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女频频道 > 极品学生 > 第56章 离别之吻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极品学生》小说(极品学生)正文,敬请欣赏!
      白净男生心里笃定得很,每个女孩子都有明星梦,特别是许苏杭,不然她为什么要去参加海选?等许苏杭进入海选后举步维艰,不难想起自己的好处。看到两人刚从计程车上下来,连辆私家车都没有,打心里觉得,这样的竞争对手算是对手吗?
  
      许苏杭当下笑道:“卢先生,对不起让你失望了,我不久前刚通过海选。”
  
      白净男生面不改色,说道:“许小姐,娱乐圈很艰难,仅仅是通过海选,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你也知道当今的娱乐圈乌烟瘴气不成样子,有很多危险的陷阱在前面等着。但家父手头里还有些人脉,能够保护你一路平平安安,不被污染,还能把你推向演艺圈的高峰。怎么样?考虑考虑,我们上车吧。”
  
      这白净男生周身都是名牌,笔挺帅气的西服衬衫,手腕上价值十多万的劳力士,长得不算难看的相貌,意气风发的眼神,再发出这样的邀请,普通女孩谁能拒绝得了?
  
      许苏杭便斜了陈华遥一眼,流露出“你还愣着干嘛”的意思。陈华遥正呆在旁边抽烟,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差点让她气得七窍生烟。
  
      “许小姐,你朋友吗?”白净男生大度的说,“要不一起去苏黎世之桥吃顿便饭吧。”
  
      这厮不安好心,心里想的是,等你们到了苏黎世之桥,那种正宗的西餐氛围,几千元一道的龙虾螃蟹,上万元的帕图斯、拉菲,自然明白有些事情是不能比的。
  
      这种方法是很俗套,可却直接有效,白净男子从没失手过,态度是越发嚣张。
  
      陈华遥一伸手夺过他妖艳俗气的红玫瑰,鼻孔里缓缓喷出两道白烟,满脸都是痞子模样,阴阳怪气的说道:“我左青龙右白虎,老牛在腰间,小子,你哪个单位的?”
  
      “你问这干嘛?”白净男生不满的说。
  
      许苏杭在旁边轻轻一笑,点出白净男生的老大来头:“陈华遥,这位卢海林卢先生是天象娱乐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卢国茂的公子,也是《大闹天宫》电影项目的合资方,邵舟导演也要看他们的脸色办事呢。”
  
      卢海林表面不动声色,实则内心还是得意起来,说:“那也不算什么,一家小公司的小副总,不过恰巧能管到演艺圈的某些事罢了。”
  
      陈华遥把红玫瑰丢到地上,抬脚两下全部踩为花泥,说道:“哦,那你就是一家小公司的小副总的儿子了?这辆路虎你爸买的?这身衣服你爸给钱买的?这块手表你爸给的?去苏黎世之桥也是拿你爸的钱?然后每一句话都要提到凭你爸的地位能帮得到人?那不如叫你爸来泡妞算了,你站在这里有点多余。”
  
      卢海林脸一阵青一阵白,陈华遥说的都是事实,可这并不妨碍无数女生对富二代趋之若鹜,强撑着脸,哼道:“我爸的钱就是我的,碍着你哪里了?你又是谁?”
  
      “我是象京大学品学兼优的五好学生,年年拿奖学金,学校著名的道德卫士、学习模范,女老师爱慕的对象,女学生敬仰的偶像……你他妈你算老几?”陈华遥手指夹着烟头,流里流气的说出这番话,口口声声“品学兼优”,未免不伦不类。
  
      卢海林不禁后退一步,说:“学习模范能当饭吃吗?你知不知道去一趟苏黎世之桥要花多少钱?恐怕十年奖学金都不够。”
  
      “小子,你觉悟太低级了。”陈华遥大力拍着他的肩膀,“知不知道我拿奖学金要耗费多少脑细胞?恐怕十家苏黎世之桥都不够。国家那么大,十四亿人口,每个人的价值取向都不尽相同,区区的苏黎世之桥,许苏杭她看不上,你换个方式再来,OK?”
  
      卢海林还待要说,陈华遥一口浓烟喷在他脸上,冷笑道:“老子十年前伪装富二代骗女孩子的时候你他妈还在玩泥巴,给我滚!”
  
      许苏杭在一旁无比配合,暧昧地看着陈华遥,做抿嘴偷笑状,艳若桃李。
  
      “你、你、你等着!”卢海林发现不能讨好,打也打不过,气急败坏地上了车离开。
  
      “你敢泡我的妞,也给我等着。”陈华遥不甘示弱。
  
      许苏杭扑哧笑出声来,发现陈华遥正看着自己,登时脸红到腮,娇哼了一声后,冷着脸道:“谁是你的妞啦?”
  
      “我这不替你驱除讨厌的苍蝇么?费了那么大功夫也没句好话。”
  
      许苏杭眼珠一转,笑嘻嘻的说:“那以后你就当我的挡箭牌好了,再有什么无聊的人来请吃饭,通通由你出面解决。作为交换,碰到潘莎莎学姐那样的人,我也可以勉为其难帮你一下。”
  
      陈华遥“哦”了一声,道:“这是个好办法,那么我对外宣称是你男朋友吧。”
  
      “不用了,我怕你会被很多人敌视。”许苏杭马上回答,故意开玩笑道,“人家卢公子有好车,请去高档餐厅吃饭,你呢?”
  
      陈华遥知道许苏杭的本意,深沉地说:“我没有汽车也没有洋房,我只有一张吱吱嘎嘎响的床,我骑着单车带你去看夕阳,我的舌头就是那美味佳肴任你品尝。”
  
      “想得美!”许苏杭俏脸飞红,白了他一眼。
  
      陈华遥手腕一晃,从后腰变出一朵玫瑰,那是他以极快的手法临时从卢海林的花束里取下来的,递过去道:“送给你,我的公主。”
  
      “我回宿舍了,今天过得很开心,谢谢你,我的骑士。”
  
      “要不要来个Good-bye-kiss?”
  
      “你是不是也经常这样对郁金香说?”
  
      “没有,绝对没有。”
  
      ……
  
      告别许苏杭,要先返回象京大学拿他的“青年近卫军”。
  
      这辆蟹委会委员长的标志性座驾静静停放在西校区的车棚内,八、九点钟斜斜的月光钻进来披洒在车身上,镀上一层银光。
  
      哼着下三滥的歌谣,拧开车锁,刚要发动车子,停在旁边的一辆凯迪拉克门口打开,钻出两个眉清目秀的男生。
  
      尽管象京大学是卧虎藏龙之地,以我国目前的经济发展水平来看,开得起车的学生并不太多,开得起好车的学生就更少了。这辆红色的凯迪拉克CTS运动型轿车价格四十余万元,若放在农村,能顶得上一个家庭十年的收入。
  
      “社会学系的陈华遥?”为首的男生试探着问道。
  
      陈华遥眼睛一瞥,暗自揣测对方的来意,说:“你们是?”
  
      两个男生对看一眼,为首那男生拿出一张花里胡哨的名片递过来:“我们是乌衣会的成员,注意你好几天了。”
  
      “乌衣会?注意我?”陈华遥接过一看,印制精美的黑色塑料名片上用银色的花体字写着“象京大学赛车爱好者协会理事会副会长叶成宁”。原来仅是学校的兴趣社团之一,搞得来头挺大,道:“这上面明明写的是赛车协会,你没搞错?”
  
      那名叫叶成宁的男生看出他眼中的不屑之色,微笑道:“同学,赛车协会这个名字只是在学校申请社团时才用。实际上我们的组织叫做乌衣会,在全校范围内仅有四十二名成员,比红学会人数还少,几乎全是学校的精英人士。”
  
      他说的是实情,跟美术协会成员要有画笔、摄影协会要有单反相机一样,赛车协会没车的话,谁耐烦去研究物理动力学理论知识、车辆机械知识?这个入会成员必须要有一辆赛车的最基本规定,便限制了绝大部分人的脚步,而且赛车不是家庭用的小轿车,更不是货车、面包车,至少也得是跑车。
  
      在这所大学,学生们为三餐劳累,为买一两件时尚服装而精打细算的时候,谁能开得起动辄几十万上百万的跑车?因此能够加入乌衣会的学生,都站在了金字塔的塔尖,虽然他们或许凭借的是父辈的荣光,但不可否认,他们的起跑线比别人要高很多。也许他们毕业后会直接进入家族企业管事,会继承一大笔款项花天酒地,但他们所掌握的资源无疑是别人的几十倍甚至上百倍。
  
      陈华遥道:“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原来你们组织的名字是这么来的。”
  
      叶成宁吃了一惊,随即笑了:“你倒也渊博。”
  
      《乌衣巷》是唐朝诗人刘禹锡作品,东晋时王、谢两族豪门子弟皆贤才众多,冠盖簪缨,皆居于乌衣巷,后人也以“乌衣郎”指代豪族子弟。而这个社团用“乌衣会”为名,其中含义不言而喻。
  
      “学校的精英人士跟我有关系吗?”
  
      叶成宁耸耸肩,说:“别误会,我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你有兴趣加入我们吗?”
  
      陈华遥笑了,“同学,你搞错对象了,我可没跑车同你们一道潇洒。”
  
      叶成宁二人目光停留在“青年近卫军”上不说话了。
  
      “你们是说我这辆破三轮?”陈华遥坐在坐垫上,把脚往车把手上一搭,懒洋洋的说:“乌衣会什么时候层次这么低了?”
  
      他这话让叶成宁的笑容有点僵硬。
  
      乌衣会历来是大学生社团中的贵族,多少人巴望侧身其中亦不可得。
  
      只要加入这个小集团,便有机会与高官富豪的子弟同场叙话,交流感情,别人一句话,能让你少奋斗十年。
  
      这种机会可是千载难逢的!
  
      他倒好,竟还嫌弃乌衣会档次低?
  
      另一名男生站出来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辆改装的边三轮摩托车,发动机来自德国宝马原厂,排量为4000CC,从车头到轮胎,还有后座、侧翼,都体现了极高的机车改装工艺水准,只能是东江修理厂那几个老师傅做出来的,完美的复原了二战德军的制式装备,非常气派,花费不在二十万以下。象京这么大,除了你这辆,我没见过其他的德军边三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