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女频频道 > 极品学生 > 第41章 流星一击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极品学生》小说(极品学生)正文,敬请欣赏!
      “你知道,惹我生气的后果!”甘牧野猛扑过去,脚下一记直踢,冲往陈华遥下盘。实则这是他的虚虚实实迷惑敌人的招数,等陈华遥躲开来自下面的进攻,真正隐含杀伤力的手肘将会出现在他脸庞,来上一次粗暴的打击!
  
      “你生气的后果将会是像条死狗一样趴在地上向观众抗议。”
  
      陈华遥身子侧开,上身躲过了甘牧野威猛霸气的肘击,下盘却与他伸出去的脚撞在一起。
  
      “咔!”胫骨与胫骨相撞,甘牧野下盘猛然停住,上身却去势不减,体现了真正的惯性作用,被陈华遥绊倒在地,两颗大门牙险些磕断。
  
      双手向前扒开,呈现出“拜服”的样子。
  
      这一幕充满了奇妙、巧合与不可思议,没想到甘社长本来要将陈华遥立毙于肘下的致命打击,却因为疏忽而绊倒了!
  
      观众们面面相觑。
  
      “咳……”王超呆了好久才回过神来,“跆拳道名将在用这种方式向在场所有观众致敬,大家鼓掌欢迎。以他的实力根本不屑于与弱智的对手较量,欺负一名新手愣头青,这对久经沙场的跆拳道宗师来说,是一种侮辱。大家看到了吗?陈华遥一直没有像样的回击,他只能抱头鼠窜!”
  
      甘牧野这回爬起的速度比刚才慢了三秒,摸摸隐隐作痛的牙齿,怒气勃发,嚷道:“我不会再放水了,你惹恼我了。”
  
      陈华遥冷冷一笑,说:“你还真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我要是你,只有一个唯一正确的选择,拉上你的衣襟罩住脸,转身、拔腿、逃跑。”
  
      “当!”为时两分钟的第一回合结束,两人各回擂台角落的座位。
  
      郁金香过去给他递上一瓶矿泉水,笑眯眯的说:“果然,我上次把甘牧野骂怕了,他不敢真正对你动手的。不过呢,得饶人处且饶人,等下一个回合,你们就握手言和吧,大家脸上都好看。”
  
      陈华遥心道:“他巴不得当场踹死我。”
  
      说:“言和?开玩笑吧?他要和我单挑,其实是为了争夺郁金香同志的追求权,我要是输了,以后哪还有脸和你说话?”
  
      郁金香俏脸飞红,敲敲台子:“你们闹得轰动全校,我可不要当绯闻女主角。你真有这么好,还不快去向许苏杭表白?”
  
      几个狗腿子差不多的跆拳道社员赶紧上前,给甘牧野捏肩膀揉大腿,一个狗头军师模样的男生在他耳边不停说话,眼睛不住看向陈华遥和郁金香。
  
      这时正是评论员王超发挥的时候,“经过第一回合的较量,双方勉强战成平手,不过目前尚居劣势的红方选手还能支持多久,这是大家都非常关心的话题。下面有请我们的体育老师,国家二级运动员,范广致老师给我们做出最权威的分析。”
  
      范广致老师是学生部派来监管比赛的人选之一,接过话筒说道:“甘牧野同学的优势在于他的速度和丰富的临场经验,应变能力很强,前面我们看到,他的腿法发挥得极有特点,可惜运气不是太好。而陈华遥同学,这没什么好说的,在甘牧野的进攻面前,他显得很盲目,没有任何像样的反击。我可以预测,甘牧野只要平稳发挥,将在第三个回合左右结束战斗。”
  
      “好的,谢谢范老师。第二回合开始了!陈华遥在做假动作吸引对手注意,但是他的假动作是那么幼稚可笑,我发誓如果换我在场上,我是绝对不会上当的。”
  
      在陈华遥的言语挑衅和郁金香的刺激下,甘牧野再次克制不住怒气,直扑过去。
  
      这一次他放弃跆拳道威力巨大的各类踢法,改用双手进攻,直起直落,想自己虽达不到“沾衣十八跌”的地步,至少能有“铁手无情,冷血追命”的境界吧。
  
      攻势如暴风、似骤雨,陈华遥节节败退,左支右绌,躲闪得狼狈无比。甘牧野越发兴奋,一记老拳直挥过去。
  
      陈华遥矮身避让,敌人的拳头越过肩膀,打在空处,这个时节,两人相贴极近,鼻息互相喷在对方身上。
  
      也不知道是偶然还是故意为之,在这电光火石一瞬间,他一抬头,额头狠狠的撞在甘牧野鼻子上。
  
      “哇呀!”甘牧野捂着鼻子退开,鼻孔流出两道混合着粘黄鼻涕的鲜血,蹲在地上好像是被欺负的可怜小孩。怎么也想不到,本来花了大钱,还动用父亲公司出资赞助,要当着郁金香的面狠狠羞辱陈华遥一顿,结果出丑的反而是自己。
  
      裁判员赶紧一声哨响。场面太过搞笑,观众们终究还是忍耐不住,发出一阵哄笑。王超索性闭嘴不说话,也对,如此尴尬的局面,说什么都是多余的,万一说错话了对不起口袋里的五百块。
  
      贵宾席上的几位老师都大摇其头,叹道:“这个所谓的跆拳道名将,怎么有点名不副实?整个一小丑。”贵宾席离擂台较近,说的声音又偏大,直让甘牧野气得浑身发抖。
  
      另一名老师低声道:“我看不是跆拳道名将的水平有假,那次他和篮球队冲突,战绩可是实打实的。关键是对手,陈华遥这个学生你们还有印象吗?”
  
      大家都摇头:“象大学生那么多,一个新生我们怎么会有印象?”
  
      “你们再想想,四年前的田志文事件。”
  
      “是他?”一个知晓部分内情的老师失声叫了起来。
  
      狗头军师叫了暂停,用纸巾给甘牧野清理掉血迹,比赛才又重新开始。
  
      甘牧野已完全失去冷静,为了急于挽回丢失的面子,不把陈华遥打得吐血三升都不算成功!
  
      “必杀技!檀君十字杀!世宗旋风斩!明博夺命剪刀脚!基文宇宙第一踢!”喊声不绝,伴随着每一次进攻。光是这么响彻天际的威名,就能先让对手胆寒!
  
      “半岛神腿!”又是一脚擦过陈华遥的脸颊!他要是慢得那么零点几秒,满嘴令人讨厌的牙床就得说告别。
  
      说时迟,那时快,陈华遥指着天花板叫道:“看,飞碟!”
  
      打斗情势非常紧张,他这么一叫,在场两千余名观众倒有一千九百人顺着他的手势看过去。王超脱口道:“在哪?”魏沉思眼珠子不由自主飘上体育馆天顶,随即笑骂:“这该死的!”
  
      趁对方稍有刹那愣神,陈华遥抓住那条腿往前一带,甘牧野便收势不及,两条腿便“哧啦”一前一后压在地板上,呈现身体柔韧人士练功时出现的“一字腿”,平直摆在擂台上动弹不得,裤裆被拉得太宽,裆部线条缝合处猛然破裂,露出式样难看的花白底裤。
  
      甘牧野全身冷汗热汗都浸湿了跆拳道服,不仅是痛的,还是羞的,更是恼的。
  
      要命的是,双腿超出极限的拉伸,撕裂韧带,现在想起也起不来了,只要稍一动弹,小腿肚、腿弯、大腿内侧等处均是撕心裂肺的痛楚。
  
      就这么露出底裤摆着丑陋的架势任两千多名观众欣赏?何况对面郁金香看着自己的目光,怎么带有一点恶心的意味在里面?
  
      甘牧野现在巴不得陈华遥一脚踢倒自己,自己再顺势滚到台下不愿被人看见。
  
      可是现在,动也动不得,与陈华遥、裁判员六目相对,宁可死了倒好。
  
      观众席上笑声大作,那些平时对自己表示仰慕之情的丑女,大张嘴巴,露出血红的牙肉笑得不成样子。那些对自己恭恭敬敬的同系同学,也都前俯后仰,捂着肚子歪倒在椅子上。那些对自己客气有加的老师,早已放开为人师表的准则,笑得险些滚倒在地。
  
      跆拳道狗头军师看看四周,对甘牧野叫道:“社长,起来啊,大家都在看着呢!快弄死陈华遥,给大家展示跆拳道的奥妙之处。”
  
      甘牧野嘴唇紧抿,连脖子也不曾扭动,宛若被主人抛弃的木偶,僵硬死寂。跆拳道社员终于看出端倪,几个人冲到台子上,小心翼翼将他扶起,一瘸一拐的架到下面。
  
      裁判宣布比赛暂停,郁金香抗议道:“喂喂,裁判老师,甘牧野选手在比赛丧失行动能力,应该判他输了才对,你不公平!”
  
      裁判无奈,不得不向陈华遥征询意见。他以前是田径类运动的裁判,对擂台挑战出现的这种状况还真不知如何应对。
  
      陈华遥耸耸肩:“既然是意外,那就让甘牧野休息一分钟好了,若超过时间不能继续坚持比赛,自然是算他输。”
  
      “好。”裁判赶紧找到跆拳道社,让他们尽快返回比赛。甘牧野正在紧张的进行恢复,好歹老子是人生赢家,凭什么认输?挣开社员,咬着牙爬上擂台。
  
      腿胯一阵抽搐,我忍!观众在喝倒彩,我忍!陈华遥在冷笑,我忍!为了少女的欢笑和象京的和平,战斗吧,少年!
  
      那些押甘牧野赢,下了重注的学生,已经十分不满。开始只是小声说话,逐渐被现场热烈气氛感染,大声叫骂起来。你小子号称跆拳道宇宙无敌,口号喊得山响,出工不出力,没碰到陈华遥一根毛,自己先摔了几跤,现在还受了伤,当大家都是傻瓜吗?
  
      这么一来,占跆拳道百分之七十部分的强劲腿功失去作用,只好改用拳击。
  
      没打两下,两人抱作一团。甘牧野使出吃奶的力气往陈华遥面门招呼,这小子不是不经打吗?只要挨上一拳就完了。
  
      招大力沉的“流星一击”!陈华遥瞅得分明,捏住他的手肘向上一抬。
  
      甘牧野蓄满无数怨恨的一拳便折返回来,狠狠砸在自己下巴上,咬中舌头,两眼翻白,四脚朝天摔倒。
  
      “他……他晕倒了!”裁判上前查看,做出判定,抓住陈华遥的手高高举起:“红方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