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女频频道 > 极品学生 > 第37章 功夫打假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极品学生》小说(极品学生)正文,敬请欣赏!
      象华机械和陈华遥所控制的地盘东江机械修理厂在业务上有密切的来往,还和甘总裁喝过几次酒,两人颇有称兄道弟的意思。
  
      二零一零年,甘晦韬与一个三流小模特勾勾搭搭,在酒店玩日本小电影的游戏,被东城黑帮设了个佛跳墙的圈套,拍照勒索,最后是螃蟹委员会出面摆平的,不过这事他可不会跟郁金香提起。
  
      跆拳道社在三号体育馆二楼长期租用一间训练室作为日常活动的场所,刚跨入楼道,一阵慷慨激昂的说话已嗡嗡传来。
  
      “同学们!朋友们!跆拳道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搏击艺术,自从创立之初,经历过许多挑战和血的洗礼,但是我们用顽强的精神证明了跆拳道的真正水平,那些泰拳、拳击、空手道,还有花拳绣腿的武术,是根本不能与跆拳道匹敌的。同学们,很感谢你们正确的选择,加入跆拳道社,就等于进入了一片新天地。在这里,你们会得到很多以前未曾想象过的东西,力量!尊重!荣耀!”
  
      甘牧野站在训练室中间,一番义正词严的说话,看到门口出现并肩而立的郁金香和陈华遥,嗓子立即拔高了一个调门。
  
      训练室大约一百八十多平米,旁边有两间小更衣室,对面一道落地玻璃窗,采光充足,墙上有好几条朝鲜文的标语。
  
      中间二三十平米来宽的地方铺上白色的软垫,周围围坐着五十多名学生,脸带虔诚或是怀疑或是看热闹的态度。
  
      经过一个中午的招人活动,富有校内影响力的社长大人亲自出马,来了四五十名有意向的新生,但这还不算是正式社员。
  
      社长一向标榜严格制度,选材具体,还要对他们进行一番考察。
  
      甘牧野冷冷扫了陈华遥一眼,对身边的跟班吩咐道:“把板子拿来。多说无益,只有实践才能证明跆拳道的天下无敌,我让大家见识见识什么叫做真功夫。”
  
      新生们的热情马上被点燃了,纷纷交头接耳,还有人拿出手机准备拍照。
  
      一块巴掌厚的木板左右拿在手上,甘牧野脱掉鞋子,活动身子。
  
      那跟班趁机大喊道:“快来瞧一瞧看一看了啊!我们学校最出名的跆拳道社长为大家表演真功夫了啊!机会难得了啊!大家看看,真正的木板,绝无假货,独此一家!”
  
      甘牧野做了个跆拳道起手敬礼的姿势,说:“同学们,大家看香港功夫片经常会为电影里眼花缭乱的功夫所迷醉,其实那都是假的。在国际上,中国功夫远远不能匹敌跆拳道。”
  
      新生们纷纷伸长脖子,问道:“真要踢?脚会不会痛?”陈华遥在旁边应道:“放心吧,其实那块板子中间是空的,一磕就破,一用力就碎。”
  
      甘牧野瞪了他一眼,大声道:“木板是实心的!不信你们上来验验。”
  
      陈华遥上去东敲西翘,下来回到新生人堆里又说:“实心的,不过我猜是中间锯一道缝,用胶水粘起来,没多大强度,在膝盖上用点力就能磕断。”
  
      甘牧野怒道:“胶水粘的?你上来掰开试试?”
  
      陈华遥摆摆手:“不用了。”对新生们道:“他这么信誓旦旦,我猜是用木渣压制而成的吧?装潢那种压合板见过了没?里面全是木渣和胶水,他这块板子,用水泡了几天几夜,泡得发了,外面再涂上木纹哄骗大家。”
  
      “哦,那也不算什么真功夫啊。”众人说道,“同学,你的打假水平很深呀。”
  
      陈华遥拱拱手:“小伎俩罢了。”
  
      甘牧野脸青如泼油漆,一言不发,活动一下膝盖关节,不用特别助跑,对着那跆拳道社员所平持的木板一个高抬腿,口中“咿呀!”一声,木板应声而碎。碎片随脚部动作洒了出来。
  
      郁金香拍手笑道:“甘牧野,好棒。”
  
      周围的新生也都吃惊不已,从碎片看来,那可是真的木头。甘牧野斜着眼望向陈华遥:“这回你没话说了吧?”
  
      陈华遥又道:“大家别紧张,是木质问题,天下最轻的木头是什么?软木,我们平时用来做瓶塞的那种。不然你叫他换楠木、蔷薇木、花梨木来试试?不把脚趾磕断就见鬼了。”
  
      所踢的木板确实是换用材质比较轻脆的木材,不过却没陈华遥说的那么不堪,常人没经过训练也踢不断。
  
      甘牧野屡次被拆台,只气得要死,“陈华遥,你整天说个不停,要不上来试试?”一挥手,那社员又拿了一块木板。
  
      在众人起哄的叫声中,陈华遥笑道:“专业的打假人士不惧怕任何挑战,不就踢腿游戏嘛。”
  
      跆拳道中有多种道具,社员这回拿在手上的是一块极为坚硬的木板,朝甘牧野使了个眼色,看着陈华遥冷冷发笑。
  
      “啪!”陈华遥腿一上踢,巨大的冲击力随之而来,社员的左右手虎口硬生生被崩裂,木板分成两半。
  
      甘牧野只道那社员拿的是最差劲的板子,狠狠瞪了他一眼。社员却有苦说不出,整条手臂被震得发麻,尤其是肩膀关节几乎脱臼,这家伙还是人吗?
  
      众人哗然,陈华遥一脸无辜的说:“大家看看,其实我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肩不能担十斤,手不能提二两,斯斯文文,人畜无害,竟也能踢断木板,这说明了什么问题?当然是木板的问题了。大家散了吧,没什么好看的。下次我给大家表演胸口碎大石。”
  
      甘牧野几乎吐血,急怒交加,指着陈华遥道:“你看不起跆拳道,敢不敢跟我打一场?”
  
      郁金香慌忙拉住他:“甘牧野,陈华遥乱说的,你别跟他生气,哎,他这人就这样,没事爱忽悠……”
  
      她怎能不急?
  
      甘牧野读的虽然是机械工程专业,但自幼随同名师崔根硕先生学习跆拳道,资质惊人,训练刻苦,掌握极高的跆拳道技巧,曾经获得全市跆拳道大赛十七岁少年组冠军,成年以后,又获得过两次二十二岁以下青年组亚军。
  
      在一次一对三的训练,曾把对手肋骨踢断,人送外号小旋风,早已在象大建立起了无尽的名声,如今陈华遥竟向他挑衅,这还得了?
  
      要是今天不给陈华遥一个教训,恐怕跆拳道社以后就要成为象大的笑柄。
  
      一把推开郁金香:“别管我,这是男人之间的事!”
  
      甘牧野针对的并不只是跆拳道问题,更因为郁金香一直在帮陈华遥说话,两人暧昧不清,普通同学也不是这么搞法的,把老子当做什么了?
  
      “打架不好吧,亏你还是象大的学生,不知道同学之间要友爱互助的道理吗?”
  
      甘牧野只道陈华遥怕了自己,冲对方伸出拇指向下晃了晃:“不敢打可以,从我胯下钻一圈。让大家都看看,侮辱跆拳道社是什么下场,我告诉你了,在象京大学,乃至整个象京,没人敢惹我们跆拳道社!”
  
      “甘牧野!”
  
      甘牧野兀自不理,说道:“你们这种没见过世面的小脚色不懂什么厉害,金帝天地下赌场那种不死不休的拳手搏击,无论泰拳、空手道、拳击、中国功夫,没人能在跆拳道高手手下撑过三分钟,我师父一个人能打三个所谓的武当高手。”
  
      众新生一听他说得如此厉害,问道:“真的假的?”
  
      “哼,不信你们上网查查,全象京跆拳道馆开了多少家,中国武馆又开了多少家?我师父的仁川道馆开在春杏路,当初也有不长眼的人来踢馆,全被我师父打得鬼哭狼嚎,拜服于地,从此,跆拳道的名声就起来了,那些街头阿混见了仁川两个字,绕道走还来不及。”甘牧野一边说,一边趁机给众人分发传单,“跆拳道社招人,绝好的机会别错过了。加入我们,包你在象大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横着走也没关系。”
  
      郁金香赶紧拉住陈华遥:“你给甘牧野道个歉,我求他收你吧。”
  
      甘牧野耳朵尖,马上怒道:“不行,这龟孙子就是爬着求我也不收。”
  
      “你就是爬着求我也不会进。”
  
      “你行啊!嘴巴真够硬的,敢不敢打一场?”
  
      陈华遥慢悠悠点起一支烟,目光却停留在郁金香身上:“你要是自负医药费的话,那勉强可以考虑考虑。对了,你买保险了吗?”
  
      甘牧野怒发如狂,从来没有人敢在跆拳道高手这么废话,大声叫道:“不光是我的,连你的医药费我也一起负责!跆拳道比试切磋,直接上报体委,不用学校负责!”
  
      “喂,你们别争了,再吵我去叫纪老师了。”郁金香苦着小脸发愁,要是不硬拉陈华遥过来就好了,谁想到两个男人火气这么大?
  
      “香香,事关男人的尊严,我不会放过这个小丑的!”甘牧野喝道。
  
      但郁金香心里郁闷,直接跑开了,一边跑一边叫:“我让纪老师过来,阻止你们疯狂的行为!”
  
      陈华遥搓搓下巴:“时间,地点,你定。”
  
      “星期天晚上,二号室内体育馆,不到的是龟孙子!”
  
      “那,要是你输了……”陈华遥笑道:“就没点什么表示么?”
  
      “我输了跆拳道社长位子让给你!你输了挂块牌子绕校园三圈,牌子内容由我定!”
  
      “那好得很,记得多叫人去围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