出那封信的时候,全世界似乎都在围着自己打转。
  但是第二天他就消失了,从此再无音信,据说是因为一起斗殴案件被学校开除。
  纪筱晴内心飞快的绕了圈,穿越到四年前流连片刻,又重新回到现实,那个面无表情一肚子坏水的男生仍在自己面前端坐,但现在自己已是班级辅导员,而他仍是学生。
  纪筱晴站起身收拾文件,修长的小腿蹬得笔直:“今天是军训最后一天,早上大家都从军营返回了。十分钟后班级有个会,你也要去参加,认识认识新同学。记住,我会一直盯着你,如果你违反班级纪律的话,期末考评的得分会很低。”
  “你吩咐,我照办。”陈华遥认为既然读书了就得有读书的样,一切听从辅导员指示。
  社会学系社区研究专业2012届二班教室位于四号教学楼三楼,因为还没正式开课,教室里闹哄哄的挤满了人。
  经过二十多天军训相处,在一起吃饭训练生活,彼此已是十分相熟。刚经过高考的洗礼,神经得到空前放松,加上对大学生活的憧憬,远离父母的管束,宽松的环境甚至催生了两对青涩的情侣。另外还有部分人士也已明显进入了暧昧期。
  有的窝在椅子上玩手机,有的围成一堆兴致勃勃讨论晚上的舞会,有的互扔纸团,打作一团。
  “纪老师来了!”不知谁叫了一声,刚刚升入大学还保留着对师长的敬畏心理,学生们立时作鸟兽散,规规矩矩回到位子上坐好。
  虽然一直在军训,没见过辅导员多少次,但男生们对这位举止端庄长相出众的纪老师充满了憧憬之心,而女生们也把和蔼善良的她视作知心姐姐一般。要知道,纪老师可是整个2012届新生班级最受欢迎的辅导员。平时假借谈论工作之名来找纪老师搭讪的男老师比苍蝇还多。
  “噔噔……哒……噔噔……哒”高跟鞋敲击地板的声音由远及近,可这声音听起来是那么的不和谐。
  纪筱晴抱着讲义款款走进教室,短裙包裹的修长腿立时吸引了无数遐想连篇的目光。等等……后来还有一道影子,会不会又有美女来了?原来那怪异的鞋声是在这里。
  紧跟着出现的两条毛腿击碎了男生们的幻想。
  一个高大的男人,穿着沙滩大短裤、脚蹬硬板木屐,要多俗气有多俗气,脸上挂着玩世不恭的笑容,嘴里叼着一只燃烧未尽的烟头,白雾从鼻子里缓缓喷出,阴沉的眼神与神圣的学校气氛格格不入。这人哪里又有一点学生或是老师的样子?分明是一个流窜进校园图谋不轨的街头阿飞!
  “太牛了吧!是学生还是老师?”
  “要是在我们省那里,我直接上去甩他两个耳刮子,装什么样呢!”
  “绝对山沟里来的,就是那种样子。”
  “是帅哥啊!求包养!”
  众学生纷纷交头接耳。陶强和杨超则对望一眼,均看到对方眼中的莫名其妙。
  陈华遥三口烟没吸完,眼睛早在未来同学的身上溜了一遭,“那个长头发大眼睛的长得不错么,坐左边的那个发育很完善嘛,那个戴劳力士的好像是有钱人家的小孩……”
  他那身农药t恤、短裤和木屐在教室里太过扎眼,夯在讲台边上,肩膀耷拉,双腿斜斜,背还有点驼,站无站姿,十足一个混混,犹如被抓住批斗的作风不良分子,同学们先是窃窃私语,议论声音越来越大,最后演变成哄笑一片。
  “大家不要说话了!”纪筱晴敲敲讲台,斜眼一看,顿时气不打一处出,说:“这位新来的同学!教室里不准抽烟!请你立即把烟灭掉!”
  陈华遥按灭烟头。
  算你识相。纪筱晴故意把他晾在讲台边上,敢放我鸽子,叫你见识见识姑奶奶的厉害。
  扫了一眼台下乌压压的学生,这是她担任辅导员以来第一次组织的班会,可不容有失,先得镇住场面,在脑子里组织了一遍词语,说:“同学们,你们都是天之骄子,经历困难重重的高考以及与无数学子的竞争,终于考上象京大学,你们是祖国的未来,明天的希望,社会的栋梁……”
  “啪啪啪……”一个突兀的掌声打断了慷慨激昂的纪筱晴,陈华遥大声叫道:“说得好,太好了,如此激动人心的话语,我不禁为之感动。”
  学生们全都愣住了,这明显不是鼓掌的时机。
  纪筱晴狠狠剜了陈华遥一眼,续道:“但是,考上了大学绝不意味着从此可以放松学习……”
  “是的!”陈华遥又插嘴说道:“象京大学秉承着科教兴国、人才强国的重要使命,同学们上了大学,更要发愤图强,延续顽强拼搏的精神,千万不可追逐享乐,贪图安逸,须知你们是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归根结底还是你们的。”
  学生们早已呆若木鸡。
  纪筱晴两次被他打断讲话,一口鲜血憋在喉咙几乎要激射而出。
  陈华遥索性踏上讲台,将纪筱晴挤在一边,说:“象京大学秉承爱国奉献、追求卓越的传统,恪守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的校训,弘扬行胜于言的校风,将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奋斗的史册上写下了自己的隽永篇章。而你们,将以优异的成绩,成为象京大学的骄傲。我的讲话完了,谢谢大家。”
  教室里一片寂静,突然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
  同学们的议论声嗡嗡大作。“说得挺好的,有点意思。”“他真的是学生?”“喂,他叫什么名字啊,我想要他的电话号码。”“老王,这小子什么来头,敢在纪老师面前出风头,下课后弄死他!”
  沦为配角的纪筱晴眼看着他如同著名教授一般朝众人颔首微笑致意,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后面要说的内容全部忘得一干二净。
  该死的陈华遥,你四年后回来,就是专门来打击我的么?
  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