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女频频道 > 极品学生 > 第35章 跆拳道社长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极品学生》小说(极品学生)正文,敬请欣赏!
      女大十八变,郁金香一上到高中,身体呈现惊人变化,迷人的少女风采一点一点展露出来,远超其他同龄女生。
  
      甘牧野对这个妹妹的态度立即从“邻家女孩”转变为“意中人”级别,再加上双方父辈的关系,只望年龄一至,水到渠成,便可登堂入室。奈何郁金香对自己仍停留在“邻家哥哥”的印象中,一直不冷不热。
  
      即便如此,郁金香也还是他甘牧野的菜,轮不到别人采摘!
  
      或许十八、九岁的小女孩儿玩心重,见那男的颇有气质,一来二去就暧昧上了。
  
      看来很有必要“善意提醒”那个男的。等未来女朋友郁金香看穿那个男的不过是银样镴枪头,一肚子草包,还不乖乖回到小爷的怀抱?
  
      “阿甘,发什么愣?有新生来参观你们跆拳道社了,还不快去接待?”陈华遥的声音惊醒兀自在咬牙切齿幻想的甘牧野。
  
      “阿甘?你叫我阿甘?”甘牧野面色古怪,脑中登时浮现出电影《阿甘正传》中那个憨厚的中年智障形象,险些气得鼻子歪过一边,怒道:“小子,叫我学长大人!来,我和你试试手。作为跆拳道社新进成员,社长有义务了解你的底子。”
  
      不由分说一步上前搭住陈华遥肩膀。
  
      郁金香赶紧退开,以为甘牧野出于好心,笑嘻嘻道:“甘牧野,不许下重手啊,弄伤我同学可不饶你。”
  
      “哈哈,怎么会呢!”甘牧野在陈华遥耳边低声道:“以后离郁金香远点,她还小,什么都不懂!”
  
      “你说什么?我听不见。”
  
      甘牧野暗暗蓄力,刻意在郁金香面前保持积极向上的形象,爽朗的笑道:“我说,你面黄肌瘦,脚步虚浮,下盘不稳,是不是营养不良啊?我只要轻轻一勾,你就会摔个大马趴。”
  
      说罢,一错手扭住陈华遥的衣领,下面卡住他的脚跟使劲往里绞,“躺下吧!”
  
      虽不至于将这碍眼的男生摔伤,但在地上翻个跟头,弄脏衣服,吃点苦头自是免不了的。敢和跆拳道社社长的未来女朋友拉拉扯扯,悲惨的命运才刚刚开始!
  
      但陈华遥犹如铁蜻蜓一般纹丝不动,好像没明白过来:“阿甘,你抓我衣服做什么?”还抽空和郁金香眨了眨眼睛。
  
      “咦!”甘牧野索性勾住他的脖子再次发劲,“给我倒!”
  
      甘牧野的跟班在旁边一脸兴奋,笑吟吟的看着好戏。
  
      跆拳道社社长的真功夫不是开玩笑,手底下不知摔倒过多少名无知之辈。
  
      去年,校篮球队队长为了场所问题,和社长发生冲突,被他扒拉两下,一米九五高的身躯轰然倒地,半晌爬不起来。
  
      社长本来就如日中天的名声,更是响彻云霄。听说他收到的仰慕者情书,比普通人读过的课本还厚。
  
      可是……在社长如波涛狂涌的劲道中,陈华遥的身子根本毫无晃动的迹象,反而一巴掌大力拍在甘牧野肩头上,笑道:“阿甘,抱住我做什么?用不着这么热情嘛!要不我今晚请你去发廊洗洗小头?香樟路二巷有家发廊,快餐一次才三十块,价格合理又公道,那里的女人还不到四十岁,挺适合你的。”
  
      一巴掌拍下来,甘牧野肩膀差点被打塌半边,又痛又辣,不由退开两步,怒道:“不要叫我阿甘!你才去发廊吃快餐呢!”
  
      心中却想:“我怎么摔不倒他?是了,我一定是太顾忌香香了,不敢用力,畏手畏脚,否则便是十个也要摔得屁滚尿流。唉,我总是心太软,把所有痛苦都自己扛。”
  
      两道火辣辣的目光情不自禁望向郁金香,却见意中人看着陈华遥,乌溜溜的黑眼珠一副暗送秋波的样子。好,你等着,我把他收进跆拳道,天天让他灰头土脸。
  
      “发廊里什么快餐那么好吃?”郁金香不解,心中隐隐觉得不像什么好话。
  
      “炒黑木耳、大肥肉、老木瓜,阿甘特别爱吃。以后带你见识见识。”陈华遥随口应道,对甘牧野的敌意视而不见,拿出香烟递过去:“阿甘,你的品味很独特。”
  
      “陈华遥你可不要乱说话,别以为是香香的同学我就不敢揍你。”甘牧野一团怒火,不接他的烟。
  
      陈华遥正要继续挖苦,电话嘀铃铃响了,不再理会,走到旁边接听。
  
      那部老式的砖头型手机还是黑白显示屏,不支持中文,想来已是淘汰多年的产品,拿在手中笨重惹眼。
  
      甘牧野见状心气登时平和下来,无形中充满优越感,暗忖:“应该是地摊二十块钱淘来的残次品,连普通手机都买不起,恐怕平时生活惨不忍睹,还敢在香香面前得瑟,充阔佬?你进得起五星级酒店,买得起LV吗?明天回家把那辆宝马开来,香香自然明白谁才是与她门当户对的良偶佳配。”
  
      电话那头是一个温柔的女声:“请问是陈华遥先生吗?”
  
      “是我。”
  
      那女声说:“这样的,我这里是白桦区公安分局办公室,准备召开一个社会监督员会议。您是我局‘和谐共建警民关系’活动的居民代表,袁局长邀请您参加,请问您方便吗?”
  
      前几年,市公检法部门响应上级政府号召,开展多项“爱民实践大走访”活动,彻底消除公安机关高高在上的死板形象,号称要深入广大人民群众去,开展慰问走访活动,接受人民的监督和评议。
  
      虽然是形象工程、面子工程,倒也实实在在的解决了一些困难家庭的难题。
  
      陈华遥深受香樟路居委会大妈爱戴,被推举出来选为公安局社会监督员,经常性的参加他们组织的活动,一来二去便与袁局长搭上了关系。
  
      “具体什么时间?”
  
      “半个小时以后,会议的主要内容是邀请各居民代表评议我局近段时间的工作,并交流如何加强社区治安安全防范。我可以派车接您过来,您现在在什么地方?”
  
      陈华遥依言报上地点,向郁金香说道一声,走了出去。
  
      不久,一辆雷克萨斯越野车停在大学门口,驾车的是香樟路派出所所长罗建平,算得上是陈华遥的老相识。
  
      象大门口原本不许停车,不过门卫认识罗所长,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陈华遥钻进车里,笑道:“哟,罗所亲自专车接送,可真让我大有面子。这辆车又是扣了哪个大老板的?”
  
      罗所长递了一支烟过来,笑道:“那哪能呢,我攒了好几年工资买的二手车,还行,车挺好用。怎么?到象大来陶冶情操?还是看中了哪家姑娘?”
  
      陈华遥摆摆手:“我来进修的,深感知识不够,落伍了。怎么着?局里开会,不提前几天通知?”
  
      罗建平指指车顶,说:“上头有人要下来检查,同时也是为了加强社区治安管理嘛,不然领导来了,满大街的小偷,让袁局长面子何在?你是我们局里的治安标兵,很受分局领导班子的重视,袁局长打算让你在会议上发言,传授心得体会。”
  
      “过奖了。”陈华遥皮笑肉不笑。
  
      罗建平对陈华遥“螃蟹委员会”的事迹略有耳闻,但捕风捉影的事儿,谁又能说得准呢?再说了,人家陈华遥乃是著名的见义勇为好青年,居委会大妈最拥戴的对象,一年扭送来的扒手流氓,比所里抓的还多呢!每次局里下达命令打击盗抢,还得去求他帮忙。
  
      看陈华遥脸色不豫,又说:“对了,上半年我们所里获得维护社会稳定突出贡献奖第一名,现在奖金发下来了,我和刘副所商量过,有你的一份。”
  
      所里有奖励参与维护稳定社会人员的金额,陈华遥一直对派出所工作非常支持,有心要给他一份,只是数额多少由自己定。
  
      “能有多少?”陈华遥不咸不淡的问。
  
      “你放心,起码五千!”
  
      陈华遥撩起衣襟,露出肚皮上的伤疤来回抚摸,就是不说话。罗建平沉默片刻,说道:“好吧,一万总是有的,我争取,大家都好说话嘛,上次在幸福OK厅打架的那几个小伙子,你让我放我不是连夜就放了?”
  
      陈华遥便叹道:“一万就一万,他们那几个小年轻不懂事,就是和人争执了几句,还得多谢罗所关照了。”
  
      这小子,还懂讨价还价了!
  
      驶出香樟路口,陈华遥看到麦当劳分店门口趴着一个衣衫褴褛的乞丐,脸上一颗黑痣,双腿从中折断,留下空荡荡的两截裤管,看样子十分无助,讶然道:“这家伙怎么搞的,又出来讨钱了。”
  
      “怎么?”罗建平头也不回。
  
      “上次我看他可怜,给了一千块钱,还介绍他到矿泉水瓶福利厂工作,那里为社会谋福利,专收残疾人,他怎么又跑出来了?”
  
      罗建平随口道:“是不是福利厂的人不要?”
  
      “那福利厂还得看我面子,怎么可能不收?不成,我打个电话给厂长问问。”
  
      陈华遥正要举起电话,突然看见那乞丐站起身来,卷曲的两条腿从空荡荡的裤管里伸出,竟完好无损,跟正常人无异,然后抱起乞讨破碗,施施然走了。
  
      陈华遥目瞪口呆,半晌合不拢嘴。
  
      罗建平哈哈大笑:“人家好着呢,在这个路段讨饭收入高,犯不着去福利厂卖力气。听说经常有乞丐假扮残疾人骗钱,毕竟人的同情心泛滥,来钱快。我说你怎么就这么幼稚呢?上当了吧?以后别胡乱给乞丐掏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