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女频频道 > 极品学生 > 第21章 广院天使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极品学生》小说(极品学生)正文,敬请欣赏!
      舞蹈班学生都愣住了!
  
      熊芸芸是功成名就的舞蹈艺术家,在国内外享有重大声誉,广播学院不知多少学生欲求她收录为门生都不可得,如今竟仅仅因为一场拙劣的表演向一个门外汉发出邀请?
  
      陈华遥的谦虚表现得恰如其分:“多谢老师夸奖,我哪有什么天赋,学习成绩历来都是同学的嘲笑对象。以前看《真实的谎言》学了几步不成样子的探戈,实在让大家见笑了。在这里见到舞蹈班同学精湛的舞技,我大开眼界之余,又深感汗颜。我是真诚的希望今后能与同学们加强交流,团结协作,精诚奋斗,努力把我国舞蹈提升到国际先进水平上,勇攀舞蹈高峰,争创世界一流。”
  
      看电影场面就能学跳成这样,还让不让人活了?何况这话说得也太有“首长”的感觉,熊芸芸怕他再继续扯上叙利亚危机,忙道:“既然这样,我给你留个电话号码,以后多多联系。像你这样的好苗子,不学舞蹈太可惜,可惜!”
  
      连说两个可惜,足见对陈华遥的看重。
  
      陈华遥告辞正要去换衣服,舞蹈班先前表演《胡桃夹子》的女生飞奔过来,叫道:“同学!同学!等一下!”
  
      那女生身材高挑,目测足有一米七十以上,脸上还带着表演性质的浓容,假睫毛长得如同刺猬,鹅蛋型的小脸,樱桃小嘴,本来是个美人的底子。
  
      “什么事?”
  
      那女生拦住他说:“熊老师判我们输了,我不服!我要再跟你比一场单人舞!看谁跳得好!”
  
      “什么?原来你不是找我要签名的?比赛就算了,我知道有一家大排档,那里的牛肉面味道很好……”
  
      跟在后面的陶强闻言脚下一个踉跄,这家伙敢情专门用牛肉面来泡妞的?
  
      那女生撇嘴道:“我才不要吃牛肉面,舞蹈专业要保持身材,不能摄入大热量食物,特别是牛肉。你那么多废话,到底比不比?”
  
      陈华遥得意洋洋的说:“比跳舞又没什么好处,我们可以玩些新的方式,比如接吻大赛,比谁亲得久。”陶强心道:“这家伙脸皮厚到一定程度了。”
  
      那女生脸色一红,嗔道:“流氓!不比就不比,说什么怪话呢,我懒得理你。”
  
      “再见。”
  
      那女生气呼呼的扭头便走。
  
      在更衣室换好衣服,就要回家睡觉。墙头草杨超走进来找到他,先拍了几巴掌大腿,才一脸惋惜的说:“华哥,虽然我很佩服你堪比阿诺.施瓦辛格的舞姿,但你知道你错过了什么吗?”
  
      陈华遥向外走去,不冷不热的应道:“错过了纪老师的高跟鞋还是熊老师的邀请?”
  
      杨超连忙紧紧跟在后面,说:“都不重要,刚才找你的那个妞,她叫许苏杭,刚来没多久就被誉为广播传媒学院新生第二院花。要知道广播学院遍地都是美女啊,能被誉为院花,该有多大的实力?”
  
      “就那种货色?我也可以自称社会学系第一才子。第一院花又是谁?”
  
      杨超简直要跳脚了:“人家那是化了舞台妆,看不出真实面目,她的素颜有广院天使之美称,据说每天都有不下十辆的宝马停在广院门口是专门等她的。第一院花,自然是大明星沈幽桐,你不会连她都不知道吧。”
  
      “我锥刺股头悬梁,凿壁偷光,每天埋头苦读,比范进还要八股,哪懂得什么明星院花之类的?”陈华遥把自己多年的混社会时光说得光荣无比。
  
      杨超道:“算了,这样吧,我想请华哥帮个忙,舞蹈班输了不是要请客吗?到时许苏杭也会出现,她要再跟你比跳舞,你把我推出去。我对女神仰慕已久……”
  
      “好处呢?”
  
      杨超忙掏出大中华牌香烟取出一支递过去,陈华遥劈手就把整包烟夺了,骂道:“妈了个逼的,你个穷酸连烟都不舍得,也敢提仰慕?明天弄一条烟孝敬老子,我帮你问她电话。”
  
      “华哥,我花了八十块钱买的……”杨超想抢回香烟又不敢。
  
      陈华遥十分大方的说道:“算了,看你也可怜,我这包白杨树你拿去吧,多少能在女神面前充面子。”拿出屁股后压得皱巴巴的白杨树塞过去,道:“不要推辞,你什么时候能练到像我这般视钱财为粪土,视院花如无物,视大中华和白杨树无差距的境界,就基本能和女神搭上一两句话了。”
  
      杨超无奈只好接过,转念又道:“等下还有舞会,华哥要不要一起去乐呵乐呵?”
  
      “舞会有什么好玩的?一帮小年轻在一起疯疯癫癫,我一个老男人去了说不上话,跟你们有代沟。”
  
      杨超收拾起香烟被没收的不快,笑道:“华哥开玩笑了,听说舞会上有很多寂寞的学姐来钓学弟,我琢磨着,华哥人才出众,仪表堂堂,今晚怎么也得拿下三四个学姐回去暖被窝,给我们社会学系二班争光。”
  
      陈华遥突然停住脚步:“杨超同学,我今天才认识你,在宿舍还差点被你恐吓了一顿。你说你对我这么热情,是不是心中有什么鬼胎?”
  
      杨超吓了一跳,连声说道:“没、没什么,仅仅只是仰慕华哥,你的舞跳得真棒,给我们这帮生活没指望的文科男打了一针强心剂。原来文科男也可以颠覆那种面黄肌瘦、双眼无神、邋里邋遢,见到女生就语无伦次的象大病夫形象。”
  
      听杨超这说辞,陈华遥用手搓着下巴的胡渣,嘿嘿的笑,眼中透出不怀好意的光芒。
  
      俗话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老子今天出了风头,难免被人盯上。他天不怕地不怕,倒想见识见识杨超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亲热地揽住杨超肩头,“那我们就去看看,舞会上要是女的比男的少,你明天得补偿我两条大中华做精神损失费。”
  
      比赛落下帷幕,不少人便已离开,纪筱晴还在和韦虹争持后续事宜,还有些同学围在旁边看热闹看得有趣。
  
      舞会在西校区,水光山色舞厅,由私人出资承包,收费适中,面向所有在校师生开放,今天已被学生部包了下来用做承办舞会,学生凭学生证便可自由前往参加,只是在里面的酒水消费必须自掏腰包。
  
      舞厅里人不多不少,没有想象中热闹到爆棚,但也不会太过冷清。
  
      大学生活丰富多彩,有呆在宿舍玩电脑不愿出门的,有热爱学习不愿耽误时间的,有谈了恋爱只想享受二人时光的,就像普通的舞会那样,该来的都来了,不该来的自然不会来凑热闹。
  
      推开厚重的橡木大门,美国西岸声重低音炮沉劲的震撼音乐扑面而来。
  
      昏暗交错的灯光闪烁迷离,穿着丝袜短裙强装成熟的女生矜持的低笑,又穷又挫偏要假扮高富帅的男生提着酒杯晃来晃去,刚被意中人拒绝的倒霉蛋趴在桌子上买醉。
  
      舞池里挤满荷尔蒙过剩的年轻男女,显得混乱而又生动,就像一幅迷幻的大学生活画卷。
  
      杨超带着陈华遥挤到吧台,对酒保大声叫道:“给我来两杯威士……”看看贴在酒柜上方吓人的价目表,缩了回去,“来、来两杯白开水吧。”
  
      酒保头也不抬:“白开水免费,自行到快速通道走廊外的饮水机上使用即可。”
  
      杨超面红耳赤,陈华遥说:“我要一杯生啤,一点五升装的。”
  
      酒保手脚麻利地灌好生啤推在他面前:“五十六块,谢谢。”
  
      酒杯冒着白花花的泡沫,金黄的液体在玻璃壁上轻微摇晃,浓烈的香气满溢出来,陈华遥当先灌下一大口,看向杨超,眼神充满期待:“还不快给钱?你是个抽得起大中华的款爷,难道要我付账吗?”
  
      “我、我不喝酒!”杨超脖子一缩,决定打死也不买单。
  
      陈华遥手指轻轻弹动玻璃杯发出叮叮的响音,淡淡道:“老子时间宝贵,陪你这个废人来舞厅混日子已经算是给你面子了。”
  
      杨超见他衣袖下的胳膊露出一小截狰狞的伤疤,白天反击姜学长时手段干净利落,似乎是个不大好惹的人,咬着牙把账给结了:“华哥来了我当然要请客的,舍友嘛!”
  
      陈华遥这才颜色稍霁,拿起酒杯,蓦然发现身边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位打扮入时且暴露的年轻女孩。
  
      年轻女孩正翘着二郎腿坐在吧椅上,左手一支细长的摩尔香烟,右手一杯“血腥玛丽”,眼线勾勒极深的眼睛朝舞池望着--似乎是个寻找激情的寂寞学姐。
  
      这可是个好机会!
  
      陈华遥赶紧端正坐姿,以便让自己的身材看起来更挺拔一些,轻轻咳嗽一声,说:“美女,如此星辰如此夜,为谁深宵立风中?我看你一个人挺无聊的,我也很无聊,不如让我们负负得正,不知有没有荣幸请你喝一杯?”
  
      那女孩瞥了他一眼,从露出半条沟的乳罩中取出一张喷香的花哨名片递了过去:“这是我的电话号码,包夜八百,快餐三百,不讲价,要开房费用由你出。我这里是经过象京仁爱医院泌尿专科刘大夫专业认证的,每月体检一次,绝对没有艾滋梅毒。”
  
      “噗!”正在灌啤酒的陈华遥被呛得从鼻孔喷出了两道液体,手忙脚乱的拭擦干净,一脸痛惜的说,“原来我以为男女之间的感情是不需要用金钱来衡量的,就像朱丽叶与罗密欧、阿诗玛和小黑哥、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你颠覆了我纯真的世界观……不过我这么精壮威猛,床上功夫赛过西门庆,能不能打个三折?”
  
      那女孩哂笑道:“没本事就不要随便搭讪女生。”说完端起杯子,朝角落盈盈走去,似乎发现了认识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