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女频频道 > 极品学生 > 第13章 开洋荤?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极品学生》小说(极品学生)正文,敬请欣赏!
      陶强重新坐回电脑前,沉默了一下,说:“陈同学,其实我们也只是比你早来几天,什么规矩都不懂。【绝对权力 .guanm】刚才哥们几个商量了一番,说是宿舍又脏又乱,怕月底评不上优秀宿舍,公推我作为舍长,几个人轮流执行值日生制度。不如先从你开始吧,先好好打扫卫生,把房间收拾干净,顺便帮我们把脏衣服洗了……呃,那个……最好还是先去饭堂替我们打三份饭菜上来。”
  
      陈华遥眼中闪过一丝嘲弄之色,伸手到裤裆挠了挠--看来太久没回象大,世道都变了。笑道:“怎么一来就让我值日?太不公平了,不利于同学团结嘛。不如我们来比一下体重,谁最重的就去为人民服务,也算是响应国家节能减肥的号召嘛。从个人健康角度上说,扫地洗衣服有助消耗多余脂肪,从食堂优越性上来讲,体重过度者可以很轻易把其他人挤出队伍,从而打到更可口的饭菜。”
  
      何宝洋的一口大红袍险些喷到电脑屏幕上。
  
      陶强脸色一变,就要拍桌子站起来,这新来的不给点下马威还敢开染坊了?
  
      总归要有一个打圆场的出现,杨超在旁边笑嘻嘻地说:“陈同学,这你就不知道了吧。陶强同学家里在楚南搞房地产开发,跟隔壁班的刘辅导员打过招呼。有他的关照,以后我们宿舍要做什么事情总会顺当些,比如说迟到了、通宵用电了、期末考评了,只要强哥说句话,包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嗯……你懂的。”
  
      杨超说到这朝堆放在桌子上的饭盒努一努嘴,意思再明显不过。
  
      陈华遥笑了笑,正要用饭盒给他做个拍击式脸部按摩,一个沉稳的声音在门口响了起来:“老同学,你可是来了!害我苦等二十多天不见你消息!”
  
      回头一看,是个留着短平头的年轻人,脸上洋溢着过分热情的笑容,还能有谁?正是辅导员刘进勇。
  
      陶强一跃而起,迎了出去,“刘辅导员,什么风儿把你吹来了?可有好些天没来我们宿舍坐坐了。陈华遥,你起来!给刘辅导员让个座儿!”
  
      好家伙!
  
      边说着边从兜里掏出了价值三十五块一包的“芍药王”牌香烟。
  
      大学生可不是懵懵懂懂的高中生,一切只知道朝书本看齐,一进来大学,眼界放开,思维便跟着活络,开始往社会方面走了。
  
      辅导员虽然不算什么官职,到底是管理学生考评工作的,陶强正要显示自己的交际手段,自然下大力气讨好。
  
      没想到刘进勇望也不望,将他晾在一边,径自走了过去,紧紧握住陈华遥的手好一阵摇晃,微微躬着身子,仿佛受到领导接见的工人代表,说道:“华哥,回来的感觉怎么样?”
  
      陈华遥道:“每次在外头瞎混的时候,我总会觉得难过,长这么大了也没为社会建设贡献过力量,十分惭愧,便决定返回校园学习文化知识,早日发挥余热。”
  
      刘进勇可是由衷的敬仰,挠挠头说:“华哥的情怀是越来越伟大了。”
  
      “进勇啊,这次当上辅导员,都有些什么感觉?”陈华遥拍着刘进勇的肩膀用长辈的派头说道。
  
      看到这个架势,陶强差点把香烟插到自己的鼻孔里。什么世道嘛,随便一个阿猫阿狗也能跟辅导员混得这么熟?而且辅导员似乎有点怕那小子似的。
  
      刘进勇不得不佩服,原以为当上辅导员,多少能抬高点身份,没想到田倩文那里竟没能帮得上忙,最后还是华哥不动声色就自己解决了,学生部田主任连屁都不敢多放一个。看来尽管已离开四年,华哥仍然说话算数。
  
      当下哈哈一笑,说:“我这算什么劳什子辅导员啊,还得请华哥多辅导辅导我呢。没吃过午饭吧?我这就打电话给金秋园定个席,给华哥接风洗尘。”
  
      金秋园是象大里面档次最高级的餐厅了,收费昂贵,平时都是学校用来招待各级领导的,偶尔也有收入较高的教授前去用餐,至于他一个小小辅导员,只怕月薪都不够吃席上的五道素菜。
  
      陈华遥摸着下巴看他,眼神露出失望之色:“吃饭太庸俗了,我原本以为你会高级一点,请我去洗浴按摩,叫上一两个日语过四级的外语学院清纯妹妹作陪,讨论讨论人类进化的复杂过程……”
  
      刘进勇辛苦建立起来的威严辅导员形象登时便被击碎,在陶强等人难以理解的目光中将陈华遥拉到走廊上,低声道:“华哥,我好歹是你们隔壁班的辅导员,就当我个面子吧。有个事儿,是关于军训的。”
  
      陈华遥打断他:“军训不是结束了?”
  
      “你四年前就没参加军训,不懂军训有什么好处。今天是最后一天,按照原先的安排,晚上有文艺汇演,每个班都要出节目,汇演后还有舞会,这可是个大好的机会啊!”
  
      “没什么意思吧?”陈华遥对这些没太大兴趣,心想还不如睡觉。
  
      刘进勇咳嗽了一声,续道:“华哥,你想想,数不清的靓丽学妹,每个人穿得花枝招展,打扮得漂漂亮亮,拼命要在汇演上展示风采,光是成排看不到边的白大腿就能把你晃成二百五十度深度近视!”
  
      “嗯?”陈华遥擦掉嘴角不知何时流下的欣慰的口水,脸孔一板,严肃的说:“身为名牌大学的辅导员,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你成日沉湎于女学生白大腿的幻想当中,成何体统?对了,文艺汇演的地点在哪里?我倒要去看看!时间定在什么时候?都有什么人参加?具体以什么样的方式进行?”
  
      刘进勇心想你问得这么详细还不是要去开洋荤?应道:“宿舍楼下面贴有通知呢,在二号大礼堂,只准大学本部的新生和部分老生参加,这没什么意思,外语学院、广播学院的女生们不来。关键是新生舞会,那可真是群魔乱舞,有杀错无放过啊!”
  
      刘进勇开始还有些正经,说到最后,已是眉飞色舞,手舞足蹈起来。
  
      这时正好有两个前来探视老乡的女生经过旁边,投来奇怪的一瞥,陈华遥立即装作“我不认识他”的样子,还朝两个女生温文尔雅的一笑,一副典型的中文系男生斯文模样。
  
      刘进勇暗忖:“我的道行果然比华哥相差甚远。”正色道:“具体事宜,晚上我给你打电话。还有个事情,你们二班的辅导员让你下午上课时去报道,不然手续批不全。”
  
      “不就是报道吗?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