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女频频道 > 极品学生 > 第40章 狗吃屎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极品学生》小说(极品学生)正文,敬请欣赏!
      主席台两名评论员对着麦克风叹道:“我们可以感觉得到,两名选手的受欢迎程度,陈华遥将面临一场苦战。咦?他怎么不上台?他要干什么?”
  
      陈华遥毫不停留经过擂台,径自走向西看台。
  
      “他怎么了?他怕得神经错乱了?擂台在这里!喂喂,同学!”评论员叫了起来。
  
      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只见陈华遥两步跨进观众席,抓住那名穿着跆拳道服双手挥舞骂得最凶的学生,抬手就是两个大巴掌,跟着一脚把另一名男生踢得滚下看台。
  
      整个体育馆突然静得鸦雀无声,大家都被惊呆了!
  
      女记者连连惊呼:“我不敢相信……”导播已直接切换了广告的画面。
  
      只听体育馆上空回荡着陈华遥的咆哮:“你们这帮废物除了会骂还能干什么?谁敢再说话老子让他回家吃屎!”
  
      十几个义愤填膺的跆拳道社员马上冲过去,现场乱成一团、看台上都是固定好的塑料座椅,还有长长的台阶,西看台的观众们全都紧张的站了起来,社员们挤做一堆,谁也找不着谁。
  
      观众们全都沸腾了,这么屌的学生,当真闻所未闻。
  
      学生部派来监管比赛的体育老师满头大汗迎上,拼命吹着哨子,费尽好大功夫才从乱糟糟的人群中拖出陈华遥,他手里兀自掐着一名男生的脖子!
  
      “还有谁!还有谁再骂老子的,就是这个下场!老子捅死你们这帮跆拳道!”陈华遥抓起那男生的脑袋,对塑料座椅猛的一磕,鲜血染红了他的白色道服。
  
      跆拳道社员不由自主缩了缩脖子。
  
      还有比这更强悍的吗?还有比这更刺激的吗?恐怕去年的教学楼学生跳楼事件也没能让学生们这么激动。
  
      一名老师抢过主席台话筒大声喊道:“陈华遥同学,请立即停止你的行为,我已经通知学生部的领导赶过来了!”
  
      体育老师终于拦住陈华遥,把他拖离西看台。但先前组织叫骂活动的跆拳道成员人人噤若寒蝉,甚至有人悄悄脱掉跆拳道服,伪装普通观众,以免成为受攻击的对象。
  
      几名组委会成员聚在一起焦急的讨论如何处理善后,被陈华遥这么一搞,争霸赛还能开得下去?等学生部领导过来,我们就等着下课吧。
  
      魏沉思苦笑不已,委员长还是这么冲动,走到主席台前低声说了几句。组委会立即精神大振,让人带走那名受伤的学生,并派了十多名粗壮的男生站在西看台前维持秩序。
  
      得到魏公子授意,那老师说道:“鉴于部分观众以恶毒的语言攻击挑衅比赛选手,我对此严重警告。大家保持安静,比赛将继续进行,希望大家克制情绪,不得发出类似言论,否则逐出体育馆,报学生部处理。”
  
      场面逐渐冷静下来,但大家交头接耳的声音怎么也止不住。
  
      魏家势力庞大,有几个旁系子弟在教育部门担任领导职务,还有一位堂叔是象大某部门的副职领导,出资捐建了象大图书馆,对象大领导层的决策有一定的影响力,是以魏公子发话,普通的教职员工也要有所顾忌。
  
      更衣室门口里面,郁金香悄悄探头张望,捂住嘴巴不能置信,这家伙强悍程度明显超出了想象。
  
      以单人之力打上看台,打得一百多号人声不敢出,明明白白让人知道什么能忍,什么不能忍。记忆中以来,父亲一直扮演唯唯否否的懦弱男人角色,经常被母亲喝骂,在客户面前也是一副低眉顺眼的模样,为了公司生意东奔西走,求爷爷告奶奶,虽然也是为了家庭奔波劳累,可倔强的郁金香不希望父亲是这个样子。
  
      从第一次见到陈华遥惊艳的舞姿开始,这个男人便在心中留下印象,他时而高贵,时而粗俗,时而简单,时而深沉,时而慵懒,时而勤奋,形象千变万化,令人捉摸不透。当然,最要紧的是他长得比甘牧野帅多了。
  
      那些平凡的男生,哪里比得上他?
  
      看看擂台下方的陈华遥,嘴里叼着六块一包的劣质香烟,烟雾缭绕中抬着头一眼眼往看台上扫过去,扫过哪里,哪里就刷的静默一片。甘牧野出场时的威风,已被压得一丝不剩。
  
      组委会紧急磋商之后,裁判员身穿白色衬衣,黑色西裤,领口上一个漂亮的蝴蝶结,对话筒开始宣读比赛规则。
  
      规则很简单,双方不能戴拳套,不穿鞋,身上不能有任何坚硬的小物品;比赛中不能攻击对方的下身和眼睛,不能使用牙齿;主动弃权、双肩着地十秒、昏倒为输;在比赛过程中任何一方受伤,裁判有权立即终止比赛。
  
      “让我们来看看,西边白方的是跆拳道名将、素有机械工程万人迷、铁腿无敌小旋风之称的甘牧野同学,他身高一米七七,体重七十四公斤,曾获得国内外多次重大赛事的奖项,受到校、系领导的称赞。学生部田主任曾给过‘年少力强,人才难得’的评语,是我校冉冉升起的一颗明星。东边红方的是社会学系新生陈华遥,他身高一米八十,体重八十公斤。”
  
      对甘牧野的介绍洋洋洒洒,对陈华遥的介绍一语带过。
  
      评论员王超来自广播学院播音专业,具有二级甲等普通话水准,对体育赛事比较在行,一向以宋世雄为偶像,遵循公平公正的原则,在比赛中绝不偏袒任何一方。
  
      不过此时的王超悄悄摸了摸兜里的五百块辛苦费,暗想谁叫我穷得连请美女喝杯咖啡都要犹豫半天呢?陈华遥你再威风也只好对不住了。
  
      陈华遥脱掉运动服,里面是一件黑色的紧身弹力背心,左右胳膊肘部以上位置都缠有密密的绷带,从衣服外可清晰看到肌肉的轮廓。
  
      甘牧野仍保持着跆拳道服,两人相隔两米,面对面站立。王超说:“哦,陈华遥同学绑得像是木乃伊一样,他似乎想利用这种方式减缓冲击,但我认为这是徒劳的。”
  
      甘牧野双拳抓得紧紧的,脸上却一片轻松的笑意,“陈华遥,等下千万不要哭鼻子。”
  
      “你一定不知道丑字怎么写吧?不过不要紧,丑字将会在你身上得到完美体现。像你这么小瘪三也敢号称打遍象大无敌手,真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老子收拾你跟出门踩狗屎一样。”
  
      “你……”甘牧野马上被陈华遥挑起怒火,说:“你要是输了离郁金香远点,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
  
      “我输?不怕风大闪了舌头?西看台的跆拳道狗杂碎的下场你没看到吗?爷爷我一手捏一个,他们屁都放不出,你不过是小喽啰的头目。”
  
      裁判员见他们越争越起劲,忙看看手表,长长的一声哨响,甘牧野已一个扬腿,腾空侧踢过来,带起一道劲风,直奔陈华遥面门,裁判甚至能闻到他的脚味。
  
      这一脚又快又狠,速度与力量并重,含恨而发,讲究的是一击毙敌,威力十分巨大。
  
      陈华遥轻轻退后一步,这一脚只差一毫米从胸口掠了过去,当真惊险万分。观众们都道他碰巧走运,才险险避开甘牧野的必杀技,一同发出“哇”的惊叫声。
  
      甘牧野刚刚落地,陈华遥的讥笑声已传入耳中:“没力气?滚回家吃妈妈的奶去吧。”
  
      “放你的屁!”一个旋身又是一记反抡踢,这下他已看清对方身形,腿势笼罩前面三个方位,势必让敌人躲无可躲,只能乖乖受死。
  
      “好厉害!”王超高叫起来:“甘牧野攻势犹如狂潮,打得陈华遥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
  
      当此紧急关头,陈华遥一侧身,甘牧野的飞腿又堪堪从他胳膊掠过,让人不禁扼腕叹息,要是他再向前一小步,或许结局马上就注定了。
  
      “你只会躲吗?”
  
      陈华遥兀自忙里偷闲,反唇相讥,“我让你三招,免得别人说我大人欺负小人呢。老子不碰你就能让你摔跤信不信?”
  
      “去死!”甘牧野借着两次前冲之势,忽的腾空而起,黑带翻飞,衣襟被风鼓开,来了个一个一百八十度转身侧踢,左腿与右腿形成直角,如同鞭子一般狠狠抽了过去。
  
      这个难度系数很大的动作跟李连杰电影里夸张华丽的招式几乎没什么两样,在打斗激烈的擂台中突然使出,极有视觉冲击力。
  
      “哗!”观众们可就惊呆了。
  
      这一招他在平时训练中挥出的力道足以踢碎十五毫米的木板!要是抽在对手脸上,不用说,就一个结果,毁容!
  
      陈华遥向后仰开,甘牧野正好踢在他右侧护栏的缆绳。
  
      在这令人眼花缭乱的一刹那,陈华遥伸手一拍,弹性极佳的缆绳回荡过去击中他的小腿肚。
  
      “啪”的一声脆响,甘牧野身子腾在空中,正是无可借力的时候,平衡被缆绳击破,重重摔向地面,脸对着地板,来了个典型的狗啃屎。
  
      “哦!甘牧野发生一次严重的技术失误,他竟然被缆绳绊倒了。”
  
      包括评论员在内,没人看到陈华遥的隐蔽动作,大家都以为甘牧野大意轻敌,但评论员仍然有话要说:“或许为了不伤及陈华遥可怜的自尊心,甘牧野想出了这么一个折中的办法。体育风格高尚,竞赛道德端正,这正是我们所苦苦追求的。”
  
      没等裁判员读秒,甘牧野便一骨碌爬起,脸色涨成一片通红,刚才注意力过于集中在陈华遥身上,根本没弄清楚自己是怎么摔的。不过那个狼狈的姿势点爆了他的全部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