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女频频道 > 极品学生 > 第31章 卫生靠大家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极品学生》小说(极品学生)正文,敬请欣赏!
      雷辛赶到吉祥酒吧时,姜耀明几个小混混浑身上下只穿一条短裤,呆在酒吧大厅中央瑟瑟发抖,眼中满是惊恐无助。
  
      一个聚义堂的马仔是亲自动手偷车的主谋,姜耀明等人是给他出主意望风的同谋。还有一个鼻梁断裂住院的家伙没有参与此事,也算是因祸得福,逃过一劫。
  
      聚义堂的其他二三十个马仔分别坐在旁边的位子上盯住这四个让帮会血本无归的倒霉小子,等候螃蟹委员会的发落。光头峰没来自不用说,败军之将来自取其辱吗,这等丑事留给手下去做就够了。
  
      酒保骂骂咧咧个不停,这帮凶神恶煞的汉子又吓得酒吧没生意上门了。
  
      一个马仔恭恭敬敬上前道:“三爷,昨晚那两个苦瓜男发誓永远不回象京,连夜去了甘肃。这四个混小子您看怎么处理?”看看人家螃蟹委员会多威风,单刀赴会,说一不二,自己几十个人还得看他脸色办事。
  
      “谁叫姜耀明?”雷辛左右打量四个偷车贼,语气十分不善。
  
      姜耀明像是临刑的死囚,脑子轰然一片白光,完了!膀胱不受控制的涌出一股腥臭液体,淋得短裤湿漉漉的,惊慌失措的叫道:“大爷饶命,大爷饶命!”
  
      小便失禁乃是小事,聚义堂马仔们说自己很可能将要面临七十码摩托车拖行三十公里的处罚,那才是要命。怎么好死不死会想到去偷车报复呢?谁想到陈华遥来头那么大啊!当时要是忍忍,事情不就过去了么?
  
      聚义堂人人噤若寒蝉,试想这事轮你头上,你能不尿裤子?
  
      “我们委员长吩咐把他们都放了。”雷辛挥挥手。
  
      “什么?”人人不敢置信,就连姜耀明也以为他要玩猫捉老鼠的游戏,尿得更多了。
  
      “姜耀明,你过来,我们委员长有话要转告你。”雷辛朝姜耀明招手,华哥就这点不好,心肠太软,对敌人太仁慈,凡事总想劝人向善,他扶老太太过马路的好事能编一部教材。
  
      姜耀明身子抖得像是筛糠似的,畏畏缩缩站在雷辛跟前一米开外。
  
      “你坐下吧,哎,算了算了,不要弄脏人家酒吧的椅子。委员长说,你们这些年轻人是建设祖国的主力军,不思回报社会,反而干起偷鸡摸狗的事来,这怎么得了?你们的行为算得上是触犯刑法吧,本来是要剁手的。念在你们还有改造的可能,为了痛改前非,明天起开始去白桦区香樟路居委会向黄大妈报道,扫三个月大街。”
  
      雷辛强调道:“注意了,黄大妈是我们螃蟹委员会聘请的社会监督员,由她负责对你们考勤,在不影响大学上课的前提下,具体工作时间由她制定,如果迟到、早退,扫不干净或是态度恶劣,考评不合格,就交由我们接管对你们的改造工作。”
  
      姜耀明等人如蒙大赦,恨不得立即来个立正敬礼:“报告管教,我们一定好好改造,重新做人。”
  
      聚义堂等人恍然大悟:“我说怪不得白桦区那么干净整洁,敢情扒手们都走上大街搞义务劳动了,扫不干净还得剁手。”
  
      和帮会人士的认知不同,在居委会大妈眼中,螃蟹委员会简直就是活雷锋的代名词。
  
      他们送来的那些小伙子一个个手脚勤快,热爱劳动,不计报酬,分文不取,直把街道当做了自己的家,甚至还有一个小伙子眼含热泪抱住一袋臭烘烘的垃圾步行两公里去垃圾回收站扔掉,这是什么一种精神?
  
      在他们的努力下,环保局都想直接撤销白桦区工作区域了。谁说现在的年轻人是垮掉的一代?
  
      “好好干,牢记委员长的教诲,象京是我家,卫生靠大家。”
  
      在秋蝉最后的欢唱中,迎来了周五。下课放学铃声一响,所有人全都急匆匆赶回宿舍。
  
      陶强、杨超、何宝洋三人红光满面,轮流在穿衣镜前换衣服,试了一套T恤,觉得不行,再换一件衬衫,末了拼命朝自己身上喷香水。
  
      陈华遥诧异问道:“非诚勿扰象大现场版有你们的份?”
  
      “不是非诚勿扰也差不多了。”胖子换下一条墨绿色领带,想想不妥,又重新戴上,答道:“舞蹈班全体美眉邀请我们班在金帝天聚会K歌,就在今晚。以我胖爷的魅力,必将广院天使斩于马下。”
  
      “那……宝洋兄,你不是已经有李丽了吗?也跟着这么兴奋干嘛?”
  
      “有了家室的人就不能风骚一下?”何宝洋反问道:“光是让胖子出风头,还不得真坐实了我们肥猪宿舍的名声?”
  
      胖子一脚踢开他:“滚!还不是陈华遥那天晚上在三一二女生面前胡吹,结果她们回去一说,肥猪宿舍的名号就传开了,所有人都叫我肥猪舍长。笑什么,她们还不是一样叫你肥猪舍员?”
  
      何宝洋耸耸肩说:“没关系,我长得瘦,她们叫了别人听到只当是开玩笑,而你就不同了,知道名副其实什么意思吗?”
  
      “老子不和你一般见识。”
  
      几个人闹到八点多钟,何宝洋开来一辆挂湖西省车牌的黑色大众接送大家。听说他老子有钱,儿子在象京念书总得交际应酬,身份不能太低,但也不能张扬,选了一辆不显眼的大众汽车。
  
      汽车驶出校园,经过香樟路,陈华遥突然说道:“这里开慢一点。”
  
      然后大家见到了路灯下穿着黄马褂的姜耀明,左手撮箕,右手扫帚,满脸欢快地拖着一辆白铁皮垃圾车,黄马褂上前襟六个黑色宋体:“学雷锋,做好事”,后襟八个宋体:“爱护象京,从我做起”。
  
      杨超大吃一惊,真没想到姜学长外表那么粗野,竟是一个活雷锋,还亲自上街扫地。打开车窗,从副驾驶位上扬手高叫道:“姜学长,我以你为荣!”
  
      何宝洋只道他遇上熟人,将车子开到路边临时停车线停下,正好拦住姜耀明的去路。
  
      窘态被熟人撞破,姜耀明脸刷的红成秋天的苹果,狠狠吐了一口唾沫,骂道:“叫什么叫,你找死啊?”突然看到后座不带一丝表情的陈华遥,心头怒火大炽,说:“陈华遥,你早晚会死得好看。”
  
      他以为陈华遥是雷辛的小弟之类的小把戏,老子打不过你,骂几句也不成?聚义堂急于跟姜耀明撇清关系,自然不会告诉他陈华遥是什么身份。
  
      至于雷辛一直提到的“委员长”,料想跟陈华遥更没挂钩了。
  
      陈华遥微微一笑:“姜耀明同学,上次有个跟你一样性质的义务保洁员,不尊重上级安排,在大街上胡乱吐痰,还冲行人发火,结果被人用铁钳拔掉了十颗牙齿。你懂什么意思吗?”
  
      “啊?”姜耀明脸色瞬间由红转白,车子扬长而去,只留下这个茫然无助的呆头鹅。
  
      金帝天算得上是象京最有名气的娱乐场所之一,坐落在最繁华的街区,一栋高二十八层的建筑。
  
      舞蹈班在十六楼订有四间大型包厢,每间包厢可容纳二三十人,不然可坐不下两个班的学生。
  
      纪筱晴和韦虹分别做了安排,每个包厢都要有两个班的学生,大家才算是欢聚一堂,如此**不负了请客聚会的道理。
  
      不过学生们私自也会做一些调整,比如彼此玩得好的就在同一间包厢,感情一般的,谁管你在哪里?
  
      在服务员小妹的引领下,肥猪宿舍全体人员雄赳赳气昂昂跨进十六楼,“先生,这里是你们订好的‘泰坦尼克号’包厢,里边请。”
  
      陈华遥跟在后面,伸长的手臂越过陶强在服务员小妹的翘臀上摸了一把。
  
      小妹回过头来,见距离自己最近的胖子表情猥琐,而其余三人目不斜视,脸色端庄,便向胖子怒道:“先生,请自重!”
  
      “我?”胖子又惊又怒,陈华遥伸手的那一下,他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陈华遥当先指着胖子:“对,就是你这种人渣。想不到你这种衣冠禽兽竟混迹在我们高尚的红领巾队伍中兴风作浪!”
  
      亲热地揽住小妹肩头:“小妹,别生气,我代他郑重向你道歉,这个肥猪我也是刚刚认识,不了解他的丑恶品德。你放心,我们会严肃教育他的。你叫什么名字?电话号码多少?不如等你下班后我请你吃宵夜,算做赔礼怎么样?”
  
      见陈华遥一脸诚挚,完全是一副和蔼的邻家大哥哥形象,小妹竟不知不觉留下电话,说:“那你记得给我打电话哦。”方才款款离去。
  
      一进到包厢,怒火中烧的胖子扯掉上衣,露出肉塌塌的胸脯,扑向陈华遥,叫道:“老子跟你拼了!”扑到一半,骤然停住身形--包厢里男男女女二三十人,包括纪筱晴、郁金香、许苏杭在内大量各色美女都惊愕不止地瞪着他。
  
      郁金香经过精心化妆,脸上扑有淡淡的粉底,更增清丽,脖子上系一条白色丝巾,多了一分可爱。
  
      在她对面是素有广院天使美称的许苏杭,美女名不虚传,卸去舞台妆完全像是换了一个人,烫得顺直的长发在脑后扎了一条马尾辫,鹅蛋脸上妖媚的大眼睛扑闪扑闪,英挺的鼻子和脸蛋极富立体感,不大不小的嘴唇涂着唇彩,综合在一起,形成惊心动魄的美感。
  
      郁金香刚刚与许苏杭认识,两个女生聊得正欢,见状撇撇嘴道:“许同学,那个胖子就是陈华遥宿舍的肥猪舍长了。”
  
      许苏杭轻轻一笑,犹如璀璨夜星,清淡中自带有令人沉醉的魔力,对社会学班的几位女生说:“你们喜欢吃什么?”
  
      “随便吧,对了!”郁金香说:“让服务员上十盘铁板牛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