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女频频道 > 极品学生 > 第49章 第一靓妞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极品学生》小说(极品学生)正文,敬请欣赏!
      根据数名受到无端袭击的蟹委会成员所提供的线索,凶手都是操持外地口音的外乡人,其中有个一脸凶相的卷发胡须中年男人,经常出入百合路一家清真羊肉馆。【网.guanm】
  
      店里伙计说卷发汉子脾气暴躁,与人说话两句不合就拔小刀,伙计挨过他的两个巴掌,是以记忆犹新。又说,卷发汉经常更换崭新的钱夹,每次钱夹里的身份证都不一样,间接证明了他跟扒手团伙有瓜葛。
  
      雷辛决定以这个卷发汉为突破口,当天晚上派人蹲守在羊肉馆附近的街口,果然跟踪到这家伙喝完酒后走进一条巷子里和人鬼鬼祟祟的联系。是“伸手党”的人。
  
      “伸手党”是象京对乞丐的蔑称。从社会角度来讲,乞丐属于弱势群体,不过当他们有人串联,组织发动起来,成为一个严密的群体,却又显得强势了。这帮令人憎厌的伸手党时常在路上强蛮乞讨,拦车碰瓷,走街串巷到商铺中伸手要钱,不给就不走。城管部门有心要治理,单是掀小贩的摊子、抢商店的商品就忙得要死,却哪里管得过来!
  
      伸手党分为好几个派别,有本地派、广南派、湖西派等等,其中还有暴力乞讨、非暴力乞讨和诈骗的区分,人员庞大杂乱,就连蟹委会也插不了手。
  
      “和卷发接触的那家伸手党叫‘白莲济世会’,有一百多号人,都是象京、广南一带流窜过来的地痞流氓,天生好吃懒做,索性上街要饭。他们的老大是广南省岭州市人,叫戴七,自称戴七公。那天被搞成无腿人士的家伙是他的手下。”
  
      陈华遥沉吟道:“你情报做得不错,这样吧,尽量联合公安部门的同志,查查他们有什么见不得光的地方,能投进局子的就扔进去,没案底的也要赶出象京。”
  
      “这不便宜他们了?我们受伤的兄弟谁来负责?”
  
      “要搞钱还不简单?只要抓到戴七,我们便可依法没收他历年来的非法所得收入。乞丐的钱你以为少得了吗?我看上百万都不止。”
  
      雷辛顿时兴奋起来,说:“那我换辆车你总该批准了吧?我那辆小面包开出去实在丢人啊,和什么老总一起吃饭,酒店的保安差点不让我停车,对我们蟹委会的形象可不好。”
  
      陈华遥说:“这件事办成了,你从螃蟹小金库支取五十万来买车吧,买两辆,你自用一辆,再公用一辆,小面包也得充公。”
  
      螃蟹委员会收入不高,但是开支巨大,陈华遥花钱如流水,时常捐助希望小学、资助困难家庭,会里又没专门的财务管理人才,这几年来入不敷出,小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十多名核心成员几乎全都是自己搞钱,雷辛身为蟹委会主任,在外头名声响当当的,却成天价开着一辆小面包车,面子上委实过不去。
  
      雷辛嬉皮笑脸道:“哥,我为委员会勤勤恳恳奉献,好歹也得跟上时代步伐,一辆宝马,不能再低过这个档次了。”
  
      陈华遥眼睛一瞪,手指戳在他胸口骂道:“老子一把屎一把尿拉扯你成人,你他妈的敢和老子谈条件,反了天了啊?老老实实做事,不要老想着那种虚荣没用的东西!”
  
      雷辛只好讪讪笑道:“好吧,五十万就五十万。”
  
      要是别人看到绰号“雷神三太子”,声名显赫的雷辛被训得如同灰孙子一般不敢还嘴,只怕要将眼球瞪破。
  
      在雷辛心目中,是把陈华遥当做父兄一样看待的。
  
      十五岁那年父亲病逝,母亲卷走所有家产改嫁,自己一人孤苦无依。遇到时读高中的陈华遥,是陈华遥早餐不舍得吃,衣服不舍得买,省下钱来供自己度过最艰苦的时光。
  
      因此螃蟹委员会中,他对华哥最为忠心耿耿,任打任骂,只要华哥一句话,哪怕前面是轰隆隆的坦克,他眉头不皱就敢直冲。
  
      拒绝掉邵舟等人花天酒地的邀请,回到公寓,不想却接到许苏杭的电话。
  
      大美女的语气听起来不大高兴,“陈华遥,你是怎么跟那种大人物搭上关系的?告诉你,我只想凭借实力出演嫦娥这一角色,你可别打算要我做什么。”
  
      听她的意思,原来大美女以为要用潜规则来换出演角色的条件。
  
      天气正好,阳光透过窗户洒进房间,陈华遥随手拧开五六十年代常见的木壳黑白电视机,没好气道:“我有让你做什么吗?人家李导枕头边上十几个女人,哪个功夫不比你好?那雷主任是我小表弟,剧组正好有求到他的地方,这才帮我们开开后门,你以为你这种胸塌屁股斜的货色人家看得上了?”
  
      “我……我胸哪里塌了……你、你这人说话真粗俗!”许苏杭嗔道:“说话没半句正形,算我误会你了成不?可是开后门也不好啊,要不然别人还以为我那个……”
  
      “那又不算开后门,我不是说了,明天我们会去参加海选,让邵舟保持公平的待遇。不然别人达官贵人虎视眈眈,早就预订好位子,你再漂亮挤得进去吗?”
  
      许苏杭顿足道:“好吧,我说不过你,不过你的训练方法一样要教给我,不准耍赖。”
  
      陈华遥遥想电话对面的小女儿娇态,说道:“传授训练方法你以为很简单?我这是正宗道门技艺,要拜师的,磕头斟茶总要走过一道,男弟子就不说了,女弟子还要陪侍寝席一百天。以后传授功法,必须脱光衣服以纠正体形……”
  
      “你去死吧!”许苏杭猛然挂掉电话。
  
      陈华遥摸不着脑袋,“我哪里说错了?”
  
      没隔半分钟,电话又响了,是郁金香打来的。“今天上午阳光明媚,风和日丽,我看到某个人和许苏杭在一起哦!”女孩的语气也不太妙。
  
      “是谁这么幸运?”陈华遥装傻。
  
      “哼,还敢骗我。说,都干什么去了?”
  
      这怎么听起来好像是小女孩在质问情人的味道?陈华遥硬着头皮道:“你是说早上在广播学院那里?哦,那个……我好像也看见许苏杭了。”
  
      郁金香说:“不要狡辩,我明明看见你和她在一起。”由于《大闹天宫》炒作力度很大,她早上也去看热闹了。
  
      陈华遥不禁没来由一阵心虚,“是了是了,我想起来了。最近不是有《大闹天宫》剧组要搞嫦娥角色的海选吗?我周末无聊,就想闲逛到广播学院看看各方美女,增长见识。你也知道的,我们社会学系必须增加社会体验嘛,四处多走走不是什么坏事。后来在那里我碰到了甘牧野,他还找了一个跆拳道馆的师兄对付我。”
  
      郁金香被他的花言巧语骗得马上紧张起来,说:“甘牧野没对你怎么样吧?我回家叫甘叔叔收拾他!对了,你还没说你跟许苏杭是怎么在一起的。”
  
      “我这不继续往下说吗。甘牧野的师兄和广播学院的一个女生好像存在不正当的男女关系,那个女生要对付许苏杭,而他师兄要对付我。我们寡不敌众,只好暂时结为同盟,退避三舍。这都是被逼的。”陈华遥说的大体也是事实,只不过其中经过了部分歪曲。
  
      “哼,都是这个甘牧野,我还当他是大哥哥呢,一点都不像好人。”郁金香很快被转移视线,说:“好吧,算你过关,下次去看美女记得叫我一起去啊。”
  
      “那怎么少得了社会学系第一靓妞香香呢。”
  
      “算你识相。”郁金香心情愉快的收了线。
  
      ……
  
      第二天早上,陈华遥浑然忘了郁金香的交代,抢先赶到广播学院,跟许苏杭约好要来参加海选的,这可不能迟到。
  
      九月末的天气,在象京太阳还是毒辣得紧,陈华遥不想和等待剧组的学生一起凑热闹,在附近找到一棵大树乘凉,拿起带来的十几个包子一边啃着,准备拨电话给许苏杭。
  
      “哥,你在这干嘛?”
  
      身后一个诧异的声音响起,不是雷辛。
  
      来人中等身材,面容清秀,眼角带着一丝傲气,和陈华遥倒有几分相似。三叔陈庆革的儿子,他的堂弟陈天适。
  
      正是因为侄子陈天适考上象京大学,这才深深刺激了父亲,不蒸馒头争口气,怎么也不能输给了三弟。对儿子陈华遥真是恨铁不成钢,这才勒令他想尽办法也必须重读象大。
  
      父辈几十年来的对抗不免延续到下一代,陈华遥就很看堂弟不顺眼,你没事读书那么勤快干嘛?要是考个职业学院,老子还用得着苦哈哈的求爷爷告奶奶来上象大?
  
      陈天适对哥哥更不爽,在家里他也是被父亲严令无论如何输给别人也不能输给陈华遥。这次为家争光,考上象京大学,老头子在陈华遥父亲面前很是得意了几个月,甚至破例给他奖了三千元零花钱。
  
      陈天适衬衣领带,西装革履,眼睛上架着金丝眼镜,一副成功人士的派头--不过以他这个年纪来看更像是推销员--胳膊挽着个中等姿色的女孩,笑道:“哥,听说你交了十多万赞助费混进象大,是不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