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女频频道 > 极品学生 > 第48章 马子挺清纯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极品学生》小说(极品学生)正文,敬请欣赏!
      这、这怎么一回事?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好玩。
  
      邵舟突然感觉一股森森寒意从尾椎骨蔓延到头顶,浑身的鸡皮疙瘩噼里啪啦往外冒。
  
      雷主任快步走了过去,“哥,又来巡查象大治安环境了?”本来想说“又看上哪个妞了”,不过这里人多眼杂,乱说话对主任身份影响不好。见到他身后的许苏杭,心中又是一片赞叹,心想哥哥的眼光是越来越高了。
  
      陈华遥接过他递来的香烟,说:“带朋友来看看《大闹天宫》剧组的海选情况,想不到这里挺严格的,不让闲人乱闯,我还是先回去吧,你忙你的。”
  
      经历了艰难的创业打天下阶段,如今的螃蟹委员会进入相对平缓的发展期,陈华遥索性做起甩手掌柜,把大部分事务交给雷辛等人打理。这次他们与《大闹天宫》剧组接触,陈华遥并没有事先得知。
  
      李季学忙笑道:“雷主任,你这位朋友既然来了,不妨到处看看吧,我们海选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他已听到雷主任的朋友说邵舟要赶人,这可让双方面子不大好看。雷主任是投资方叶氏财阀请过来的大神,刚到没两天,那些打过来恐吓要钱的电话纷纷消失得无影无踪,手段十分强硬。李季学在松了一口气之余,对雷主任越发小心翼翼,得罪不起。
  
      “李导,秦局长,这是我哥,我们委员会的委员长。”雷辛介绍道。
  
      委员长?那不是比主任还要大?李季学吃了一惊,忙上前握手:“你好你好!欢迎委员长来我剧组指导工作。”
  
      “李导你好,我叫陈华遥,你们不用管我,我这就走。”陈华遥有心要给邵舟使坏。许苏杭心思转了几圈,暗想:“这人怎么又是什么委员长了?他不明明是社会学系的学生么?”不过这里明显不是说话的地方,只好呆在陈华遥身后,保持着善意的微笑。
  
      李季学恨恨瞪了邵舟一眼,你没事得罪这种太岁干嘛?还嫌剧组事情不够多?满脸堆笑道:“陈先生说哪里话呢!我们剧组有做得不到位的地步,还请陈先生多加包涵。老舟,你让海选暂停一下。走走,大伙都到里间喝杯茶。”
  
      雷辛也是个机灵角色,低声道:“李导,我哥暴力倾向比较严重,上个月象京银行持枪抢劫杀人案的案犯,就是被他三刀砍死的。”
  
      秋老虎还在肆虐的天气,邵舟一边汗流个不停,一边全身发寒,用比先前谦卑了一万倍的姿态赔着笑脸,凑到前边说道:“陈、陈先生,我刚才有眼不识泰山,说错话了,您大人不计小人过……”
  
      陈华遥这时就表现出了应有的大度,摆摆手笑道:“是我唐突了,不要放在心上,李导、秦局长,走,进去喝茶。”
  
      邵舟马上叫过助手暂停掉海选,在前头领路。
  
      经过那学姐身边,陈华遥好像发现新大陆一般,说:“邵导演,你们十多亿的投资,近年来罕见的大制作电影,可不要降低了水准。像这种阿猫阿狗随便都能来参加嫦娥选角,也太拉低电影的档次了,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这里是三级片现场呢。”许苏杭忍不住扑哧一笑,宛如夏日娇艳盛开的玫瑰,让李导、雷辛等人为之一呆。
  
      那学姐柳眉倒竖,正要反唇相讥,李季学瞪眼道:“邵舟,你怎么搞的?纵使是海选,也得有个准入标准。这个同学,以后不得再在剧组出现。”
  
      邵舟还能怎么样?唯有对那学姐说道:“阿琼,你先回去吧,以后我再联系你了。”
  
      那学姐见过雷辛在晚宴的威风,怎敢做声?但一句话被人否决,前头所作的努力、自己的大明星美梦岂不是通通落空?看邵舟的样子,分明是以后不想再与自己联系,叫道:“邵导,你明明答应过我的,那天晚上……”
  
      雷辛冷森森的眼光直扫了过去,道:“让保安把这个婊子丢出去,不要给我们委员长污染眼球。”他这还是给剧组留了面子,如果按照螃蟹委员会的作风,首先不管有错没错,先把人抓起来抽耳光,以抽脱四枚牙齿为准,然后才到对话时间。
  
      那学姐花容失色,不敢答话,灰溜溜往外就走,免得到时候保安来了,只能自取其辱。
  
      许苏杭又是暗暗咋舌:“陈华遥好像不止是身材出色那么简单。”越发感觉他的神秘。
  
      里间是临时改装的剧组办公室,杂物堆得乱七八糟,邵舟亲自收拾干净,请众人坐下,洗好茶具,泡好茶奉上。
  
      几人分别落座,即使一个简陋的茶会,也是要讲究体统的,李导本来想请陈华遥上座,又觉得不妥。
  
      正犹豫间,陈华遥已推秦局长上座了:“秦局长为剧组的事情白了好几根头发,现在只是略喝几杯粗茶,待到晚上,少不得要叫李导安排在金帝天搞个一条龙服务,大家轻松轻松。”秦云暗赞这年轻人头脑灵活。
  
      许苏杭本来是来参加海选的,这时竟然和大导演李季学在一起喝茶了,一时间情绪还没能很好的转换过来,兀自坐着发呆。
  
      女孩子在学校再怎么清高,性格再怎么淡雅,见到享誉国内外的大导演内心未免激动,可是与陈华遥比起来,似乎又觉得又太多的谜团。
  
      “我这位朋友姓许,是广播学院舞蹈专业的学生,专修民族舞……”陈华遥放下茶杯笑道,给众人发了一圈烟。秦云从不吸烟,微笑接过,夹在耳朵背上。
  
      大家仔细打量许苏杭,果然是上好的身段,姣好的面容,轻施淡粉的俏模样,纵是在娱乐场、官场多年打滚,见惯美女,纷纷泛起惊艳的感觉。
  
      邵舟见他这么一说,显然意有所指,脑中苦苦思索,揣摩对方用意,一拍大腿,叫道:“陈先生,这位同学简直就是我心目中的嫦娥啊!”
  
      叫声有五分做作,五分真诚。一是许苏杭确实形象出众,不比别人,二是畏惧陈华遥“委员长”的名头,生怕自己给李季学捅下什么篓子,急于弥补。反正现在不是海选么?将来还要有第二轮、第三轮选拔,在各路媒体上赚足噱头,最后才见分晓。
  
      再说,那些领导、关系户托人过来说情的也不见得就少了,海选才刚刚开始半个上午,已经有二十多个内定进入第二轮的名额,其中不乏身材粗胖、猪头狗脸的货色,演中年仆妇都嫌难看。委员长推荐的这名同学,身材相貌乃是一等一的人选,足见诚意。
  
      李季学微笑道:“陈先生,你看如何?”
  
      许苏杭眉头微皱,她对自己的舞蹈极有信心,可不要随随便便就像官宦子弟那样走后门通过海选。
  
      陈华遥转脸看向许苏杭,说:“我们确实是来参加‘嫦娥’角色海选的,不过呢,我们对邵导的意见不加干涉,一切依照公平公正的原则,规矩该怎么样还是得怎么样。苏苏,我们明天再来,想必邵导一定给出完美的评判。”
  
      邵舟连声道:“许小姐丽质天成,我们剧本中的嫦娥简直是为她量身订造的。”
  
      这声“苏苏”叫出来顺口之至,许苏杭尚且搞不懂两人只是仅仅见过几次,为何竟有相处已久的朋友那么亲密的感觉,不过心中生不出半点的反感,反而被他叫得有些羞涩,认真的说:“李导、邵导,我会努力的,争取不让大家失望。”
  
      李季学、邵舟心中平添几分好感,心想这女孩不恃宠而骄,倒是难得。
  
      陈华遥端起茶杯轻抿一口,说道:“李导,你们不是还有媒体的朋友吗?反正是炒作嘛,明天通通叫过来,营造一下声势,什么象大美女崭露头角,引剧组人员竞折腰,都可以说上一说。”
  
      李季学沉吟,一般只有公司看好的潜力股才会这么出钱力捧,若要为这位委员长的朋友造声势,公司内部可没有统一的意见,操作起来比较麻烦。
  
      雷辛笑道:“李导不须考虑,你控告《象江晨报》失实报道的案件,我可以让对方认输,在报纸上连续登载一百天的道歉声明。”
  
      《象江晨报》是省市一级媒体,受众面广,近期曾有一篇李季学潜规则女演员的报道,说得有根有据,还配上了模糊不清的照片,一时间众媒体纷纷关注,搞得李季学焦头烂额。
  
      “好,我也觉得许小姐是饰演嫦娥的最佳人选。”
  
      许苏杭突然起身说:“陈华遥,我想凭自己的真正实力参加海选,而不是靠你们几个在内部商量就决定一切。对不起,我有事先走了。”拿起小挎包,高跟鞋噔噔噔走出门外。
  
      几个男人面面相觑,雷辛笑道:“哥,你马子挺有个性,我喜欢。”
  
      大凡男人都是要面子的,陈华遥哪里敢说自己其实是一个泡不到马子的可怜虫?当下装逼起来,深沉的答道:“烈马骑起来才有滋味。”实际上他连许苏杭的小手都没碰过。
  
      邵舟换了个话题,谄媚的笑道:“陈先生、秦局长、雷主任,晚上要是没什么事,我做东。有几个很听话的学生妹子也想见见世面,长得都很清纯,绝对不是交际场上的庸脂俗粉……”
  
      秦云心照不宣的一笑。导演比官场体制中的领导还要吃香,这是不争的事实。
  
      邵舟精神一振,便继续大说特说娱乐圈中的荤段子。
  
      雷辛把陈华遥拉到一边汇报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