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女频频道 > 极品学生 > 第50章 脑残堂弟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极品学生》小说(极品学生)正文,敬请欣赏!
      这小子真他妈操蛋,哪壶不开提哪壶,陈华遥面无表情道:“今年大学扩招,象京大学为此开过一次会,学校领导在会上痛批这一届学生素质不如往年,有损象大颜面。为了从整体上提高学生素质,学校领导想了法子,就是特招一部分优秀的、突出的、天才般的社会青年入学,甚至给予奖励,才能从水平线上提高这一届低级学生的水平。我就是这么进来的,有个统计,自从我入学后,整整提高了五个百分点。像是你这种拉低象大层次的家伙也该好好反省反省,没事别到处乱逛。”
  
      陈天适的笑声狠狠憋住了,闷声道:“嘴巴生在你身上,还不是想怎么吹就怎么吹。下个月就是爷爷的七十大寿,你可千万别给大伯脸上蒙黑。不要像往年一样提两瓶梨花米酒说是五粮液。”
  
      “你用妇炎洁伪装脑黄金,有资格说我吗?”陈华遥鼻孔里满是不屑。
  
      陈天适跳了起来,前年给爷爷祝寿拿的是货真价实的脑黄金老头老太健康品,结果爷爷来了一句“怎么有点妇炎洁的味道?”让他一直抬不起头,怒道:“我一直就怀疑是你掉包的!不然会有古怪发生?”
  
      陈华遥耸耸肩,“我就说了,这一届的象大学生素质普遍低下。”
  
      “懒得和你争。”陈天适皱着眉头,对身边女孩说道:“莎莎,他是我堂哥,没什么文化,你别见怪。”
  
      那叫做莎莎的女孩若是脸上白粉少去半寸,颧骨低下两分,倒也算得上耐看,闻言道:“那你理他做什么?”
  
      陈天适说:“我哥是个挫人,从小到大没追到过女孩子,所以有点内分泌失调。他今天混进广播学院来,八成是想到处看看美女,过过干瘾的。哥,我说你人长得怎么样不说,又没几个钱,来这丢人哪?”
  
      陈华遥果然还是老一套:农药T恤、沙滩大短裤、木屐,手里提着一袋热包子,傻乎乎的站在那里,扔到人堆里很容易被归入“低收入人群”一类。
  
      莎莎便上下打量着他,不屑道:“别想了,我们舞蹈班的女生要求很高的,我看你还在饭堂捡剩馒头对吧?这个社会很现实,女孩子不喜欢吃苦。”
  
      陈天适加倍得意,笑道:“算了,我们还是别刺激他了。莎莎,你觉得参加这次《大闹天宫》的海选有几成把握啊?”
  
      莎莎顿时脸上又重又厚的脂粉在太阳下闪闪发亮,矜持的说道:“邵导说了,我很有可能进第二轮。像我这么好的苗子,电影公司历来是花大力气培养的,这次参加海选只是走个形式,没人比我更适合当嫦娥。下次说不定就直接演女一号。”其实她也就是昨天来参观海选,远远见了邵舟一面而已。
  
      “那你走红以后,可不要抛弃我啊。”陈天适说得莎莎好像已经是国际明星似的。
  
      “呵呵呵呵……”莎莎笑得大红牙肉翻了出来,“邵导说,像我这种气质的人,一万个也挑不出来。”
  
      陈天适眼睛突然直了,指着远处一个身影道:“那个人好像是你同学吧?”
  
      莎莎放肆的笑容猛的收敛,川剧变脸大师也没那么快,语气里嫉妒的意味塞得满满当当,说:“哦,是她啊,就是来陪衬的。喂,你老看过去干嘛?”
  
      走过来的那人婷婷袅袅,肉色丝袜和扣环式黑色高跟鞋衬出身高一米七的上好佳身材,清淡绝美的气质几乎远在十几米开外便让莎莎变成与日月争辉的萤火虫。
  
      陈天适呼吸急促,心脏砰砰乱跳,太漂亮了!美绝人寰啊!跟她一比,身边的莎莎和猪头有区别么?
  
      “喂,许苏杭,你也来参加海选?还不如等《三打白骨精》再来!”莎莎说道。
  
      来人正是许苏杭,白了莎莎一眼,说:“那你也可以等《容嬷嬷醉打五阿哥》再来。”
  
      陈天适悄悄挣脱莎莎,两眼几乎没从许苏杭身上移开,吭吭哧哧道:”同、同、同学,你、你好,我叫、叫陈天适……”
  
      莎莎看到男朋友那副没出息的熊样,差点气得肺叶从胸腔爆出。
  
      许苏杭理也不理,径直走到陈华遥身边,皱了皱弯如柳叶的黛眉,“你怎么老是知道吃!在家里吃得还不够?”
  
      “我……我给你留的。”陈华遥想了个蹩脚的借口,把最后半个带有牙印的包子递过去,上面还连着一丝亮晶晶的口水。
  
      许苏杭不接,顺势挽起他的胳膊,肩头紧贴,像个小妻子一眼,十分亲密,甜甜笑道:“好啦,我又不是要抢你的,急什么呢。”
  
      陈天适的眼球险些弹出眼眶之外:“这,这,这……”指指许苏杭,又指指陈华遥,就是说不出一句囫囵话。
  
      善于钻营的他在到校第一天就听说了广院天使的名头,不过竞争激烈,许苏杭如同女神高高在上,而且自己那副样儿,自然是自惭形秽,想都不用想的。
  
      最后退而求其次的其次,转向同一舞蹈班的潘莎莎进攻,每天省吃俭用留钱捧女孩子欢心,伪装成富家哥儿,这才勉强有戏。至于女神--那始终是一个可望不可即的偶像。
  
      陈华遥也愣住片刻,不过很快镇静下来,还以为自己吃错药了,说:“你不是……”
  
      “走吧,我们去教学楼看看,别理他们。”许苏杭紧紧挨着陈华遥。一眼看去,男的身量高大,神态慵懒中凸显男性的优美,女的美丽,像是雄鹰身边的一只云雀,阳光披洒在身上,两人仿佛从国画卷里走出来的神仙眷属。
  
      陈天适刹那间便呆了,任嘴角口水横流,心中像是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咸一齐上。
  
      如果老天有选择,宁愿考不上象京大学也要和他换个位置。
  
      走过教学楼看不到两人,许苏杭放开陈华遥,肩头重新变成相隔二十公分的距离,盈盈笑道:“怎么样,对你好吧?”
  
      “什么对我好?”陈华遥满头雾水。
  
      “嘻嘻,还装。我刚才听到他们嘲笑你没女朋友了,想起昨天你帮我整了一下那学姐,我也就勉为其难帮帮你吧,索性牺牲色相,假扮你女朋友吓他们一吓。我昨天想过了,你除了喜欢乱说话,实际上算是个好人吧。”许苏杭娇笑道,潜意识中实在不知道是为了报答昨天的情面,还是真的想挽住他健壮的胳膊。
  
      陈华遥跳了起来:“那你怎么不早说!”心中后悔要死,那样岂不就可以光明正大搂住广院天使的小蛮腰了,然后怪手趁机搭在玉臀上享受享受天使滋味。
  
      许苏杭不知道陈华遥内心龌龊,说:“早说就假扮不成了啊,下不为例哦。”
  
      看看时间,按照号码还有十多分钟就要排到了。
  
      陈华遥让许苏杭在走廊等待,自己走进形体室。
  
      昨天李季学只是带秦云和雷辛过来看看工作进度,手头一大堆事情,到别处去了。现在仍剩下邵舟在主持大局。
  
      参加嫦娥角色海选的共计一百六十余名女生--专业不合适,自认达不到要求,对演艺没兴趣的女生自然不会去报名,剩下的都是看热闹的。
  
      按照两个工作日计算,除去上场下场、导演、媒体、工作人员交换意见,平均每个选手展示才艺的机会不足四分钟,这让女生们憋足了劲。
  
      邵舟看到陈华遥,急忙站起,满脸堆笑说道:“陈先生,您可来了。”
  
      剩下他对面那个双手狂乱舞动,正在做天女散花状的女生不知该不该继续散下去。
  
      “我随便看看,不用管我。这位选手跳得真好,我看直接进入下一轮算了。”
  
      那女生给他一个羞涩的微笑。
  
      评委席上有国际著名舞蹈艺术表演家熊芸芸,著名二流影星王子翔,象京电视台娱乐频道人气主持人孙小宇。熊芸芸看到陈华遥,心中略觉得奇怪,不过这当口可不方便说什么。
  
      对面是一块紫色幕布,上面有“《大闹天宫》剧组海选现场”字样,前后左右各一架摄像机,头顶还有一架设在机械臂上移来移去,附近是灯光和反光板。旁边各有三米多宽不在摄像机范围的过道。
  
      邵舟昨天已听李季学说了蟹委会的种种厉害之处,心想就当多了一位大爷,反正自己不是没做过龟孙子,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线,说:“陈先生,您那位女伴还没来吗?”
  
      “在外头等着,你跟评委们打过招呼了没有?”陈华遥说:“选手名单给我看看。”
  
      “都通通交代过了,大家都很上心。”邵舟低声道:“陈先生您就放心吧,他们收了我们的钱,台词全照我们要求的说。”扭头让剧务拿过一份崭新的名单册子。
  
      陈华遥一看,名册都印有姓名、头像照片和编号,排在许苏杭前面一位的赫然便是陈天适的极品女友莎莎。
  
      眼珠一转,阴谋顿上心头,“对了,我想这样,让前面的选手出个丑,评委用语激烈一点,用以衬托许小姐的不凡之处,显得比较戏剧化,你们的节目也好炒作,更有噱头,宣传就上去了。你看这个潘莎莎,长得跟炮灰差不多,简直是侮辱观众视觉细胞,就让她牺牲一下吧。”
  
      邵舟正愁没法子搞好蟹委会的关系,顿时眼睛一亮,说:“陈先生想法很妙,您不来策划指导一下太可惜了,我这就去交代评委。”
  
      陈华遥在幕后搬张椅子,向熊芸芸打声招呼,坐下悠闲喝茶。邵舟在一旁陪着说话,旁敲侧击说着恭维蟹委会的好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