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女频频道 > 极品学生 > 第2章 青年近卫军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极品学生》小说(极品学生)正文,敬请欣赏!
      门口停放着的是陈华遥心爱的坐骑,一辆完整还原二战时期德国青年近卫军标准配备式样的边三轮摩托车。
  
      宝马K1200R的机芯,军绿色的外漆已经略显陈旧,粗犷的线条、对置双缸、水滴形油箱、横置弹簧坐垫、平直的车把,造型十分古典。
  
      若是穿着一身笔挺的德军36型军官野战服,往边三轮上一跨,绝对足够吸引目光。
  
      可惜的是,陈华遥身上廉价T恤印着的“象大农药--农民朋友的好帮手”字样,将这辆摩托车衬得不伦不类。
  
      陈华遥所在的荷花镇距离中国南方最大的城市--象京市只有六十多公里路程,交通十分便利,手脚利索点二三十分钟就到。
  
      发动“青年近卫军”,陈华遥不一会儿穿过镇子,往二级公路去了。
  
      南方七月份的天气,太阳热得让人融化。
  
      待赶到象京时,T恤汗湿几次,又被大风吹干,白色的盐花贴在身上,混合着公路的灰尘,实在狼狈无比。
  
      骑着摩托车在象京市里瞎逛了一通后,陈华遥不得不面对现实问题,老头子为人特认真,刚才一时嘴贱大吹一通,只怕老头子往心里去了,要是没能复学,后果肯定严重无比,说不定老头子真的会自杀以谢族人。
  
      可是大专、函授、三流大学么?
  
      肯定是不用想了!
  
      老头子说一不二,到时候非把自己吊起来打成八级重残不可。那么要想与三叔的儿子争个高下,只能是象大、清大、华大等有限的几所名牌大学。
  
      可象大这种学校,是能说上就上的吗?
  
      那些大款拿几十万来砸,校方不见得会开后门,何况自己当年被劝退,肯定是不抱什么指望了。
  
      该怎么办呢?
  
      陈华遥思前想后也没找到个好办法,决定先去象大找有关领导了解情况。
  
      象京大学位于象京市的白桦区,横跨香樟路、红樱桃路、银杏路等数条街区,形成面积宽广的大学城。曾有外地学生在校区走了整整八个小时,转得眼花缭乱,还没走出大学城的三分之一,结果又累又饿,报警才得以获救。
  
      等陈华遥到象京大学门口时,社会学系新生辅导员刘进勇正在等着,这是来象京大学之前就电话联系好了的。
  
      刘进勇高高的个子,白白净净的面孔,戴一副黑框眼镜,形象温文尔雅,傻站在象京大学门口等着,远远见了陈华遥冒烟的“青年近卫军”,便用力挥了挥手。
  
      他是陈华遥读大学那个学期认识的隔壁班同学,成绩优秀,一向表现良好,品行端正,毕业后就留校担任了辅助员,也是前不久刚定下来的,目前还没什么实际工作经验。
  
      “青年近卫军”古朴的质感,粗犷的线条,无不让人着迷。尽管以前见过好几次,刘进勇仍是掩饰不住羡慕之色,眼睛直勾勾地望着,笑道:“华哥,你这车真威风,什么时候借我耍几天?”
  
      陈华遥当没听到,掏出一包六块钱的“白杨树”牌香烟扔过去:“先上车,我昨天交代你的事办得怎么样了?”
  
      刘进勇平时抽的都是十五块钱价位的香烟,对白杨树实在看不上眼,却不敢驳陈华遥的面子,微笑接过,跨进车斗,说道:“我找了余副校长的秘书小贺,她答应今天早上十点给你十五分钟见见余副校长。”
  
      “哟,架子摆得还真大,连个秘书都这么牛。”
  
      “你别说,象大在行政级别上是正厅级单位,校长是正厅级干部,副校长是副厅级干部,手下那么多院校单位要管,不知多少人求到他头上,当然牛了。我一个小小的辅导员,还没确定去哪个班级,就已经有新生家长拿着录取通知书求我一开学就给他家小孩弄个班长当当,掏出个胀鼓鼓的信封,我没敢收。”
  
      “嘿嘿,小子混得不错嘛。”陈华遥冷笑看着他。
  
      刘进勇连忙举手:“没有,就这么一次,得益于华哥的教诲,我立场坚定不为所动。”
  
      他有点怕陈华遥的眼神。
  
      刚读大一时,因为一次在篮球场的冲撞,刘进勇被大三的几个师兄揍了个满头包,这事还不算完,最后听“消息灵通人士”的劝告,咬牙花钱买了几条香烟去赔礼道歉,恰好让当时正在他们宿舍做客的陈华遥听到,说替他解决。第二天,刘进勇宿舍门口跪了几个鼻青脸肿的大汉,就是殴打他的大三师兄,这件事震动了整个宿舍楼的男生,从此再没人敢找刘进勇的麻烦。
  
      车子经过门卫室,刘进勇拿出工作证,又赔了半天好话,“青年近卫军”才得以顺利进门。
  
      来到办公楼的副校长办公室,发条短信,秘书小贺出来迎接。
  
      小贺是个不到三十岁的漂亮少妇,精致的盘发,干练的黑框眼镜,短裙丝袜,很有御姐风范,尤其是胸前一对摇摇欲坠的肉团,比刚才在电视上看得那些青嫩的泳装模特还要让人血脉贲张。
  
      陈华遥眼睛努得老直,情不自禁吹了声口哨,差点想把脑袋伸进去。
  
      秘书小贺闪过一丝愠色,看看手表:“你们很准时,小刘,这是你朋友吧,哪届的学生?”
  
      陈华遥马上一脸正色,仿佛正在汇报工作的劳动模范,说:“贺秘书,我是陈华遥。”
  
      刘进勇在一旁赔笑道:“贺主任,麻烦你了。他我同学呢,当年犯了点小错误才退学的。”为了办好陈华遥交代的事,刘进勇前前后后不知说了多少好话。
  
      贺秘书深深看了陈华遥一眼,道:“余校长在里面,记住,只有十五分钟,校长等下还有个会。材料都带齐了吧?”