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女频频道 > 极品学生 > 第11章 下流!变态!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极品学生》小说(极品学生)正文,敬请欣赏!
      对于羞辱他人,陈华遥知道怎么才能全方位打击对方身心,这帮初出茅庐的小混混不务正业,拉帮结派成日鬼混,不教训一下对不起螃蟹委员会的名声。【绝对权力 .guanm】
  
      当即,陈华遥将烟头扔进呕吐物里,对阿枫说道:“把这顿晚餐全吃了我就放过你。”
  
      阿枫眼睛射出仇恨的光芒,陈华遥一脚踏住他的脑袋踩进呕吐堆里,向张末莹招招手:“你过来。”
  
      其余人等都是脸色惨白,没一人敢阻止。
  
      张末莹磨磨蹭蹭挨到陈华遥身边,掏出个水晶发卡夹住头发,勉强笑道:“陈叔叔,没想到你好厉害,既然你能解决他们,那我先走了啊!”
  
      说到这,张末莹转身欲朝另一个楼梯口跑去,但陈华遥反应快如闪电,一把抓住她手腕道:“你要是敢走我让你也一样吃晚餐。”
  
      张末莹相信他真能做得出来,忙道:“别……我不走就是,凶什么凶!今天要是富士哥在也用不着你来耍威风了。喂,帮我揪那个戴鼻环的丑陋母牛过来,我要扇死她!”
  
      小姑娘说到最后,不自觉又带上了颐指气使之意。
  
      一位外表斯文漂亮的女孩满口污言秽语,陈华遥大皱眉头,平时不耐烦与这种人打交道,可张老太的孙女儿,见到了又不能不管。
  
      这时,鼻环妹咬咬牙走过来,犹豫一阵,道:“我们是东城明杨帮的,大哥是烂苹果马富士,不如给个面子,大家这样算了?”
  
      明杨帮其实就是东城的明杨中学,一群学生把学校名称叫做了道上名号。
  
      “好自为之!”陈华遥硬邦邦扔下一句话,便不再理会,把张末莹拽进包厢。
  
      鼻环妹不知他什么来头,只好暗自咬牙。毕竟打了明杨帮的阿枫还能这么嚣张的可不多见。
  
      看着华哥和突然冒出来的小女孩,雷辛和八戒都没理会,自顾自的唱歌。
  
      张末莹甫一脱离危机,一屁股坐进沙发,扫了一眼粉红女郎和雷辛等人,心想:“原来你也就这品味,装什么老大气派呢……这两个哥哥倒很帅气……”拿起搁在台面上的香烟就要点上一支。
  
      陈华遥敲敲桌子:“谁让你坐下的?站起来。另外,我也没允许你抽烟,把烟放下。”
  
      “你……”张末莹见陈华遥脸色不善,只好委委屈屈地放下香烟,站起身,又说:“喂,就算你帮了我这次,我可没必要领你的情,有本事你把阿枫他们灭了。”
  
      “我没义务代替你奶奶管教孩子。”
  
      张末莹眼睛一亮:“哦!对啦,你答应奶奶要辅导我功课的!你说话可要算数哦,我现在被人追杀,情绪低落,危难重重,学习提不起精神。你若是把小母牛抓过来给我出气,我说不定会考虑考虑,配合你的辅导。”
  
      陈华遥简直哭笑不得,敢情这宇宙的日月星辰都围着你转不成?摇摇头道:“我不需要配合,辅导你这种流氓女阿飞的功课还不简单?找一间地下室把你扒光衣服关进去,扔一堆书给你自学,每天根据学校的试题安排一次测验,测验不通过就拖出来游街。”
  
      “游街?你以为你是法官啊!”张末莹顶嘴道。
  
      陈华遥不理,续道:“第一天游香樟路,第二天游红樱桃路,第三天还要在脖子挂牌,上写‘脑残’二字。连续一个月都不通过?那更好办,反正你是没救了,直接弄一铁笼关进去,专门供人参观,还可售票赚钱。”
  
      雷辛等人都哈哈笑了起来,张末莹又羞又臊,只气得七窍生烟,牙齿咬着下唇,粉拳一捶陈华遥的肩头,叫道:“要死啊你!下流!变态!”
  
      陈华遥丝毫不当一回事,灌下一杯葡萄酒,随口问道:“你刚跟那伙人究竟怎么搞的?”
  
      “关你什么事呢!少问几句行不?”张末莹明显不愿多谈,从小提包里掏出一沓钞票摔在桌子上,说,“给你的,这事可千万别给奶奶说啊,算是我报答你的。”
  
      这穷鬼看见钱眼睛就直了,假作混不在意的拿起来点了点,顺手揣进兜里,不屑道:“才一千块,你打发叫花子呢!老子当年做过李嘉诚、巴菲特的保镖,价钱都是按照分钟计算,解决一个敌人就是一栋别墅的价了!你这档子事,少说两千,另外替我把包厢的账给结了!”
  
      “我爸给我这个月的零花钱就这么多,你可别不知好歹。我要是叫富士哥过来一样能摆平的,还没有后遗症,你这土包子说不准一出门就被人埋伏打残--他们肯定不服气。”张末莹说着拉拉粉红女郎的衣袖,哀求道,“大婶,帮我出去看看外面还有人在吗。”
  
      “富士哥是谁?”
  
      “马富士!我们二十九中的老大,还加入了‘乌龙门’,明杨中学的人也不敢惹他一根毛!”张末莹宛如骄傲的小母鸡。
  
      一边的八戒突然插嘴道:“哦,乌龙门的小崽子,连高中学生也发展入会了,要不要叫乌龙门老大过来给哥几个磕个头?”
  
      张末莹只当他们在开玩笑,心想这帮人都是吹牛大王,犯不着跟傻子一般见识,便闭上嘴气鼓鼓的不说话。
  
      陈华遥懒得理她,张老太的孙女在外面竟是飞扬跋扈,一身痞气,动不动喊打喊杀,分明没个正形,应该好好探个究竟才是。
  
      最后一帮人喝酒玩乐,出门结账,倒也没出什么岔子。只是张末莹被抓在旁边呆看,什么都不让参与,只气得要死。
  
      过几天在小金库取了钱,陈华遥到象大办理注册手续,缴纳学费,由学生部的一位干事出面接待--田倩文自不会再见他。
  
      陈华遥分在社会学系社区研究专业2班,八月十七日开学报道,先进行为期一个月的军训。
  
      好事办成,陈华遥先回家给父亲报喜。
  
      大红的学籍证往桌上一拍,老头子眉开眼笑。思索着请上十桌八桌酒席吧,这毛孩子分明是退学了四年才复学的,不要惹人笑柄才好,不如一切低调行事,总不会比老三还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