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女频频道 > 极品学生 > 第53章 上门踩人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极品学生》小说(极品学生)正文,敬请欣赏!
      那是一幅十九世纪法国写意派画家塞巴斯塔的静物描写,技艺精湛,色彩运用成熟,画面的苹果、葡萄、盘子和格子桌布泛着柔和的光芒,极具美感。
  
      甘牧野父亲几年前在苏黎世拍卖会上以六万英镑购得,挂在走廊这里增添了许多艺术氛围。
  
      陈华遥摸着下巴左看右看,说:“这应该是古城天桥下那个独臂画匠的力作了,想不到他天天摆地摊给人画十元一张的肖像,多少也还是有水平的。苏苏,有的人家喜欢充大款,买地摊画作当做塞巴斯塔的作品也是有的。”
  
      “可能他们买的时候不知道吧。”许苏杭为难的应道。
  
      甘牧野见他们两人一唱一和,浑没发觉陈华遥一口叫出塞巴斯塔的名字有什么不妥,怒道:“这幅画明明就是塞巴斯塔的《静物写生》,你知道什么?”
  
      陈华遥指指画作右下角潦草的法文签名,说:“你看这里,模仿的痕迹很重。”
  
      走到拐角处一尊缠满曲线的球状雕塑前,甘牧野抢着道:“这是后现代主义大师尼尔洛五十年代巅峰时期的作品,表现了饱受创伤的地球在哭泣,我爸放在这里,是为了警醒企业发展不能不顾环境保护。”伸手摸了一下,“也就二十四万美金了,值不了几个钱。”
  
      陈华遥一脸的鉴赏大师气质:“你又被你爸骗了,买个二十四万美金的金属疙瘩在家阻碍地方?要不我们打个赌,你把这个破球劈开看看,里面绝对有美术学院的铭记,那几个学生搞出来的我还不知道吗?不是的话我宁愿不要你六万块了。”
  
      甘牧野怎肯拿二十四万美金的艺术品开玩笑,父亲非得活劈了自己不可,说:“你爱信不信。”心中却是恼火无比:你小子不懂少说几句成不?
  
      正要叫佣人把猪蹄拿到厨房,却听陈华遥对走廊边上一盏壁灯说道:“苏苏,这个分明是淘贝网买来的便宜货,他们家假装那么有钱,其实品味也不怎么样嘛。唉,暴发户就是这个样子,不能强求他们太多。”
  
      许苏杭应道:“是有点像哦。”
  
      甘牧野喉头一甜,一股血箭几乎要喷将而出。
  
      那盏壁灯是十九世纪奥斯曼帝国宫廷文物,青铜底座,伸出的两根托底缠以金丝银线,造型富有阿拉伯地区风格,做工精细,外形华丽难言,又岂是淘贝网商家粗制滥造的产品可以比得?
  
      再看下去,就要被这人给活活气死了!
  
      “陈华遥,你来啦!”郁金香温柔细腻的声音在客厅响起。
  
      陈华遥大吃一惊:“香香?”手中烟头一抖,差点掉到地上。
  
      甘牧野不觉泛起一丝诡异的笑容。这是他的杀手锏,特意邀请陈华遥和许苏杭,又邀请郁金香,让双方碰面,看你们怎么玩。香香知道他跟许苏杭拉拉扯扯,还不赶紧重回自己怀抱?
  
      郁金香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见到搂着一对猪蹄表情十分古怪的甘牧野,不禁好笑,但马上看到跟在后面的许苏杭,秀挺的眉毛一挑,立即冷下了脸。
  
      甘牧野这才发觉自己抱了半天的猪蹄,说道:“许同学,你们随便坐吧,我去叫佣人倒茶。”
  
      许苏杭微笑道:“陈华遥,你同学也在啊?”
  
      当此情形,陈华遥大脑立即以快过天河超级计算机十倍的速度急速运转,说:“来,这是我们社会学系最最漂亮的女生,深受所有男生爱慕,一朵开在我心中的郁金香。”
  
      许苏杭知道陈华遥向来说话夸张,倒没觉得有异,坐到沙发边上点头招呼:“好啊。”其实她们已经在上次舞蹈班请客的聚会上认识过了,而且感情比陈华遥想象的要好那么一点点。
  
      “许苏杭,你长得真漂亮,怪不得我们班男生那么迷恋你。”郁金香意有所指的瞟了陈华遥一眼,发现陈华遥又在假装欣赏甘牧野家客厅悬挂的条幅。
  
      许苏杭笑道:“你长得才叫迷人,特别是眉毛和眼睛,我们班女生羡慕死你了,就是化妆也化不成那个样子。”
  
      “你的唇彩色泽真好看,和你挺衬的,在哪买的?”
  
      “在国贸商场一楼的欧丽雅专柜,现在正减价促销呢,质量很好,才九十八块一支,明天我和你一起去买吧。你的脚链也很可爱啊。”
  
      “我就是找不到搭这条脚链的鞋子。”
  
      “我也有一条脚链,比不了你的。”
  
      “我才比不了你的呢。”
  
      两个女孩顿时好得一点不像暗藏敌意的样子。
  
      陈华遥心知不太妙,捂着肚子一副要找厕所的神色,然而为时已晚,郁金香叫住了他:“喂,你过来,帮我们看看谁戴的脚链比较好看一点。”
  
      两位美女的两只右脚一齐伸出,都是那么白皙的肌肤,晶莹如玉,小脚纤长优美,脚趾白嫩漂亮。
  
      许苏杭的脚链是银质为底,用红绳串联,郁金香的脚链则是十几片叮当作响的玉铃铛,摆在一起,美得让人暂停呼吸。
  
      当腿部抬起时,甚至还能隐约看到短裙内的白色镂花蕾丝小内内。陈华遥揉揉眼睛:“啊,那个……对了,我近视眼,看不大清楚,你们能不能把腿再抬高一点?嗯嗯,再高点,好了,这个角度很合适。”
  
      郁金香撇嘴道:“陈华遥,你想什么呢,快说啊,谁的更好看?”
  
      这个问题比先有鸡还是先有蛋更难。
  
      不过对机智过人的华哥来说算不上什么,“香香的粉妆玉琢,像是梦境精灵,苏苏的雅韵幽香,比月亮更高洁,都很美。喂,许苏杭,你腿不要乱摆,挡住我了。”
  
      两个女孩同时发现他不可告人的视线,急忙把腿放下,同声啐道:“色狼!”
  
      陈华遥面不改色,说道:“你们说什么莫名其妙的,我是个八百度的大近视眼,除了脚链什么都没看到。”
  
      “还装!”两女又同声叫道。
  
      陈华遥只好摆出“我本将心向明月”的架势去看风景了。
  
      甘牧野走过来说:“我爸妈今天都不在家,不过梁叔做菜很棒的。为了助兴,我还叫了两个人,陈华遥你不介意吧?”梁叔是他家的厨子。
  
      从里面书房走出一高一矮两个人来,这是甘牧野的第二道杀手锏。矮的是跆拳道大师兄韩俊哲,高的身穿黑边白底跆拳道服,长着大饼子脸和细长的单眼皮,神色倨傲。
  
      “这是刚从南朝鲜国仁川道馆过来的崔民赫师兄。”
  
      大饼子脸朝陈华遥稍稍颔首,然后眼光停留在许苏杭和郁金香身上不动了。
  
      甘牧野和韩俊哲商量过,觉得不太好惊动师父,正好他们开在象京的道馆出了件事情,从南朝鲜调了个跆拳道高手过来协助。
  
      这位高手是韩俊哲在国内的师兄,有深厚的交情,听说师弟技艺不精遭人折辱,这还得了?二话不说立即答应帮忙,要好好教训那不长眼睛的小子。
  
      “崔师兄不会说汉语,请多多见谅。”甘牧野替大饼子脸解释道,“请大家就座吧。”把大师兄安排在首座上,陈华遥坐在对面,左右各是郁金香与许苏杭。
  
      佣人很快上菜,这次的宴席主要以海鲜为主,有酱香焗花蟹、甜椒鱿鱼卷、罐焖龙虾、莫斯科红烤鱼、清蒸鲈鱼,此外还有红烧狮子头、麻婆豆腐等国产名菜。
  
      “粗茶淡饭,甚是简陋,请大家不要客气。香香!”甘牧野说完当先夹了一块肥嫩腻滑的鲈鱼送到郁金香碗里,微微笑道:“梁叔做的鲈鱼可是象京一绝,你尝尝。”
  
      郁金香皱着眉头,客气的说:“对不起,我减肥。要不陈华遥你帮我吃吧。”
  
      陈华遥马上从她碗里掠走那块鲈鱼塞进嘴里,几口吞下,说:“又韧又柴,一定是西葫芦村养殖场用农药催熟的,市场里也就几块钱一斤,再好的手艺都烧不出味道。”
  
      甘牧野怒火中烧,只当做没听见,转过头去招呼两位师兄。
  
      陈华遥夹起一只龙虾:“哈,颜色亮成这样,再明显不过的注胶龙虾了,多放几勺胡椒都掩盖不了。”
  
      郁金香本来伸向罐焖龙虾的筷子停在半空,甘牧野道:“香香,别听他胡说,这是从澳洲空运过来的,经过四重检疫合格才上市,尽可以放心吃。”
  
      陈华遥又夹过一只花蟹,剥开壳几下嚼光,说:“盐味有点重,蟹肉做得太老,酱料过于抢味,蟹壳处理不够到位……阿甘,你这厨子是从工厂饭堂请来的吧?手艺不过关哪!要是去大排档炒菜,还不得被客人乱棍打死?”
  
      甘牧野心想梁叔是爸爸从二星级酒店请来的大厨,你拿他跟大排档比,生生降低好几个层次,那不简直是武当派跟飞鱼帮的区别吗?不跟傻子一般见识,忍了。
  
      陈华遥盛了一大碗米饭,一边吃一边指摘菜肴的“缺点”,一会儿说烤鱼原料不够新鲜,一会儿说红烧狮子头过于油腻,一会儿说鱿鱼卷是十五年前的冷库旧货,只让甘牧野气得猛喘粗气,险些咬碎两枚牙齿。他倒是连添几碗米饭,还把面前几道菜肴吃得干干净净。
  
      郁金香本来要给他夹菜的,听他说这不好那很烂,也不好意思夹了。
  
      许苏杭默默的吃着,心想这男人狂放不羁,与别的所有男生都不同。
  
      那大饼子脸师兄只是略微吃了几筷,聊表意思,大概是想等一会要动手过招,不便饱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