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女频频道 > 极品学生 > 第34章 社团纳新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极品学生》小说(极品学生)正文,敬请欣赏!
      接下来再没别的事情,喝酒的依旧喝酒,唱歌的依旧唱歌,只是许苏杭再也不提跳舞,闷闷的坐在沙发上发呆。
  
      晚上的聚会很快在皆大欢喜中度过。
  
      星期一上午放学,教学楼下闹哄哄的,喷泉花圃周围围着好几圈桌子,分为四五堆人马,看样子都是大二大三的学长,向沿途过往的学生分发传单。
  
      “同学,我看你骨骼清奇,相貌出众,不如参加我们篮球社团吧。”一个胖乎乎的男生拦住陈华遥,唾飞沫溅说道:“我们学校篮球社团久负盛名,培育出的象大篮球男队,在去年的全国大学生篮球联赛荣获第七名。同学,我虽然不保证你一定能加入校队,但一份耕耘一份收获,强身健体总是不错的。何况我们篮球社团每月举办一次活动,最积极的社员有可能获得姚明、科比的亲笔签名和球鞋。怎么?没兴趣?我们篮球社还有天大福利,听说过校花吗?我们篮球队的拉拉队队长!”
  
      “那么等校花亲自来招人再说吧,至于你,没兴趣。”
  
      再走前一步,又有人把陈华遥挡住了:“同学,别管那种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社团,我们长风诗社才是整个象大最有前途的社团。当今社会最缺乏的是什么?不是人才,是文艺青年!我悄悄告诉你一个秘密,我们长风诗社的男女比例达到了惊人的一比九,每个男生空着手进去,左拥右抱出来……”
  
      陈华遥瞪眼道:“那今天怎么没女生来招人?进去做牛做马对吧?现在的女大学生有那么容易泡吗?看看你这副样子,又矮又挫,在里面肯定是端茶送水的料吧?你哪个系的?中文系?笑话,赶紧转来我们社会学系,我们系女的又傻又笨,请她吃一碗螺蛳面就感激得不得了,再使把劲,上床就简单了。”
  
      那男的果然是善于幻想的中文系男生,闻言一呆:“真有那么好?”
  
      前面一个浓眉大眼的女生回过头来,怒道:“陈华遥,你说谁又傻又笨呢?”除了郁金香还能有谁?
  
      陈华遥忙笑道:“我们的郁金香聪明又善良,伶俐又可爱,我怎么会说你呢!”
  
      喷泉花圃前起码有十多个大学生兴趣爱好社团在向大一新生招收成员,除了篮球、足球,文学、诗社,还有模型、电玩、刺绣等等,林林总总,摆上几张桌子,散发印制或精美或粗陋的宣传单。
  
      有的社团实力强大,负责招收新人的都是俊男靓女,随传单附赠的还有小礼品。比如足球社团“皇马爱上巴萨”,来的是几个能说会道的美女,还现场举办起了抽奖活动,谁报名参加社团的,凭票可参与,奖品是一件球衣。
  
      社团历来是大学的一项特色,组织一群具有特定爱好的学生,开展丰富多彩的活动,为平静的校园增添许多魅力。
  
      郁金香招招手道:“陈华遥,你过来,跆拳道社要不要参加?”
  
      前面不远处是舞蹈社团“凤舞九天”的宣传台,女生没几个,男生倒是围得水泄不通。
  
      没别的原因,几个广播学院舞蹈班女生穿超短裙往那一站就足够了。
  
      别的社团千方百计想招更多的人,她们倒好,挑挑拣拣,长得太丑的,身高不够的,体型不匀称的,一律不要,而且还限定名额,男性只限二十人。
  
      郁金香可不希望陈华遥被“凤舞九天”抢走。
  
      “跆拳道?”陈华遥挠挠头:“打打杀杀的不适合我。”
  
      “你傻啊,什么打打杀杀,跆拳道只是锻炼身体,顺带起个防身的作用,要是你晚上遇到打劫,这么嘿哈几下,就能把坏人吓走了。”郁金香比着手势,做了个煞有其事又分外可爱的动作。
  
      陈华遥一时语塞,说老实话,那些拦路抢劫的歹徒一般都选择孤身的老年人、年轻女孩下手,对他这种体型的成年人不会去主动招惹,在象京这么多年,劫道的没遇到过,小偷倒是碰过不少。
  
      郁金香又说:“其实跆拳道社的社长跟我家是世交,你要想进去,他包管卖我个面子不成。”
  
      陈华遥呵呵笑道:“小女孩家家,偏学大家说话,什么面子不面子的。”
  
      “你……你什么态度嘛。”郁金香明显不太服气,“人家看你傻乎乎的,除了吃还是吃,什么都不懂,社团也不收,才给你介绍个组织,可不要好心当做驴肝肺啊。大学社团很有讲究的,以后毕业出去找工作,公司一般会看有没有加入社团的经历,说明这人热心集体活动,善于组织能力,富有表达交流水平,多少能在考评上加分。”
  
      陈华遥不答反问:“那跆拳道社社长跟你什么世交?青梅竹马长大的邻家哥哥?”
  
      “不是了,是我爸生意场上的合作伙伴。”
  
      陈华遥于是暗中打量郁金香,见俏丽的女孩马尾辫上一根施华洛水晶的发卡,上身范思哲牌子的紧身T恤,紧紧一算也得好几千大洋,打扮不算张扬,但也绝不低调,想来定是有些家世的背景。像自己这样普通家庭的孩子能穿得起吗?衣服上没打补丁就不错了。
  
      他们正说着话,一个高大英俊的男生走过来,脸上挂着讨好的笑容,问道:“香香,你同学?”
  
      郁金香眼睛一直在看着陈华遥,答道:“是啊,这个人明明没什么底子,偏偏要学人跳舞,前几天还给班级丢脸了,我怕他误入歧途,想介绍进跆拳道社行不行?”
  
      “那要看他身体条件怎么样了,我们社团收人很严格的,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进来。”那个男生看看陈华遥,又看看郁金香,似乎在考量两人之间的关系。
  
      郁金香说:“甘牧野,你不是社长吗?要招人还不是一句话?”一副十足的小女儿娇态。又转过脸对陈华遥吐吐舌头:介绍道:“甘牧野,机械工程的大三学生,也是学校跆拳道社的社长。”
  
      那叫做甘牧野的学长穿着一套跆拳道白底黑边的训练用服,站的姿势十分骚包,一头精神的刺猬形短发,倒也算得上是名帅哥。大度的一笑,朝陈华遥伸手道:“同学你好。”眼中却闪过不易察觉的冷光。
  
      “我叫陈华遥,郁金香的同学。”陈华遥与他伸手相握。
  
      甘牧野在宣传台的椅子坐下,一脸骄傲的说道:“我们跆拳道社一向深受广大学生欢迎,每年都有上千人报名,租用的体育场馆常常容纳不下,也给社团运作带来很多麻烦,所以今年招人奉行严进宽出的原则。那些资质平平,无一是处的学生将会被严格筛选,最后留在社团只能是精英!”
  
      “这关我什么事?我又没打算参加,穿件白晃晃的孝服做踢腿游戏,你以为好玩啊?”
  
      郁金香忙说:“你又没学过,怎么知道不好玩?快报名吧,我也参加了,甘牧野一定会让你通过的。”
  
      甘牧野先是听到陈华遥形容的“踢腿游戏”,闪过一丝怒色,再听到郁金香的说话,又闪过一丝妒色,说:“踢腿游戏好不好玩,还轮不到你来评说。”
  
      郁金香赶紧拉拉他的衣袖,说道:“甘牧野,他什么都不懂的,你别生气啊。”
  
      甘牧野叹了一口气,“嗯,谁叫我平生就服你这个惹人怜爱的小魔女呢!”拿起纸盒笔对着陈华遥马上变成一副公事公办的表情,道:“陈华遥,你身高、体重多少?有没有参加跆拳道训练的经历?”
  
      “一米八十,九十八公斤,没训练过。”
  
      “那好,留个电话号码,回去等通知吧。”甘牧野盛气凌人的说:“什么?你有这么重?”
  
      “哦哦,八十公斤。”陈华遥忙报了一个常人能够接受的数字。
  
      甘牧野对陈华遥横竖看不顺眼,板着脸道:“新同学,我丑话说在前头,跆拳道的训练强度非常大,那些书呆子往往吃不了三天苦头就嚷着要退出。看看你这副小身板,别不是为了泡妞才硬着头皮往里钻的吧?对不起,你必须端正态度!不然回家找妈妈哭鼻子去吧。”
  
      陈华遥摸着下巴,唯唯否否道:“嗯嗯,还好还好。”这种色厉内荏的小子见得多了,没必要跟他生气。
  
      “好什么?你这种身材,来三个我照样放翻!”
  
      郁金香一听,赶忙跳过来,顺势搂住陈华遥的胳膊,说:“甘牧野你不准欺负他,不然我告诉甘叔叔去。专知道恐吓新生,成什么样子?”
  
      略显得亲密的动作让女孩儿心跳加速。那小脸微红,像是半熟不透的苹果,令人爱煞。
  
      甘牧野眼睛一紧,假意失笑:“我怎么会欺负他呢?”实则内心怒焰翻滚,恨不得一个劈叉将眼前无聊透顶的陈华遥踢飞。
  
      从高中以来便一直视为未来女朋友的郁金香,怎容他人染指?刚上大学没一个月,就和男生勾勾搭搭,这还得了?
  
      甘牧野父亲甘晦韬是象京市象华机械有限公司总裁,资产数以亿计,手底下近千名员工,业务遍布象京、广南、楚南、湖西各地,与郁金香父亲郁铭伦所经营的天香化工有限公司有着十多年的合作经历。
  
      甘晦韬更与郁铭伦是少年玩伴,曾在同一所高中念书,有着深厚的私人友谊。几十年时光转眼即逝,儿女长大,眼见男孩英俊潇洒,女孩可爱善良,甘晦韬也曾笑言不如结为通家之好,郁铭伦总是顾左右而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