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女频频道 > 极品学生 > 第32章 肚皮舞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极品学生》小说(极品学生)正文,敬请欣赏!
      包厢内分为三个区域,一个是休闲区,几张软绵绵的沙发和茶几,十几个同学聚在那里休息、打牌、喝酒,一个是歌舞区,自是唱歌跳舞的地方,一个是服务区,服务员面带僵硬微笑站在那里。
  
      陈华遥发现许苏杭目光灼灼望着自己,只道桃花运来了,正要上前卖弄一番,蓦然想起那美女怎生如此面善,原来是那天《胡桃夹子》的女主角卸了妆,她非得要找自己单挑不可,这事不好答应。于是脑袋一缩,钻到休闲区去。
  
      “陈华遥,你过来一下。”纪筱晴招手道。
  
      社会学系女多男少,舞蹈班更是女生泛滥成灾,男生全都聚在休闲区,偶有几个胆子壮的跑到歌舞区献媚,也要在一群莺莺燕燕中自惭形秽,吓得作不了声,灰溜溜跑回来喝闷酒。
  
      当下有人推了推陈华遥道:“同学,过去吧,给我们男的争点脸面。”
  
      有人不屑说道:“他过去?我猜不到五分钟就要回来。在广院天使面前,我连话都不会说了,尽是结巴,他坐得住?”
  
      又有人附和道:“是啊是啊,许苏杭气场太强,估计又是一个沈幽桐。”
  
      陈华遥道:“反正伸头也是一刀,万一运气好她在我面前唱《征服》岂不赚了?你们谁带有摄像机?到时候记得给我录像留念。”
  
      “你就吹吧。”
  
      提起一瓶啤酒摇摇晃晃走过去,舞蹈区正对着投影大屏幕,对面的沙发三个方向都坐满了女生,很容易分辨得出谁是哪个班级的学生。
  
      社会学系女生穿着略微保守,大多是牛仔裤、运动鞋,帆布鞋,也有拖鞋,都不太讲究。而舞蹈班女生则明显时尚许多,热裤、短裙、黑丝,精心的妆容,头发没做过都不好意思见人,刚刚踏入大学,青涩还没褪去,便急欲伪装成熟。
  
      除了许苏杭,还有许许多多叫不上名号的靓丽女生,围坐一排,争奇斗艳,宛若花国选美。
  
      红牡丹雍容,白茉莉清香,春海棠娇美,秋芙蓉肥壮,还有一朵洒满阳光的郁金香,各擅胜场,令人眼花缭乱,怪不得会让性格内向的文科男坐立不安。
  
      陈华遥暗想把这些女孩拉出去叫价,弄来的钱足以供一个省的失学儿童重新上学。
  
      “纪老师,叫我过来什么事呢?是不是要唱《相思风雨中》没对手,找我助阵?”陈华遥一手提着酒瓶,一手插在兜里,眼睛在一众美女身上溜来溜去,时不时煞有介事的点点头,仿佛挑选坐台小姐的豪客。
  
      “狗嘴吐不出象牙来。”纪筱晴脸一红,“郁金香同学,搬张小板凳给他坐下,站没站相,真难看!舞蹈班同学想问问你,准备好了吗?”
  
      “都准备好了,哈哈。放心,我们男生有的是节目。”陈华遥抄起话筒,大声说:“有请象京大学社会学系着名的肥猪舍长,陶强同学给我们带来一首《青藏高原》。”
  
      众人的目光刷的集中在陶强身上,又重新转回脸看陈华遥,没别的原因,胖子那身肥肉实在不堪入目,何况他还在心急火燎的满大街找衣服试图掩盖丑态,可衣服早被一名促狭的男生藏到不知什么地方。
  
      男生们索性把陶强推出去,在漂亮女生面前作弄别人一向是他们的特长。
  
      “我,我……”陶强挠挠头,接过麦克风,音乐已经响起,“我想把这首歌献给郁金香同学以及舞蹈班的同学,希望你们能够喜欢。”
  
      “是谁带来远方的古船……”胖子开口第一句就唱错了词,还严重跑调,让女生们笑得滚做一团。开头调子起得极高,跟着便接不下去,第二句又哑火,马上换了个低调,这才勉强唱出词,委实五音不全,要多难听有多难听。
  
      伴随着众人的笑声,当唱到“那可是青藏高……嗷嗷嗷嗷……原”,胖子紧紧闭上眼睛,深深陶醉其中,只吼得脸红脖子粗,好好一首歌曲,硬是变成鬼哭狼嚎。
  
      “行了,下去吧,这个舞台不适合你。”陈华遥说:“你的歌声像极了屠宰场的惨叫。”
  
      “我唱得哪里不好了?”胖子不爽,手下潜运降龙十八掌,准备在他继续胡言乱语的时候给他来一记狠的。
  
      陈华遥不再理他,给自己倒满酒,自言自语道:“我得喝一杯压压惊。”
  
      郁金香抿嘴笑道:“你故意让他来出丑的吧?”
  
      “哪有!他已经多次在宿舍强调,要把歌声献给亲爱的郁金香同学。”
  
      “分明是你在使坏吧。对了,这里有铁板牛柳,不知道你爱不爱吃。”郁金香假装不经意的说。
  
      陈华遥正色道:“我是个斯文人,向来吃素的,吃不惯那些脂肪肥腻的食物。”
  
      “哟呵,在舞蹈班美女面前,倒学会装羊了。不吃拉倒,难道老娘还求你吃?”郁金香感觉自己好心撞上了驴肝肺,连老娘二字都用上了。
  
      纪筱晴微微一笑:“陈华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广播传媒学院的许苏杭,我们比赛那天见过,现在你们重新认识一下。比赛是我和韦虹老师约好举办的,结果评判老师却判我们获胜,赢得十分侥幸。舞蹈班同学都是专业性人才,将来聚光灯下的大明星,也是我们学习的对象。”
  
      许苏杭说:“陈华遥,说实话那天比赛后我们很不服气,仔细研究过你的录像,还请到熊芸芸老师专门开了一堂独立课进行解说。你的表现很不简单,是在哪里学的?”
  
      陈华遥非常装逼的说:“在社会上胡乱学的。”
  
      “你骗鬼呢,我觉得你受过训练。”
  
      “学习并不总是在课堂上,依靠名师的指导。在广阔天地里,在人民群众中,都有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比如路口指挥交通的警察,挥舞教鞭的老师,手舞足蹈的乐团指挥,甚至挑菜篮子的家庭妇女,他们在不经意间展现出来的身体韵律,都在很大程度上与舞蹈有关。艺术创作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
  
      “那好,如果你能跳得出跟我一样的舞蹈,我就服你。”
  
      “服我有什么用,总得来点实际性的东西吧?”
  
      “那你想怎么样?”
  
      “我输了这次消费全部由我买单,你输了,很简单,对着我唱一首《征服》。”
  
      许苏杭说完,在几个女生的簇拥下,走进里间更换服装。
  
      “等等,我可没答应跟你比什么跳舞。”
  
      灯光依次熄灭,音乐跟着响起,包厢内陷入一片黑暗。
  
      极具节奏感鼓点和充满阿拉伯风格的耐笛,浪漫而又诡异,顿时吸引住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
  
      大家知道,接下来将要欣赏到广院天使一段精彩的舞蹈表演,这让胖子等人激动得浑身发抖,虽然这都是拜陈华遥所赐,但大家可没对他抱有什么感激之情。
  
      换上朦胧飘渺的灯光,一个如蛇般扭摆的身影舞动双手,随地尔巴卡手鼓的节奏步出后台。
  
      男生们的呼吸变得十分粗重。
  
      只见许苏杭赤着双足,晶莹剔透的趾甲,足背上一根根细微的青筋,幼嫩的足弓,纤细的足踝上挂有一串银闪闪的脚链,足以让人浮想联翩。
  
      身穿露脐缕空小上装、镶有亮晶晶金属片的臀部腰带、薄得近乎透明的低腰裙纱。如水蛇一般的细腰肌肤白嫩,小肚脐上画有一朵嫣红的花,性感迷人。
  
      刺绣花纹胸衣的流苏边缘,乳沟若隐若现,香艳热辣,熠熠生辉,像是一段绮丽的迷梦。
  
      挂着轻纱的面罩,双眼和眉毛勾勒浓重的线条,充满了阿拉伯神秘风情。
  
      “肚皮舞?!天哪。”众人一片哗然,不光是男生,就连女生都为她勾魂摄魄的美感所倾倒。
  
      肚皮舞是非常女性的舞蹈,代表的是最原始最狂野的妩媚,充分展现女性的阴柔之美。在肚皮舞流传上千年的历史中,从没有男性能够涉足这一领域,也不为世俗所接受。
  
      不愧是被称为广院天使的女生,应和着节奏感强劲的音乐,臀部,胸部和手臂迷人旋转,胯部急剧摇摆,塑造出优雅性感柔美的肢体语言。
  
      此时的她就像来自阿拉伯的风情女郎,交叉摇摆的舞姿,时而优雅、时而感性、时而傲酷,神秘,肚皮舞迷人的特资,令人目不暇接。
  
      男生们的口水早淌了一地,许苏杭身段本就极美,再跳出这样诱惑感十足的舞姿,还让不让人活了?
  
      年轻的女性可能会因缺乏必要的生活经验而无法很好地诠释这种舞蹈,而许多著名的舞者年纪都在四十岁以上,这关乎生活的沉淀,以及对生命的感悟,昭示的是一种哲学态度。只有四十岁以上具备丰富人生阅历的女性才能跳得出这种舞蹈的真谛。
  
      而许苏杭年纪轻轻,竟也不落下风,完全把握了肚皮舞的精髓,舞台中央的她,骚媚入骨,富有韵味,显然是下过一番苦功。虽然只是表演,但却让人血脉喷张,情不自禁。
  
      手链、脚链、腰带上的小金属片随摇摆而莎啦啦地响,摇曳多姿。
  
      她的身体,简直是为舞蹈而生。就连纪筱晴、郁金香也不禁露出嫉妒之色。
  
      那呆立一边的包厢服务员小妹,则是明显吃惊过度,没想到这里的客人比金帝天夜总会自身聘请的阿拉伯跳舞女郎专业程度以不遑多让,身体条件更是要高上一个层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