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女频频道 > 极品学生 > 第3章 贞洁卫士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极品学生》小说(极品学生)正文,敬请欣赏!
      随贺秘书走进办公室,只见里间宽敞明亮,雕花的立柱、整洁的地毯、古朴的吊灯、宽大的办公桌、密密麻麻的书柜,布置得端庄大方。
  
      一位五十余岁的男人坐在办公桌后批阅文件。
  
      贺秘书趋前几步,轻声道:“余校长,那个学生来了。”
  
      “哦?”余校长摘掉老花镜,朝陈华遥看了看,眼睛当即眯了起来,光芒闪烁,指指沙发道:“坐吧。”
  
      余校长名叫余修德,是个慈眉善目的长者,脑门的头发已呈现地中海趋势,看过来的目光炯炯有神。
  
      没想到陈华遥掏出一包白杨树,取出一支烟递了过去,笑道:“校长,来支烟。”
  
      当下贺秘书额头就冒出了冷汗,这都什么家伙啊!平时那些学生家长哪个见了余校长不战战兢兢的?他倒好意思给校长敬这种低档烟!
  
      余校长接过烟,陈华遥又给他续了火,这才坐回沙发里。
  
      贺秘书给两人倒了茶。抬身的时候看到陈华遥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自己胸前的两团肥肉,不由得两眼冒火,只不过碍于余校长在场,加之陈华遥又做得隐蔽,不便发作,咳嗽了几声表达抗议。
  
      “陈华遥,我还记得你,你以前不光在学生中名声很响亮,连很多教师也知道你的名字。”烟雾在余修德面前缭绕,“时隔四年,你为什么提出复学申请?不知道学校已经取消了你的学籍吗?”
  
      陈华遥吸了一口烟,答道:“被学校退学之后,我痛定思痛,努力反省自己的错误,深入到广大群众当中,从根源上查找自己的不足之处,用现实生活锤炼自己,深感到自己的浅薄与无知。为了更好的服务于人民,我经过大量的思索,昼夜难眠,决心重返校园开展新一轮基础知识的学习,希望学校领导能给我一次机会。这是我的材料。”
  
      说完递上厚厚一叠卷宗。
  
      单听他说话,只觉言语诚恳有力,便是一个在监狱关了十年的囚犯也没这么高的觉悟。可是看他神色,悠闲自得,嘴里还叼着一支香烟,哪里是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
  
      根本就像在打牌抽烟与人闲聊一般。
  
      贺秘书不禁哭笑不得。
  
      余修德不去看那份卷宗,从抽屉里拿出一份上面盖着十多个红色印章的材料,说:“早上贺秘书跟我提过,我把你的材料调出来看了一下,机密等级很高嘛,你违反了学校的重大纪律,那件事影响实在太大,理应受到处罚,这是学校高层讨论的结果,无可争议。你现在来找我,我也很为难。”
  
      陈华遥微微一笑:“我一直听说余校长学识渊博,公正廉明,对那件事的来龙去脉一清二楚。”
  
      余修德哼道:“不用拍我马屁,我要是说话管用,直接给你办了。那件事发生之后,若不是邱老、方老居中说了几句公道话,你至今还得在牢里改造。”
  
      贺秘书去年才从云槎区政府办公室调来担任余修德的秘书,并不熟悉校园事务,见他们对“那件事”说得如此郑重,不由起了好奇之心,伸长脖子张望那份材料。
  
      余修德指指材料:“小贺,你拿去看看,好知道这个学生到底是什么人物。”
  
      秘书小贺点点头,接过材料,只看一眼就吓住了,上头标题是:《中文系二〇〇八届学生陈华遥殴打副校长田志文致重伤案》。乖乖,原来这是个混世魔王,连副校长也敢打,看看下面,写的是什么?打断左边四根肋骨,牙齿脱落六枚,视网膜脱落,脾脏破裂,肩膀、手臂、膝盖多处擦伤……太惨了。
  
      她继续看了下去。二〇〇九年三月十五日,因陈华遥与田志文言语冲突,陈华遥怀恨在心,将田志文打成重伤。事后,学校决定给予陈华遥退学处理,并交由公安机关处置。
  
      “小贺,你知道小陈为什么要打田志文吗?打成这么重的伤为什么只给了小陈退学处理吗?田志文为什么没有追究?他现在为什么不是副校长了?”
  
      每问一句,贺秘书便摇一摇头。
  
      余修德严肃说道,“田志文该打。他利用部分女学生学分、毕业、考研等问题,对女学生进行潜规则,这是潜伏在我们校园中的败类。事发之后他也受到了相应的纪律处分,而小陈殴打他人造成重伤,也违反了刑法,学校高层才做出这样的决定。”
  
      余修德还有句话没说,正是因为田志文的下课,他才得以晋升,当上了副校长。
  
      陈华遥笑道:“多谢余校长夸奖。我原以为学校会树立我为‘贞洁卫士’什么的典型。”倒是毫无愧色,把这当成自己的一桩功劳。
  
      贺秘书本来对余校长的话颇为赞同,正要改观对陈华遥的看法,听到陈华遥的这句话,禁不住笑了出来,心想这个学生实在是太有趣了,不由得媚目如丝地多看了几眼。
  
      余修德继续说道:“你触犯刑法,致人重伤,行为恶劣,不送去劳教就算好的了。不过学校是教书育人的地方,如果你能痛改前非,保证不再犯错误,我觉得还是可以给你恢复学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