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女频频道 > 极品学生 > 第25章 车子被偷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极品学生》小说(极品学生)正文,敬请欣赏!
      扣肉原是象京、广南一带的民间家常菜谱。【绝对权力 .guanm】
  
      用猪身上最肥厚的后臀部分连皮切做巴掌大小厚,一般是三分瘦、七分肥,先用油炸得猪皮香脆,再用芋头也切做一般大小,夹在肉块中间,十多块合在一起,拼做一碗,下面铺以香菇、酸菜、葱花、老蒜,放在锅里蒸熟,再用碟子反扣在碗口。反过来,肉块、芋头排得整整齐齐,美观大方,是为扣肉。
  
      夹一块放进嘴里一咬,油花从齿间冒出,美妙无比。
  
      陈华遥从前家里贫穷,父亲是一个苦哈哈的乡村邮递员,每天起早贪黑骑着二十八寸的邮政大单车奔忙在田间小路上,薪水不高,还要养家糊口,平时过日子饭桌上至多一碗咸菜豆腐,少见油腥,直把正在长身体的陈华遥饿得叫苦不迭。
  
      每逢过年过节,父亲才会挤出一些钱来做上一两碗扣肉,给家人开荤,这是陈华遥年幼时为数不多的享受。
  
      及至成年,每每想起,父亲的辛勤劳累和对家庭的热爱,全搁在那碗扣肉里了。
  
      小学五年级时,他期末语文考试一篇《记父亲的一碗扣肉》感动得阅卷老师眼泛泪花,直接批了作文四十分满分--那个年代,语文满分一百,其中作文占四十分。
  
      这几个蠢材又怎知道他嗜吃扣肉,实则是因为对父亲的敬仰爱戴之情?
  
      将饭菜一扫而空,啤酒喝得一滴不剩,陈华遥筷子拍在桌子上:“只吃了个八成饱,算了。陶肥猪,还不快叫大爷?”
  
      看那瘦瘦的身板,一脚能把体重一百二十多斤的姜耀明踢飞十米开外,一顿吃下一斤米饭、五块扣肉、五个蛋、半碗青菜、半斤牛肉、两瓶酒,委实吓人。
  
      杨超心中砰砰而跳,不禁生出一个无法压抑的词语:“奥特曼”。难道就跟鲁智深一样,一分肉一分力气,十分肉十分力气?那还真是恐怖。
  
      陶强自然不肯叫,期期艾艾道:“哎,这、这,不算数,你一定是饿了三天三夜吧?一个人吃三个人的分量还只是八成饱?不对,你是从利比亚逃难过来的!”
  
      “你不叫也成,把碗拿去洗了。”陈华遥剔着牙齿说。
  
      陶强权衡良久,洗碗总比叫大爷要好一点,而且说出去不丢人。没看到么,老子身为舍长,自然充当起为舍友服务的重任。
  
      吃饱饭,一时无话,陈华遥躺在下铺凉席睡了个午觉,梦到自己和纪筱晴共舞一曲,平时凶神恶煞的纪辅导员变得小鸟依人,可爱之极。
  
      醒过来时,宿舍空无一人,不知睡了多久,看这日子过得悠闲自在。
  
      揉揉惺忪的睡眼,走到教学楼前,陈华遥顿时睡意全无。
  
      只见喷泉花圃旁边空荡荡的,只剩下清泉流淌,“青年近卫军”不见了踪影。青天白日,朗朗乾坤,还能生了翅膀自行飞走不成?
  
      那车可是他的心头宝贝。
  
      两年前东江修理厂被竞争对手煽动不明真相的工人冲击厂区,眼看造成重大损失,陈华遥受人重托,拔刀相助,拿下带头闹事的几个刺头,平息了这场风波。
  
      厂长为了答谢,特意请手艺最精湛的老师傅手工制作了这辆完全版德军制式边三轮摩托,就连发动机也是从德国宝马原厂空运过来,整车造价在二十万以上。
  
      索性不去上课,找到学校保安,不料保安瞠目以对,道:“你私自开车进校园,胡乱停放,不存进车棚,找不见了还有理?学校可是规定得一清二楚,私家车必须统一存放在车库,由专人看守,其余地方概不负责。在十二号教学楼喷泉那里?对不起得紧,没监控录像。”
  
      保安说的是实情,陈华遥自认晦气。
  
      不过保安也不敢怠慢,与他一同到教学楼附近查问,找到坐在窗边的几个学生,都说一个小时前看到有个戴鸭舌帽的瘦小男子把车开走了,至于什么面貌,却是看不清楚。
  
      看来那人有备而来,前后只花两三分钟便打开车锁,手脚干净利落,显然是个惯盗。
  
      陈华遥想了一想,打电话给雷辛:“喂,阿辛,是我。上次我们不是组织开展过一次‘打击城市小偷小摸违法犯罪行为’么,抓了一批激起广大民愤的扒手惯盗,还获得白桦区公安局的两万块现金奖励和一面锦旗。”
  
      “是啊,那两万不给你交学费了吗?”电话那边的雷辛警惕得紧,以为华哥又打这笔钱的主意,“你好端端问这干嘛?”
  
      “老子的车不见了,最近小偷挺猖狂哪,说明我们委员会整治违法力度不够。”
  
      雷辛当场跳了起来,连骂两句脏话:“谁他妈的不长眼睛,敢偷螃蟹委员会陈委员长的爱车?他妈的不要命了?”
  
      “就是一个小时以前,我估计车子还在白桦区,他们没来得及转移。你让弟兄们这几天在黑市上留意留意,有关黑车一类的,有没有人要销赃,要是找到正主,你把他完完整整的带到我面前。”
  
      “嗯?”
  
      “还有,联系一下交警支队,拜托他们加强过往客货运车辆的检查力度,最近交管部门不是开展‘三超一疲劳’整治行动吗,对对,就是货车超载、客车超员、超速行驶、疲劳驾驶,千万别让车子出了象京。”
  
      雷辛沉吟道:“好,我马上派人过去。”
  
      “对了,我有个办法,找个看起来成熟稳重,长得像谋哥的,换一身马甲,假扮个电影导演,就说筹拍二战电影,要找车辆道具。没错,边三轮摩托车,到黑市到处问问,这样不会打草惊蛇。”
  
      雷辛用《地道战》里伪军队长谄媚的语气笑道:“太君,高,实在是高!”
  
      雷辛办事雷厉风行,没过多久,带着几个弟兄以及化妆的张导,旋风般赶到象京大学城附近。华哥交代的事,能不好好干么?
  
      晚上,一身轻飘飘的陶强迈着华尔兹舞步在宿舍楼下的饮食部找到正在啃猪蹄的陈华遥,见面便嚷道:“老陈,快,回宿舍准备一下!出大事了!”
  
      “什么?美军攻打伊朗了?”陈华遥吃了一惊。
  
      “看你说的。”胖子笑眯眯的说:“对楼三一二女生宿舍邀请我们宿舍举办联谊会,你说爽不爽?”
  
      “女生宿舍联谊会?”陈华遥马上忘掉摩托车被盗的不快,脑中浮现出一幕幕短裙美腿的场景,还有那搭在床沿忘记收起的带蕾丝的小内内,想想就刺激,连猪蹄也不啃了,“那要准备什么?”
  
      “回去换身工整的衣服,别给我们宿舍丢脸。是何宝洋那小子牵头搭线的,他马子在三一二呢。他们已经出去了,让我来找你,我们打车过去。”陶强还有句话没说,郁金香也在三一二。““不是去女生宿舍?”陈华遥热情明显冷却不少。
  
      “你发什么神经,想去女生宿舍也得舍管大妈同意啊,走吧!记得带钱,我们当初说好每人出两百块的,不够的何宝洋补上。”陶强转念又道,“三一二也是四个女生,正好我们一个人对付一个。看你一脸穷酸样,想必是贷款上学,没什么零花钱,不如我帮你出一百吧,不过有个条件。”
  
      陈华遥自幼早熟,阅历无数,见识广博,见他如此说话便猜中了一二,笑道:“条件是你得先挑其中一个女生,再轮到我,对不对?”
  
      “你怎么知道?”陶强愕然,暗想陈华遥是不是也知道郁金香在里面了。
  
      “那行,但你得出一百九。”
  
      “一百一!”
  
      “一百八十九块五,跳楼大减价,不能再少了,你知道杨超可能很愿意替我出钱。”
  
      “好吧……”
  
      怀着勃勃兴致,暗藏萌动春情,计程车七拐八弯,在一条步行街路口停下,胖子咬咬牙,忍痛付了车费。
  
      正是晚上八点多钟,象京市繁华的街道人来人往,车水马龙,霓虹灯变幻闪烁,与路灯、商铺灯光交织做一处,五光十色,亮如白昼。
  
      胖子正要向他解说穷苦孩子难得一见的大城市景观,街边一个戴红袖章的大妈挥手道:“小陈,好半个月没见你了。”
  
      陈华遥也摆摆手算作招呼。
  
      胖子诧异万分,只道老太太认错了人,指着对面一家夜总会吹嘘道:“看到没,金碧辉煌夜总会,据说是整个南中国排名前十以内的娱乐场所。上礼拜我们楚南老乡会在那里开的,当时点了十支九二年的红酒,你猜多少钱一支?一千!还找了几个陪酒小妹,更离谱了,全是身高一米七以上的优质模特,陪一场要两千!”
  
      正说着,金碧辉煌楼下一个巡视的保安叫了起来:“华哥,早啊!好久不见,我们的妹妹们可想你了。”陈华遥又摆摆手示意。
  
      胖子开始Hold不住了:“他们认识你?”
  
      陈华遥指指路边的消防栓,淡淡说道:“上个月为了筹集学费,我在那里摆了个摊卖老鼠药。”
  
      若你与一个处处都比自己强上百倍的人相处,你说自己和市长握过手,他已经拿与美国总统亲热拥抱的合影出来了,自惭形秽都来不及,那还优越个屁。
  
      胖子要的就是这种对陈华遥所保持的优越感,哦了一声,忙道:“哦,不早说呢,吓我一跳。”
  
      两人边走边聊,陶强越说越是高兴,仿佛整条大街的名店他都是贵宾,到处指点江山,挥斥方遒。
  
      过了会,陈华遥指着一家名为形象设计中心的发廊道:“上礼拜我到那家店打算剪个妻夫木聪的发型,他居然要收我六百块,后来我打开钱包,从数十张名片中找出一张钻石卡摔在他面前,最后乖乖给我打了个三折,还免费奉送一瓶价值八百八十八的洗发水……”
  
      没想到形象设计中心突然钻出个狂野的非主流造型女孩,眼圈比熊猫还黑,鼻翼上吊着四枚鼻环,冲陈华遥叫道:“华哥哥,您可来啦,要不要按摩?姐儿们都等您好几个月了!”
  
      那亲热的劲儿,仿佛陈华遥就是她的闺房密友,床头常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