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女频频道 > 极品学生 > 第14章 暗恋对象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极品学生》小说(极品学生)正文,敬请欣赏!
      下午,社会学系四组办公室,正在沙发端坐的陈华遥呆看着年轻的辅导员纪筱晴。
  
      纪筱晴也是今年刚刚从象京大学中文系毕业,以优异的成绩获得导师的青睐,留校并且担任了社会学系社区研究专业二班的辅导员。
  
      长长顺直的头发如瀑布般披落在肩上,精美的淡色眼线勾勒出漂亮的大眼睛,精心修饰的柳眉宛如新月一般生动,晶莹剔透的嘴唇更是勾人魂魄。
  
      纪筱晴的美貌让人看起来心旷神怡,只是陈华遥想不明白,这位辅导员怎么有点眼熟?
  
      但目前纪筱晴很生气,甚至恶狠狠的赏了陈华遥几次白眼球。
  
      这个班三十四名学生,开学将近一个月至今仍有十余名学生未来报道,更不要提参加军训了。
  
      可那些人是什么人?
  
      都是广南省某副省长的侄子、南海集团公司董事长的女儿、象京市教育厅厅长的关系户、中日友好协会派来的留学生。
  
      你陈华遥算哪根葱?也敢无故迟到,不参加军训?最可恶的是,当年无故退学,现在居然又跑回来了!
  
      纪筱晴翻了翻花名册,仿佛坐在公堂里的知县老爷,打鼻子里哼了一声,说:“陈华遥,还记得我是谁吗?”
  
      陈华遥搜肠刮肚,努力思索片刻,最终瞠目以对:“您……您不就是我们班的辅导员姐姐吗?”
  
      纪筱晴闻言又气又恼,纤纤玉指险些将花名册攥破,冷冷说道:“不记得就好,我还怕你记得我呢!嗯……我知道你们这些考上象京大学的学生一个个都以为自己是天之骄子,上了大学就可以不读书不学习不遵守校纪校规,当年我也是这样认为的。”
  
      不等陈华遥接话,漂亮的辅导员又接着说道:“但你这么想就大错特错了!象京大学是一所严肃的学校,具有悠久的历史和浓郁的人文气息,不是什么三流野鸡大学就可以比的。在象大上学,你必须严格遵守一切规章制度,不然就滚回老家去。现在,你好好解释一下为什么不来参加军训?我倒要看看你们这种顽劣学生有什么理由胡混过去。”
  
      陈华遥一愣,随即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叫了起来:“我为什么不来参加军训呢?我……我每天在家种田筹集学费算不算?唉,我每天早上五点钟天不亮就得起床,割猪草、挑水、喂猪、放牛、捡牛屎、耙田、种菜、施肥,一直忙到晚上八点,能有一碗稀粥喝喝就叫好日子了,你们这种大城市人哪体会得到我们穷苦百姓的难处啊……”
  
      “嗯?”先前坐姿还十分淑女的纪筱晴听到这,险些摔到桌子下。
  
      “你看看你,整天坐在办公室里吹空调,日不晒雨不淋,养尊处优,皮肤保养得比水还嫩,吃的都是大鱼大肉,吃不完随便往垃圾桶一倒,一顿饭就顶我们一个月的收入,穿的是绫罗绸缎,名牌服装,一个皮包就要好几千块,你能理解我为什么不来参加军训吗?”陈华遥说得兴起,还挽起衣袖,伸出并不黝黑的胳膊晃了晃:“看看,这都是在烈日和暴雨下辛勤劳动的杰作。”
  
      “够了,陈华遥!”纪筱晴气冲冲的说:“不要卖弄你睁着眼睛说瞎话的能力了!作为与你同窗半年的同学,我知道你的底细!”
  
      陈华遥一下傻了眼:“辅导员大姐,你是我以前的同学?”
  
      什么大姐,我比你还要小半岁好不好!纪筱晴简直气得头发倒竖,动人的脸庞满含煞气。这家伙倒能耐,一声不吭走了,还把自己忘得一干二净!
  
      端起茶杯猛地灌下一大口绿茶。
  
      咳……
  
      不料用力过度,狠狠的呛了一口,茶水竟然从鼻孔喷了出来。
  
      纪筱晴急忙手慌脚乱地掩住口鼻,涂过淡雅脂粉的脸蛋热腾腾烧起一片红霞,没想到当他的面出了这么大的丑,形象全给毁了,心头那个气啊!
  
      “大姐,你没事吧大姐?”
  
      纪筱晴生怕自己忍不住把茶杯掼到他头上,慌慌张张冲进洗手间。待她再次出现时,已经重新化过妆容,恢复了冷淡高贵的女辅导员气质。
  
      咳嗽一声掩饰尴尬,说:“陈华遥,你为什么返回象大?有什么目的?”
  
      陈华遥知道只能把刚才“鼻孔喷水”的精彩一幕永藏心底,不然辅导员大姐会把他活活撕碎,当即脸上换了一副表情,说:“每当想起山区读不起书的孩子,他们清澈的眼睛刺痛了我的内心,于是我决定苦学知识,将来好为孩子们创造一片新的天空。”
  
      那沉重的话语很好掩饰了他试图偷看女辅导员裙内风光的无辜眼神。
  
      “既然这样,那你就好好努力吧。”纪筱晴咬了咬洁白整齐的牙齿,翻开压在卷宗最底下的一封信。
  
      那封信的信纸已经泛黄,却保存得完好无损,刚劲有力的笔迹,抬头写着“致纪筱晴”,落款是“暗恋你的陈华遥”。
  
      骗了我一次,还想骗第二次吗?
  
      纪筱晴还清清楚楚记得当年情形,那天的阳光真是明媚,尤其是快要上课时打开储物柜,里面掉出那封信的时候,全世界似乎都在围着自己打转。
  
      但是第二天他就消失了,从此再无音信,据说是因为一起斗殴案件被学校开除。
  
      纪筱晴内心飞快的绕了圈,穿越到四年前流连片刻,又重新回到现实,那个面无表情一肚子坏水的男生仍在自己面前端坐,但现在自己已是班级辅导员,而他仍是学生。
  
      纪筱晴站起身收拾文件,浑圆修长的小腿蹬得笔直:“今天是军训最后一天,早上大家都从军营返回了。十分钟后班级有个会,你也要去参加,认识认识新同学。记住,我会一直盯着你,如果你违反班级纪律的话,期末考评的得分会很低。”
  
      “你吩咐,我照办。”陈华遥认为既然读书了就得有读书的样,一切听从辅导员指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